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“谁说比完了,我要跟秦天比写诗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众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看着台上的丹阳公主,大家都有点傻眼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,丹阳公主怎么也跑上来凑趣啊?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皇姓还用争吗,还要不要我们活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再者说了,跟秦天比写诗,那不是找输吗,谁不知道秦天的诗写的好?”

    “唉,公主爱胡闹,谁能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站在擂台上的丹阳公主却是不管这些,有些俏丽的她望着秦天道:“我要跟你比写诗,你敢不敢?”

    秦天站在丹阳公主对面,她比九公主看起来年纪要小一点,也更加的无忧无虑一些,九公主很漂亮,但时不时的又让人觉得她有一股清愁。

    但在丹阳公主这里,他看不到,也许是因为她还没有面临政治的牺牲。

    一个人,总要经历一些事情之后,才会有所改变的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丹阳公主想比什么题材的诗呢?”

    丹阳公主道:“就以相逢恨晚为题如何?”

    秦天点点头:“自然没有问题,那就请吧。”

    丹阳公主嘿嘿一笑,随即写了一首,秦天这里,也不做迟疑,很快也写了一首。

    台下的人看着两人的比试,却是根本不怎么在意,因为不管唐沐输赢,皇姓都是要排在第一的,这个他们争也没用。

    丹阳公主写完之后,把自己的诗念了一下,她的诗虽然写的是相逢恨晚,但其中的意味,却还是希望诗中的主人公可以大胆一点,遇到喜欢的人,哪怕相逢的晚,也要大胆的去追求。

    她念着的时候,看了一眼台下的九公主,九公主心神微微一动,顿时明白了自己这个妹妹的意思。

    原来,她这是要劝自己勇敢的走出去啊,哪怕有罗艺又如何,她就不能追求自己的兴奋吗?

    自己的这个妹妹,一向胆子很大。

    很快,九公主又想到,丹阳公主跟秦天比写这样的诗词,是不是在暗示秦天?

    这个妹妹啊,太聪明,很多事情都瞒不过她。

    九公主心中一声轻叹,颇有些无奈,可隐隐又有一些期待,秦天的诗会是什么样的?

    这更像是两个男女之间的试探。

    丹阳公主把自己的诗念完之后,秦天这边也开始念起了自己的,其实对于丹阳公主的诗,秦天是觉得很好的,其中意味嘛,多少听出了一点,可又不算特别的强烈。

    他也没怎么在意,直接就吟道:

    君知妾有夫,赠妾双明珠。

    感君缠绵意,系在红罗襦。

    妾家高楼连苑起,良人执戟明光里。

    知君用心如日月,事夫誓拟同生死。

    还君明珠双泪垂,恨不相逢未嫁时。

    这首诗,写一个妇人忠于丈夫,最终拒绝了一段情义,故事自然是可悲的,但在任何时代,应该都不会有人说这有什么错。

    秦天这么吟完之后,众人顿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好一句恨不相逢未嫁时啊。”众人心里想着,但并没有说出来,因为这首诗表达的情感有些人体会不到,只觉得这首诗里的女人虽然值得同情,可她与丈夫之外的男人有勾搭,又有点败坏风俗。

    诗是好诗,就是有点不正经。

    不过,九公主在下面听完之后,心头却是突然一酸。

    相逢恨晚,丹阳公主就暗示她要大胆,可秦天呢,却守着一个什么破的世俗规矩,还什么还君明珠双泪垂,为什么?

    追求爱情不好吗?

    九公主的心是真的有些伤了,原来秦天的胆子这么小,面对相逢恨晚的人,他觉得忠于自己的丈夫才是对的。

    九公主的脸颊惨白,擂台上的丹阳公主见秦天这个样子,顿时也有点生气,其实她就是想帮自己的姐姐,可秦天的诗明显不领情啊。

    诗的好坏,并没有人去评判,丹阳公主气冲冲的下了擂台,秦天有些不理解,自己好像也没有得罪这个公主吧,她生哪门子气啊?

    这首诗,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啊?

    两人的比试就这样不清不楚的结束了,也没有人去纠结谁输谁赢,没有意思,因为李是肯定要排前面的。

    负责人又上了来,道:“文的已经比完了,现在开始比武的,武的一共两项,骑射和兵刃,其中,大部分人都是骑射,只有两个是兵刃,现在,有请骑射的人出场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五六个人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这几个人都非常的身材健硕,一看便知是练家子。

    这些人站出来后,负责人才又继续说道:“骑射不分家,待会,你们需要走不同的赛道,射相同距离的几个箭靶,谁射的又快又准,就算谁获胜。”

    这个规则判定起来有点麻烦,因为快的人不一定准啊,准的人又不一定快,快和准之间的度很难把握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大家来说,越模糊越好,因为越模糊,他们获胜的机会就越大。

    这样说完,秦天和其他人各自来到了自己的赛道,赛道不长,也就五百米左右,而在一侧,立着十个箭靶。

    箭靶离赛道的距离有百步,取百步穿杨之意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比试开始,秦天飞身上了雪里红,紧接着就搭弓射箭,雪里红跑的飞快,秦天手里的利箭也不含糊,一支接着一支的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雪里红是一匹良驹,爆发力很强,所以开跑之后,立马就把其他人给甩到了后面,人群之中,不乏会相马的人,他们看到秦天座下的雪里红后,都忍不住一阵惊叹。

    “好马,好马啊,秦天什么时候得了这么一匹良驹?”

    “此马爆发力强,而且特能持久,可日行千里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被秦天的这匹雪里红给吸引住了,羡慕不已,而就在他们这么羡慕不已的时候,秦天已经跑到了终点,十支利箭也都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会只要他射的靶心比较靠里的话,那他的胜算就很大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见秦天已经射完了,心知现如今最重要的还是确定准头,所以他们反而放慢了速度,力求每一支利箭,都能够射中靶心,这样秦天必输无疑啊,因为他们可不觉得秦天这么快都能够射中靶心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