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群臣在大殿上来回的争吵着。

    李渊眉头微凝,一时间有些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渊望向裴寂道:“裴爱卿,你以为当如何?”

    裴寂上前,道:“圣上梦到皇后,说明圣上与皇后感情深厚,当为皇后祈福,不过臣觉得大家说的也不错,后宫不可一日无后,在祈福的同时,也可以考虑立后。”

    裴寂这话等于没说,可说出来后,却又让人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是啊,难道立后和祈福就不能同时进行吗?

    李建成暗道裴寂真是条老狐狸,两边都不得罪啊,而且还深得他父皇的心意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裴寂话音落下之后,李渊的神色顿时就松懈了许多,道:“裴爱卿言之有理,那立后和道场的事情就同时进行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李建成顿时站了出来:“父皇,儿臣一直思念母后,愿意为母后祈福。”

    立后的事情只要提出来了,他就有办法让支持自己的妃子成为皇后,这个不用太过担心,不过祈福的事情,却是向世人表态的事情,他必须争一下。

    谁能够向窦皇后祈福,就表示谁更受宠信啊,而且按照规矩,也只有皇储才能够负责祈福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必须争到此事。

    不过,李建成刚站出来,李世民紧跟着就站了出来:“父皇,儿臣愿意为母后祈福,母后泉下不安,只有心诚才灵,儿臣愿意为母后在道场祈福七七四十九天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也不是笨蛋,自然明白这事对自己的影响,只要自己负责了此事,民间百姓对他必定更加认可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大唐十分重孝,他这般为窦皇后祈福,也更能得到百姓的尊重。

    李世民说完,李建成本来还想再抢,可一听到在道场祈福七七四十九天,他顿时就有点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道场祈福的话,日子会过的很清苦,吃的是粗茶淡饭,睡的是简陋房屋,最重要的,在此期间绝对不能够碰女人啊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,他可受不了。

    虽然很想得到这些,但是不是这么做,他得考虑一下才行。

    可就在李建成犹豫考虑的时候,李渊已是明白了他们两人的情况,于是不等李建成开口,他便说了起来:“世民至孝,那为皇后祈福的事情,就交给你去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李世民欣然应下,李建成气的脸颊通红,但此时他也怨不得别人,谁让他受不了清苦日子呢?

    不过很快,李建成就又露出了一丝浅笑,因为,李世民如果真的要去道场祈福的话,那他要在朝廷中做一些安排和手脚,相对来说会容易很多。

    他父皇不是要立后嘛,只要李世民不在,跟他作对的人应该会少很多吧,那时他想让尹德妃成为皇后,尹德妃就能成为皇后。

    心里有了这个念头,李建成反倒并不急着把立后的事情当场提出来,等李世民离开后,再提这事不晚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早朝退去之后,李建成便急匆匆的回到了东宫。

    “父皇准备立后,本太子有意扶持尹德妃,只要他能够成为皇后,我的太子之位可就更加的牢靠了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跟尹德妃的关系非同一般,他自然是希望尹德妃能够成为皇后的。

    宋公卿在旁边神色微凝,欲言又止,片刻之后,道:“若尹德妃成为皇后之后肯一如既往的支持太子殿下,那对太子殿下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,只是想让尹德妃成为皇后,却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啊,要成为皇后,家世必须不错才行,可尹德妃的家世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宋公卿微微摇头,显然是不看好。

    对于此,李建成自然也是清楚的,尹德妃以前是隋朝宫女,因为裴寂把她送给了李渊逼李渊造反,这才有了今日的成就。

    可她出身贫寒,家世很差,而在这么一个重视门第的时代,她可以成为妃子,但想要成为皇后,却是太难。

    李渊这里,世家的妃子也是有的,就算是轮,也轮不到尹德妃啊。

    “宋先生说的本太子都明白,不过宋先生一定有办法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这事可把宋公卿给难住了,出身的问题,那是他能够解决的,除非尹德妃重新投胎。

    “宋先生不必推辞,此事你一定是有办法,明日早朝之前,我要听到你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嘿嘿一笑,宋公卿却是有种想抽人的冲动,他能有什么办法啊?

    这李建成也太坑人了吧?

    可面对这么不要脸的李建成,宋公卿也只能连忙领命。

    不过,在宋公卿领命之后,并没有退去思考此事,而是仍旧站在一旁,说道:“太子殿下,立后的事情要管,道场祈福的事情,也不能就听之任之啊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一愣,有些不解,问道:“宋先生的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祈福之事若成,对秦王名声之提升大有裨益,我们怎么能让他如愿以偿呢,七七四十九呢,我们可以做的手脚有很多,只要证明李世民祈福之心不诚,李世民不仅达不到目的,而且还会被人诟病,那时太子殿下的东宫储君之位,才是最为稳固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宋公卿这么一番话后,李建成顿喜,道:“有理,有理,好,等立后的事情敲定之后,我们就慢慢整治李世民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完,宋公卿才终于起身退去。

    昨夜的一场雨后,到中午的时候长安城还显得有些潮湿,一阵风吹来,凉意甚浓。

    李世民回到秦王府后,神色并没有显得太过轻松。

    虽然他获得了为他母后祈福的事情,但立后的事情,变数太大了。

    从古至今,皇储之争都不太可能离开后宫的那些女人,李世民很早便明白这些道理,所以后宫之中,他的人也是有几个的。

    但他的这几个人,都不是很得他父皇宠信,而且,他们的家世也并不是特别的好,想要争夺后位,并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更加让人觉得不好办的是,他马上就要为他母后祈福了,到时候他的行动会受到一些限制,想要帮忙也不好帮啊。

    思虑片刻之后,李世民立马吩咐道:“来人,去把房玄龄和杜如晦两人给本王叫来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