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战争若是不能够速战速决,最后就会成为一场消耗战。

    而如果成为消耗战之后,拼的就是国力了。

    相比较下,大唐的国力比吐谷浑和党项的要强大很多,这样耗下去,最后胜利的还是大唐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情况是在最为理想的情况下来说的。

    而最为理想的情况是,大唐军民一心,朝堂上下的人也是一心,而粮草问题又不是很大,这样的话,大唐才有可能耗赢这场战争。

    但目前的情况并非是这样的,太子并不希望李世民能够取胜,就只这一点,就会为这场战争增加许多的变数来。

    情况并不是很妙。

    而秦天的担心也很快成为了现实。

    暮春尽,夏初的时候,庆州那边传来急报,说大唐粮草不足,只能够支撑一个月,希望朝廷尽快筹集粮草,不然想夺回庆州,并非易事。

    消息很快传到了长安城,并且在早朝上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把这事提出来,就有人站了出来:“圣上,秦王殿下未免也太过懈怠了,去了这么长时间,竟然还没能把庆州城给攻下来,臣请求圣上换帅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,臣也觉得秦王殿下懈怠了,请圣上换帅。”

    “请圣上换帅。”

    站出来的人不少,李渊看到这种情况,眉头微凝,这时,段志玄站出来道:“圣上,秦王殿下此时把吐谷浑打的躲在庆州城不敢出来,这有何懈怠之处?我唐军兵力虽强,但人数太少,不适宜攻城,只能静待时机,如此与吐谷浑僵持,也是正常情况,又何来懈怠之说?臣以为,朝中这些说秦王殿下懈怠的,都是无能之辈,纸上谈兵罢了,圣上当罢黜这些无用之人,免得他们的言语侮辱了圣上的耳朵。”

    段志玄身材偏瘦,但声音却如同洪钟,他这般说完,刚才要求换帅的人立马就脸颊微红起来,可他们又不肯承认。

    很快就跟段志玄争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长时间都没能攻下庆州城,不是懈怠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,没能攻下庆州城,就别说那些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人叽叽喳喳的说着,李渊很是厌烦,而就在李渊准备喝止他们的时候,萧瑀站出来道: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如今我大唐粮草不足,当尽快想办法筹集粮草送往前线,不弱秦王殿下好不容易打了一场胜仗,再被吐谷浑给夺回去,那想再灭吐谷浑,可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萧瑀是朝中老臣,脾气还有点火爆,一般人都有点怕他,他这么开口后,朝堂上倒是安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时,户部尚书站出来道:“圣上,我大唐的粮食还未丰收,此时全国储粮都不是很多,户部更是短缺,想为边关将士筹备粮草,并非容易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大唐开国才不过七八年,而且这七八年里,每年都有战争发生,虽然李渊已经在休养生息了,但这种事情,没有个几年是根本恢复不过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,大唐此时的粮食短缺是常态。

    听到户部尚书的话后,李渊也是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想办法尽快筹集到粮食,尽快给边关将士送去,不得有误。”

    李渊给户部下了命令,户部尚书心头叫苦,可也只能连忙领命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退朝之后,李建成回到了东宫。

    “宋先生,若是李世民真的攻下了庆州,只怕他回京之后,势力必定大增,那时本太子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很有可能卷土重来,李建成有些不安,宋公卿自然也看出了这个,所以他立马说道:“绝对不能让李世民攻下庆州城,只要他攻不下庆州城,早晚激怒圣上,将其撤下来,那时圣上没有办法,就算不让太子殿下领兵,但却有可能让齐王殿下领兵。”

    李元吉领兵跟李建成领兵对于李建成来说是差不多的,听到这话,李建成道:“那该如何阻止李世民攻下庆州城?”

    “只要粮草不能按时到达就行,李世民没有粮草,他的将士还肯拼命吗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宋公卿又道:“就算他的将士肯拼命,可他们也只能攻城,攻城就是死啊,那时候机会还是太子殿下的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点点头:“宋先生言之有理,不过户部筹粮,我们能怎么阻止?”

    “民间粮草如今是少之又少,很多粮食都存放在一些大户人家里面,我们可以从两方面入手,一,哄抬粮价,只要把粮价提上去了,就凭户部如今的实力,显然是买不到多少粮食的,而且粮食价高了,那些大家族、世家什么的,也肯定会待价而沽,那个时候,户部就更收不到粮食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,依附太子殿下的人不少,太子殿下可给这些人一些暗示,让他们紧抓粮食不放,如此,户部也仍旧筹集不到多少粮食。”

    宋公卿说完之后,李建成觉得可行,于是便连忙吩咐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世民缺粮的事情很快传到了秦天这里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秦天并没有觉得多么的意外。

    一旦战事处于僵持阶段,李世民带去的粮草肯定是不够的,不过朝廷这边是不是能够给他们弄够粮草,只怕很不好说吧。

    如果是刚收完小麦的话,还好说一点,可如今小麦刚长饱,至少需要半个月才能够丰收,一个月后才能够纳税交粮。

    现在嘛,朝廷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粮食。

    买怕也不是好买的。

    考虑到这些之后,秦天立马把秦五给叫了来。

    “你派人给我时刻打听朝中以及长安的情况的,特别是粮价,一有消息,立马来报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秦五急匆匆退了去,秦天还是有点不放心,于是又把福伯叫了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有多少粮食?”

    “少爷,因为马上快要收粮了,去年的粮食我们剩下的也不多,大概有五百石粮食吧,这些都是准备用来酿酒和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通知下去,酒不要酿了,粮食都给我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粮食短缺,朝廷又需要,为了能够筹集到粮食,朝廷肯定会禁酒的,酿了不能卖了,留下口粮,剩下的等着给王爷送去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