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非常时期,行非常手段。

    秦天自然可以慢慢观察,然后将那个卧底给找出来。

    但他们耽搁不起了,所以只能用这种近乎残酷的铁血手段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办法是有风险的,如果玲珑没有被吓到,死也不肯说,那他就打草惊蛇了,此一路除非极其谨慎小心,不然随时都有可能遭殃。

    不过,秦天还是愿意试一下,因为他觉得人都是有恐惧心理的,只要击溃了他的防线,一切都会好说很多。

    当小厮的头颅还在冒血的时候,玲珑已经吓的瘫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也是见过杀人的,可却没有见过像秦天这样的杀人,几乎不做考虑,提刀就杀啊,那秦天要想杀她的话,岂不是也很容易?

    玲珑害怕了,没有人不惧怕死亡。

    秦天的眼神很冷,整张脸也很冷,冷的让人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“说,你的同伙是谁。”

    玲珑把眼睛扫了一圈,接着指了一个人,那个人发现被指之后,顿时慌了神,夺路就要逃走,可他刚要逃,胡十八已是一柄大刀横出,将他懒腰斩做了两半。

    鲜血喷洒,有人把刚才吃的饭都给吐了出来,屋内的气味顿时难闻起来。

    秦天看了一眼玲珑:“杀了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单目不做迟疑,直接将玲珑的头颅给割了下来。

    短短时间,便杀了三人,很多押粮的士兵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他们此前听说过秦天,但却不知道他面对敌人的时候会这么残忍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们跟着秦天,并没有发现秦天这个样子啊,他们觉得秦天还是很温和的。

    可今天他们才知道,以前他们认为的秦天,并不是真的秦天,真的秦天,是可以冷血到连他自己都害怕的。

    杀人如麻。

    所有人对秦天都有了改观,至少在态度上,他们都不再向以前那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秦天看到这种情况,心里才算是松了一口气,他并不喜欢杀人,但很多时候,很多事情却必须通过杀人来达到目的。

    比如说现在,这些卧底必须死,因为他们的存在永远都是自己的危险,而他需要让这些将士对他的命令做不出任何的反驳来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我们要日夜兼程,尽快赶往庆州,谁敢在路上偷懒或者闹事,本大人绝不留情。”

    以前说这话,可能不会有人怎么样,但现在秦天说出这话之后,他们这些人却都是不敢怀疑的。

    一个轻易就敢杀人的人,他的话从来都不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天还很热,秦天让人拿了一些干粮和水后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却没有人再敢抱怨了。

    秦天看着这些人,神色却仍旧是有些凝重的,这几天,说实话在路上还是有些耽搁的,就算日夜兼程,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能在李世民的粮草吃完之前赶到。

    晚了一天两天,都有可能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啊。

    这几天,必须加快速度才行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时间慢慢,庆州城外的天气异常燥热,蝉鸣的聒噪声不绝。

    唐军军营之中,李世民凝着双眉。

    “军中粮草,还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王爷,不多了,今天吃完,明天可能就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李世民的眉头凝的更厉害了,没有军粮,那他们就必须做出选择啊。

    思虑过后,李世民立马吩咐道:“去把李绩,秦叔宝他们都给本王叫来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一群文臣武将都进了李世民的营帐之中,营帐里热的厉害,程咬金一边擦汗一边问道:“王爷,有什么事情啊?”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军中粮草不多,只能跟支撑一天,本王想让诸位前来,商讨一下接下来的对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只能够吃一天?”一听粮草没了,程咬金顿时大呼小叫起来,李绩瞪了他一眼:“叫什么,若是让将士知道,必定谎神,此事不可声张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撇了撇嘴,但也真的没有再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,小天不是派人传信,说他已经押着粮草赶了了吗?”秦叔宝对于自己的这个义子还是很想念的,而且也很相信他。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不错,不过到目前为止,都没有得到他们的消息,我们必须撑到他们到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大家相互张望,这点他们自然清楚,但现在的问题是,怎么撑。

    “王爷,要不暂时后退吧,等粮草来了之后,我们再行进攻。”

    这个的确是最好的办法,只要后退,退到城里,就能够找到一些食物,虽然不多,撑几天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侯君集立马摇头道:“王爷,不能退,我们一退,太子只怕就要在京城搞小动作了,说我们不战而逃,那我们就是逃兵啊,如今您不在京城,圣上万一偏信了怎么办,要末将说,我们不如奋力攻城,说不定能够把庆州城给攻下来。”

    侯君集是李世民很信任的一个武将,而且他师从李靖,颇通兵法,在他看来,如果唐军奋力一搏的话,也不是没有希望。

    这点,其他人也清楚,不过很快,李绩就摇了摇头:“侯将军,我们的确能够攻下庆州城,但关键是这样硬攻的话,我们会死伤惨重的,不要忘记,除了庆州城内的吐谷浑外,党项部族此时也虎视眈眈,正盯着我们这块肥肉呢,只要我们与吐谷浑死拼,他们很快就会扑过来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李绩,也就是徐茂公,论智谋绝不比李靖差,如此面对李靖的徒弟,他自然是略高一筹的,侯君集囔囔嘴,道:“退也不行,攻也不行,难道就这么等着吗?”

    侯君集呵呵一笑,又道:“明天将士们没有东西吃,很快军中就会闹起来的,吐谷浑和党项那时趁机攻打我们,我们还有力气跟他们打吗?”

    将不和。

    李世民凝眉,李绩嘴角露出一丝浅笑:“谁说我们没有机会了,秦天不是已经带着粮草来了吗,我们等着就是了,他肯定会如时把粮草给我们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未免也太相信秦天了,我可听说养是太子的人,叫什么端木亮……”

    李绩浅笑:“王爷,你说呢?我们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