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立后的事情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李建成离开皇宫的时候,还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昨天他父皇还好好的,说要立尹德妃为后,怎么一夜之后,突然就不准备立后了?

    这种突变让李建成一时半会都有点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所以离开皇宫后,他急匆匆就回到了东宫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怎么回事,父皇突然不想立后了,真是奇怪。”李建成把情况跟宋公卿说了一下,宋公卿听完之后,眼眉微凝,道:“怎么会这样,圣上说好要立尹德妃为后的啊?”

    这样说了一句,宋公卿隐隐觉得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于是连忙找来探子吩咐道:“去调查一下情况,看看张奇可否无恙。”

    探子退了去,不过半个时辰后就又跑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张奇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失踪了?”李建成有些奇怪,这个时候,宋公卿道:“是了,定是他和崔妃的事情暴露了,不然圣上不可能突然打消立后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建成有些气愤,道:“这么说来,尹德妃反而是受到了崔家的牵连?”

    宋公卿点点头:“崔妃的事情被圣上知晓,圣上必定迁怒崔家啊,尹德妃认了崔家为亲戚,圣上肯定不会便宜了崔家,如此尹德妃也就受到了牵连。”

    明白怎么回事后,李建成气的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让尹德妃成为皇后,他可谓是机关算尽了,本以为马上就要成功,结果反而被崔家给牵连了。

    可他还不好说什么,因为当初是他们硬是不要脸,非得跟崔家攀亲戚,现在崔家出事,他们能怪谁?

    “可恶!”李建成骂了一句,紧接着说道:“如今立后不成,本太子的计划落空了,李世民若是祈福完成,那他可是大功一件啊,宋先生,你可有什么良策?”

    宋公卿道:“太子殿下放心吧,属下已经在皇家道观布置好了一切,只要时机成熟,李世民必定上钩。”

    听到宋公卿都已经安排妥当,李建成这才点点头:“好,这一次只准成功,不许失败。”

    宋公卿点头,只是心里又隐隐没有底,不过想到就算这一计不成,他们还有终极的计谋,他多少又放宽心了一些。

    秦府。

    今天早朝上的事情已经传了来,听闻李渊突然不准备立后了,秦天还小吃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本来他觉得李渊立后的条件已经很成熟了,只要他一句话,这立后的事情肯定没有问题啊。

    结果没有想到竟然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不过尹德妃没有成为皇后,对他来说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把尹阿鼠打成了残废这事,他算是把尹德妃给得罪透了,尹德妃要是成了皇后,自己怕是要有不少苦头吃。

    但如果尹德妃只是个妃子,那他一时半会还不能把自己怎么样。

    皇后只有一个,妃子却是可以有很多的,妃子的权力完全不能跟皇后比。

    “相公,马上就要入冬了,今年冬天我们还种青菜不种?”唐蓉和卢花娘两人走了来,去年冬天他们靠青菜大赚了一笔,今年虽说种青菜的人多了,但如果种的话,肯定也能赚一笔钱。

    秦天想了想,道:“今年就不种那么多了,种的够我们吃就行了,今年青菜肯定会特别的多,青菜价格涨不上去,今年我们弄点其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其他的啊?”唐蓉兴奋的为了起来,现在的她,只要听到秦天又鼓弄新东西,她就特别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豆芽菜吧。”

    秦天随意的说了一句,可唐蓉听到这个之后,却是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相公要弄出什么新鲜玩意呢,原来只是豆芽,这有什么稀奇的。”

    豆芽这种东西,秦汉的时候就有人吃了,所以唐蓉听到只是豆芽之后,并没有往日的惊讶和兴奋。

    反倒是卢花娘,有些奇怪的问道:“相公是要在冬天发豆芽吗?”

    秦天点点头:“蓉儿把事情看的太简单了,豆芽的确早就有了,但其他人发豆芽,都是在春天气温转暖的时候,所以吃豆芽也在春天之后,入了秋,豆芽基本上就发不成了,想吃也没有,我要发豆芽,就在冬天发,别人没有的,我们有,这才赚钱嘛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天这么说,唐蓉顿时也明白过来,只是她不解:“冬天怎么能发出豆芽来?”

    冬天的时候,因为温度的关系,种子基本上不发芽的。

    “豆芽这东西,就是一个温度的关系,在炕房里也是照样能够把豆芽发出来的,而且步骤也简单,将豆芽在水里泡半柱香的时间,然后捞出来装盆,每天早中晚三次,这样不几天豆芽就能够发出来,比种青菜可要快多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说的很简单,不过真的去做的时候,也是有点小麻烦的,因为温暖不能太低,但也不能太高,这样都不利于豆芽的发芽。

    这样跟唐蓉和卢花娘两人说完后,秦天便去制作豆芽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忙碌,就是大半天,直到黄昏的时候,秦天才终于从炕房里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卧室,唐蓉正坐在床头缝衣服,秦天看了一眼,有些奇怪,因为那衣服看起来十分的华丽,一看就知道是妇人的衣服,可相对来说又娇小了一些,不管是卢花娘还是唐蓉,都穿不上。

    可府上又没有那样的妇人。

    “夫人这是在给谁做衣服呢?”

    “相公这几天是不是过糊涂了?”唐蓉撇了一眼秦天,接着就又缝制起来。

    秦天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什么过糊涂了,夫人到底在给谁缝衣服?”

    见秦天是真的忘了,唐蓉忍不住一声轻叹:“相公真是的,再过几天可是义奶奶的寿辰,我们可是要去祝寿的,前面两年我们都没在一起,所以没去,今年都在长安城,不去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唐蓉这么一说,秦天顿时记了起来,再过几天,秦叔宝的母亲过生日,他喊秦叔宝的母亲奶奶,这作为孙辈的,不去祝寿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马上就要入冬了,天气冷,虽说秦府不差保暖的衣服,但我这个做孙儿媳的,还是想给他做一件棉衣,送给她当礼物,相公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好东西翼国公府也不缺,最为主要的还是孝心,亲手做的棉衣,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