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裴寂是个聪明人,他很快达到了目的,而且还是让李渊自己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样,李渊就不会对他有什么怀疑了。

    不管谁当皇后,都跟他裴寂没有关系,但李渊又实实在在记住了他的好,而他也完成了李建成的交代。

    离开皇宫的时候,秋风有些肆虐,街头的百姓都缩着脖子,风呼呼的刮着,刮的衣袂翻飞。

    离冬天是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裴寂也感到一阵冷意,把衣袖紧了紧后,他悄然去了东宫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事情已经成了。”

    李建成听到这话,心下大喜,道:“裴大人果然厉害,您这一出马,我父皇就同意了,好,明天早朝,我便支持尹德妃为后。”

    裴寂笑了笑:“太子殿下自然是可以支持尹德妃为后的,但却不可过急,不妨顺应皇意。”

    “裴大人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明天早朝,圣上怕是会把立尹德妃为后的意思稍微透露一下,那个时候,您再支持,这样给圣上的感觉,就是您特别的支持圣上,如此不仅达到了目的,也能得到圣宠啊。”

    裴寂一番话,顿时让李建成茅塞顿开。

    “妙极,妙极啊,好,就听裴大人的。”

    裴寂在东宫稍作,而后就又悄然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裴寂离开东宫的时候,房玄龄的府邸,杜如晦正坐在客厅喝酒。

    房玄龄则有些着急的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“杜兄啊,你还有心情喝酒,如今尹德妃已经在崔家认亲,很快他就要成为皇后了,你……你就不怕王爷怪罪?”

    房玄龄凝眉,杜如晦却仍旧只顾喝酒,直到一杯酒喝完,杜如晦才道:“房兄急什么,崔家肯与尹德妃认亲的缘由,我已经派人调查出来了,有了这个,那尹德妃便称不了后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你怎么不早说?”房玄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又没问我。”

    房玄龄愕然,道:“快说说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崔妃和宫里的一名御医有染,崔家为了掩盖此事,只能跟太子合作,我们到时候只要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杜如晦一番话罢,房玄龄点点头:“妙极,妙极,好,我们立马就开始行动。”

    杜如晦摇摇头:“急什么,现在将这个爆料出来,对尹德妃的影响不大,不急,我们静观其变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杜如晦说的隐晦,可他这么一说,房玄龄便顿时明白过来,道:“不错,不错,我们且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样说完之后,杜如晦下去安排,像崔妃和一个御医有染这种事情,必须安排的天衣无缝才行,不然不能一下子刺激到李渊,反而不妙。

    这事要做,就要做的彻底,让整件事情绝无回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而这对杜如晦来说,并不算什么困难的事情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快中午的时候,卢行来了。

    卢行的到来让秦天有点意外,但自己的老丈人来了,他也不敢怠慢,连忙命人去准备好酒好菜。

    酒菜上齐,卢行却是单独和秦天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岳父大人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?”见卢行这个样子,秦天多少就猜出了一点。

    卢行刚吃了几口,然后就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“圣上准备立后,这事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卢家在宫中有个卢贵妃,我们想帮他称后,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,她的竞争压力很大啊,你与秦王交好,能不能跟他说一下,让他的人也都之处卢贵妃,只要事成,我们卢家必定帮他。”

    在自己女婿这里,卢行也没有藏着掖着,如今李世民和李建成争夺皇位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状态,只要不傻,都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卢家的帮忙,在卢行看来对李世民肯定是有吸引力的。

    秦天听到是为了这事,神色微微一变,紧接着就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按理说,作为卢家的女婿,卢家女成了皇后,他跟着也有好处拿,只是这事并不好办啊。

    “岳父大人是个聪明人,您觉得圣上可能让世家女成为皇后吗?”

    卢行神色微动,李渊娶世家女,只是为了拉拢和稳定世家,毕竟大唐刚开国没几年,若不稳定住这些世家,大唐少不得还会多一些动乱。

    但拉拢是拉拢,却不太可能让他们世家女成为皇后吧?

    卢行看了一眼秦天,道:“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在岳父这里,我也就直接说了,圣上忌惮你们世家,绝对不可能让世家女成为皇后的,世家女若真的成为了皇后,那这个世家怕也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秦天略微顿了一下,接着又道:“太子也是不会让其他世家的女子成为皇后的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世家女成为了皇后,连太子都跟着得罪了,那个时候这个世家成为了天子和太子的眼中钉,那怕也不会长久了。

    卢行眼神微微一凝,紧接着就又笑了起来:“吃菜,吃菜……”

    人可以有野心,但这个野心却不能太大,特别是不能大到连天子都忌惮,卢行是个聪明人,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再次早朝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显得有些紧张,因为他们很清楚,今天的早朝少不得又是一番唇枪舌战。

    朝中大事仍旧是最先讨论,只不过谁都不是很有心思在这上面,所以说了没几件事情后,就有一些人心不在焉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有人又扯到了立后的事情上来。

    而这事一扯开,大家就又跟昨天似的,你说一个人,我支持一个人,然后我不服你说的,你不服我说的。

    很快,整个朝堂就又乱了起来,而且比昨天更为甚之。

    大家这样说着的时候,李建成站在大殿上并无一点着急的神色,他在等,等他父皇开口。

    很快,李渊高声喝道:“安静。”

    整个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,李渊望着朝中群臣,道:“立后一事,虽说是国家大事,但也不用而等这样吵来吵去吧?朕欲立尹德妃为后,而等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本来李渊是想稍微提一下的,但如今这种情况,他也就只好直接说出来了,而就在李渊说出这话之后,朝中立马就有人站了出来:“圣上,绝对不可,尹德妃的父亲尹阿鼠就是个无赖,堂堂一国之母,怎能有尹阿鼠这样的父亲,还请圣上三思啊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