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“王爷,要尽早登基啊。”

    侯君集有点着急,玄武门之变,他的功劳可不小,李世民若是登基,他怎么说也能得到个国公的爵位吧。

    而侯君集这么说完之后,一众武将也都跟着说了起来,侯君集的话,简直说到了他们的心坎上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付出了,就应该立马得到回报才行啊,怎么能等呢?

    “王爷,当断不断反受其乱,只有您登基之后,一切才不会出现反常,不然在此期间出现了意外,该党如何?”

    侯君集站在众人前面说着,而他说的意思大家也都明白,李渊还年轻啊,若是不让他退位,他会不会趁机再把皇位给多回去,将李世民给处置了?

    毕竟,李渊乃是大唐的开国之君,威望无人能比啊。

    听到侯君集的话,李世民也隐隐有点心动,一来他本就想立马登基,二来侯君集说的也对,未免夜长梦多,登基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秦天见李世民有点心动,摇头道:“王爷,不要忘了,除了东宫残留没有解决,朝中官员未曾安抚之外,还有一个大患,却是王爷不得不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各地藩王啊。”

    “各地藩王?”李世民神色猛然一震,秦天继续说道:“各地藩王,大多都是忠实于圣上的,若您杀兄逼宫,您说这些各地藩王会不会反了来秦王,那个时候,王爷要与各地藩王为敌,怕是要捉襟见肘了,而灵州那边,突厥正虎视眈眈,只怕宫变的消息传去之后,他们便要趁机进攻了,那个时候,王爷是应付各地藩王,还是出兵灵州?”

    大唐的兵力虽强,但并不多,如果各地藩王勤王叛乱,本来刚刚一统的大唐,恐怕又要四分五裂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心头微微一沉,额头上冒着冷哼。

    “暂缓登基,挟天子以令群臣,如此,群臣自然好安抚,各地藩王也不会轻举妄动,王爷只需要集中兵力抵挡住突厥的进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一番话侃侃而谈,听的李世民心中豁然开朗,李绩站在旁边,满意的抚摸着胡须,程咬金虽然想要李世民尽快登基,可此时也不得不认可秦天的观点,只能朝着秦天哼了一声,作罢。

    侧殿突然变的有些安静,外面的风雪不知何时渐停起来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李世民望着众人道:“暂缓登基,不过诸位放心,等本王登基之后,而等的功劳,一个都不会少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世民这话,众人才算是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李世民做出这个决定之后,就让李绩尽快在皇宫之中再做一些安排,既然要暂缓登基,为了避免生变,控制皇宫,控制他的父皇就显得尤其重要了。

    所以皇宫之中,只能是他的人,而朝中群臣,轻易也不能跟李渊接触。

    安排好李绩的任务后,李世民道:“秦天、尉迟恭、房玄龄、杜如晦、秦叔宝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一连说了十几个人的名字,而这十几个人中,武将谋士都有,这样说完后,李世民道:“你们跟我去父皇寝宫。”

    如今,皇宫已经控制了,那么接下来就该让他父皇学聪明点了。

    跟的人多,气势才足嘛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尹德妃寝宫。

    外面的雪已经停了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火炕里的炭火也灭了。

    可因为这一场变故,根本没有什么下人注意到这点。

    或者,就算有下人注意到了,也不会去再把火给点上。

    毕竟,秦王李世民逼宫成功,尹德妃和李渊只怕要成为阶下囚了吧,宫里的人有时候最是势力,你一旦失去了权势,连一个小宫女都能不把你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寝宫有点冷,李渊和尹德妃抱在一起相互取暖,尹德妃躲在李渊的怀里哭泣着,仿佛一刻都不曾停过。

    李渊是有些生气的,可也有些无奈,他的双眼有点失神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李世民带着人进来的时候,他们两人就这样抱着,一个哭,一个茫然的望着远方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来迟了,叛军已经收复,父皇可安心也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进去之后,立马行礼禀报,尹德妃一听这个,多少有些意外,紧接着就天真的以为李世民只是除去了李建成,以后这大唐还是李渊的。

    可李渊却不似她这般天真,只是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李世民已经掌控了一切,他还会把这一切再还给自己吗,这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寝宫的气氛有点尴尬,父子相见,却不是那般的和谐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李世民突然眉头一凝,大声喝道:“来人!”

    这一声喝,外面站在的宫女太监立马跑了进来:“王……王爷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大胆,这寝宫的火炕已经灭了,怎么不点着,难不成要冻坏我父皇吗?”

    李世民这个样子,让那些宫女太监懵了一下,他们不明白,李世民都已经掌控了一切,还对李渊这么好做什么?

    直接登基不就行了?

    可这些太监宫女也不敢多问,连忙说道:“王爷恕罪,奴婢这就去点着火。”

    太监和宫女急匆匆的跑了回去,没过多久,尹德妃的寝宫就又慢慢暖和了起来,李渊抬头看了一眼李世民,轻声一笑:“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虚情假意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意思了,李渊很心痛,可却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李世民却仍旧一脸的恭敬,道:“父皇,太子谋反,已经被儿臣诛杀,不过依附东宫的那些人,儿臣觉得他们不应该受到牵连,所以还请父皇下令,但凡他们愿意臣服,皆可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李渊凝眉,这些话应该李世民去说的,为何要他下令?

    “依你!”李渊虽然不解,但还是应了下来,能够避免杀戮扩大,对他来说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杜如晦突然站了出来,道:“圣上,如今太子谋反被杀,大唐储君空缺,臣以为,但尽早册立储君才行。”

    杜如晦这话出口,李渊神色微动,紧接着才算是终于明白了李世民的意思,自己的这个儿子,真是好算计啊。

    杀了兄长,逼了父皇,可最后竟然还想以正规的方式继承大统,以此来避免骂声。

    想的美啊。

    第11更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