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东宫。

    李建成今年也种了很多的棉花。

    棉花临近采摘的时候,他也有派人去采摘,而且作为太子,他的下人很多,所以根本不存在人手不够的问题。

    至于棉花的晾晒,他的地方很大,也有的是地方晒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见秦天和李世民都搞什么麻杆席,于是他便也让人搞了起来,这东西很简单,摸索一下也就会了。

    所以没过多久,他们也就都用上了麻杆席。

    只是,相对来说,李建成作为太子还是很忙的,对于棉花的事情并不算特别的上心。

    所以,直到秦天的棉坊如火如荼建造着的时候,东宫才得到一些消息,而且才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棉花是收回来了,可要做成棉衣棉被,不弹一下棉花不行啊,可如今只秦天会弹棉花,这可如何是好,难不成要我们去求他吗?”

    宋公卿把情况跟李建成说了一下,李建成哼了一声:“急什么,这事又不只我们东宫,朝中权贵,甚至司农寺的人都不会弹棉花,明天找人在早朝上提一下,这些人肯定会请求父皇让秦天把弹棉花的技术分享出来的,面对这么多人的请求,秦天能拒绝?”

    李建成觉得,这事跟之前的火炕啊没什么区别,最多也就让朝廷拿出点钱打发一下秦天就是了。

    宋公卿虽然觉得那里有点不对,可又说不上来,见李建成这般自信,也就只能暂时走一步看一步了。

    次日,天气阴沉不定,仿佛有一场秋雨来临。

    一大早,那些种了棉花的人便跑去田地里抢收去了,只要把那些开了的棉花摘了就行,剩下没有盛开的,就是下了雨也没事。

    长安街头,一众官员急匆匆的奔向皇宫上朝。

    早朝,大殿之上,礼部官员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再过一个月,就是每年的藩王,和藩属国使臣进京觐见的日子,如今我们礼部也开始准备了,不知今年,圣上想在何处见他们?”

    藩王觐见,对于大唐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他不仅让天子了解各地藩王的情况,同时也是向那些藩属国展现大唐实力,让他们乖乖听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每年的觐见,天子都是十分重视的。

    大唐开国不久,藩属国不多,但今年却是又增加了几个的,所以李渊还是有意炫耀一下大唐的实力。

    想了想,道:“就去皇家牧场吧。”

    礼部官员连忙领命退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又有一名叫陈冲的官员站了出来:“圣上,如今我大唐各地都在抢收棉花,只是这棉花晒干之后,要做成棉衣棉被,却还需要弹一下,只是这弹棉花的技术,如今掌握在秦天手里,所以臣提议,为了能够让我大唐的将士和百姓在冬天能够穿上棉衣,不妨让秦天把弹棉花的技术分享出来,如此才好。”

    这名官员开口之后,李世民在旁边撇了撇嘴,这种情况,他早就料到了,不过他也不急,这事,秦天只怕也料到了,所以他倒很想看看秦天怎么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朝中的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圣上,这事可等不了人,还是让秦天把技术分享出来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人多力量大啊,这样冬天的时候,我们就都有棉衣穿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空种了很多棉花,可没有弹棉花的技术,棉花对他们来说没多大用啊,求秦天,少不得要花钱。

    如今,为了自己的利益,他们肯定是要站在同一个战线上的。

    不过,像程咬金、秦叔宝这些人,却是气的直撇嘴,要不是这是大殿上,他们现在恨不能动手抽这些人。

    真不要脸啊。

    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,李渊坐在上面苦笑,他自然也知道,这些人太不是东西了,弹棉花那可是人家的东西,就这么随便要,他这个天子好意思吗?

    不过,这么多人请求,而且为了冬天的棉衣,不让秦天分享,好像也说不过去?

    思虑片刻之后,李渊道:“来人,宣秦天进殿。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长安城下起了秋雨,秋雨很凉,风也是凉的。

    秦天跟着宫人急匆匆进了宫,他来到大殿上的时候,衣衫有些湿,外面的风雨很急,隐隐还能够听到雷鸣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臣秦天拜见圣上。”

    李渊点点头:“秦爱卿平身,交你来,主要是因为弹棉花的事情,朝中不少大臣都觉得你应该把弹棉花的技术进献朝廷,造福我大唐百姓,千秋万代,朕觉得这是很荣耀的事情,是以想问问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李渊到底有点不好意思,所以并没有太过强硬,还是想征求一下秦天的意见的。

    秦天站在大殿上,把衣袖稍微拧干了一下,然后云淡风轻的说道:“圣上说这是利在万民的事情,那把技术分享出来,自然没有什么问题,不过,臣觉得明年分享最为合适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众人都有点不解。

    “既然愿意分享,又何必等到明年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你这分明就是不愿意分享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天下万民,难道你就不应该立马分享出来吗?”

    自私,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,特别的自私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他们指责秦天,秦天也并未显露出丝毫着急神色。

    “圣上,既然说是利在万民了,那就应该在我大唐万民都种植棉花之后再将弹棉花的技术分享出去,才算合理,今年我大唐只有少部分人种植棉花,实在没有分享出去的必要,至于担心棉衣棉被做不成,这完全不是问题,因为臣已经在秦家村开了棉坊,大家可以把棉花拉到秦家村,然后由村民弹出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毫不掩饰秦家村可以弹棉花的事实,在他看来,这也没有什么不可说的,世上的买卖,不就是这个样子吗?

    只是,秦天刚把这话说完,陈冲立马就又站了出来:“圣上,臣真没想到秦天竟然如此之黑心啊,利万民的事情,结果却变成了利他自己,这让他情何以堪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圣上,本以为秦天多么高风亮节呢,原来也不过如此,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,真是羞煞人,羞煞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