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郑豪离开之后,负责人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因为没有人要比书法,所以所以接下来就比画画,请阎立本上台。”

    书法,因为之前卖伞的缘故,又因为褚遂良的一句话,这些世家和权贵子弟没有一个敢跟秦天比的。

    而画画,倒不是因为秦天多厉害所以其他人不敢上,而是因为有阎立本,所以其他人想着也赢不了,所以就没在画画上动心思。

    就算赢了秦天又如何,那还要跟阎立本比呢,输给了阎立本,不还是输吗?

    所以,最后比画画的,也就阎立本一人。

    阎立本今年二十岁左右,长的有点肥头大耳,十分喜态,来到擂台上后,他跟其他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特别高傲,对秦天很不屑,他却是上来之后嘻嘻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秦兄是会画画的,不过还是想来跟你切磋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天会画画?

    众人一愣,不过唐蓉却是浅浅一笑,当初秦天送给她的那般油纸伞上的人物,就是秦天给画的,她相公当然会画画。

    秦天望着阎立本,也是一笑,道:“早听闻你的画已经炉火纯青,十分的惟妙惟肖,比画什么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阎立本道:“我个人比较擅长画人物,不过今天我不想跟你比画人物,你看那里。”

    阎立本指着肥胖的手,众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,然后就看到远处的牧草地里,一匹马正在狂奔,四周开着不少的小花,整个画面就像是一幅画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画马吧,当然,绘画还是要加入一些想象的,不然也就没有意境可言了,只要画中出现马就行,其他的什么你任意加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华夏的山水画啊什么的,其实讲究的更多是意境,要特别像那种,不是很讲究,这就跟后世的照片是一个道理,照片的确很美,但如果不经过处理的话,就缺少意境,看起来也不是特别的好看。

    阎立本说完,秦天就点点头:“当然没有问题,我接受你们的任何条件。”

    阎立本点点头:“好,那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好之后,立马开始作画,而这个时候,下面很多人已经开始议论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比画画,秦天只怕不是阎立本的对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秦天会画什么啊,我都没有见过,所以还是阎立本厉害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阎姓要排的靠前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肯定要靠前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秦天要栽跟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这般说着,唐蓉在旁边听到之后却是哼了一声,在她看来,她家相公那么厉害,怎么可能栽跟头?

    这场绘画比试,肯定还是她相公赢。

    绘画是比较耗费时间的,两人作画差不多作了大半个时辰,才终于把各自的画给画好。

    两人把画画好后,四名评委就走了上来,这四个人都是大唐画坛德高望重的人,跟之前的杨青差不多,是某一个领域顶级的人物。

    就算是阎立本见到他们,也得喊一声前辈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上台之后,先看的阎立本的画,毕竟阎立本名声在外,他们还是对阎立本有更多的期待。

    他们将阎立本的画拿了起来,那是一副黄昏饮马图。

    画中,画着一条小溪,远处的太阳开始西沉,一匹马在溪边低着头饮水,整个画面看了一眼之后,就给人一种很强烈的视觉冲击感。

    让人忍不住就要代入到画里面去,去感受黄昏,还手饮马的宁静。

    阎立本的画工已经无可挑剔了,马画的十分传神,而那夕阳和小溪也都十分的有感觉,几个人看完之后,称赞不已。

    “好画,好画啊,人人都说阎立本擅长画人物,但我看他画山水风景也是个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阎立本以后会成为我大唐最著名的画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好画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人称赞不已,阎立本浅笑致意,下面的人听到这些评价之后,基本上已经认为秦天要输了。

    而这个结果,他们从一开始就已经料到了。

    四个评委看完阎立本的画后,这才终于来看秦天的。

    打开秦天的画后,最先看到的是落款,上面写着:踏花归来马蹄香。

    显然,这便是这幅画的名字了。

    而这个名字让人看了之后,不由得心神一动,不去看画,就只看这幅画的名字,都让他们觉得暖暖的,很舒服。

    再去看画,四个人顿时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画工,也是无可挑剔,甚至看起来比阎立本的还要成熟圆润许多,仿佛每一笔,每一个线条,都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而再去看画,一人骑马归来,一只蝴蝶在腾空的马蹄那里翩翩飞舞,刚好印证了那句踏花归来马蹄香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这句诗的时候,还有点难以想象,怎么才能够把马蹄香给画出来,可等他们看到秦天的画之后,顿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画一只蝴蝶就行了啊,马蹄踏过花后,马蹄沾惹了花的香味,所以是香的,蝴蝶闻着就来了。

    这幅画不仅是画工还是意境,都让他们这些人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他们四个人围着秦天的画不停的点头,不停的长叹,不停的议论,不由得都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有一种不妙的预感,阎立本恐怕要输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这种感觉,怎么回事,难道秦天画画也特别的厉害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这怎么可能,全才吗?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四个人这边也开始评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一副踏花归来马蹄香啊,妙,实在是妙。”

    “好画,好画啊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人对秦天的画爱不释手,要不是在这样的场合,有人都会怀疑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把这幅画给拿走。

    阎立本忍不住走上前来,当他看到那幅画的时候,神色不由得一动,紧接着就是苦笑:“在意境上,我已经输了,不过我有一个请求,这幅画能不能送给我?”

    阎立本也是个行家,两幅画的高低他自然能够看出来,自己的意境相对来说是很直白的,就是黄昏饮马,可秦天那幅画的意境,却是在踏花归来马蹄香上,他很好的把马蹄香给画了出来,而这个本来是画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若非意境,谁又能够明白呢?

    众人愕然,阎立本竟然认输了。

    秦天浅笑:“送你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评委顿时撇了撇嘴,他们还想要呢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