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今天的早朝是繁琐的,且很无趣。

    哪怕是对于封了爵的秦天来说,也是无趣的。

    因为在你谢恩之后,接下来的所有事情都跟你没什么关系,而且一应事情都是早已经安排好的,并不需要你去置喙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这场早朝才终于散去。

    走出大殿,秦天伸了个懒腰,活动了一下筋骨,整个人这才算是舒服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向宫外走去的时候,突然有人从后面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秦小侯爷。”

    声音略有些粗狂,秦天扭头,就看到潘虎喜滋滋的跑了来。

    “潘将军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走,回我府上喝酒去,我要好好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秦天一愣:“谢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天圣上也给我封爵了,开国县伯,这还是多亏了你当时派人给我报信,让我来玄武门救驾啊,不然就凭我那个职位,一辈子也不可能封到开国县伯,我一定要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潘虎是真诚的,因为这个爵位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,他不谢谢秦天,他都觉得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秦天却是笑了笑:“潘将军心意,我就领了,酒就不用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行,一定要喝的。”说着就要上手,不过秦天何等速度,会让他碰到?

    “潘将军,圣上虽然赏赐,但并不希望龙虎军与朝中官员走的太近,我们心意相通就好,表面上的事情,不用太过刻意。”

    秦天说完转身离去,潘虎一愣,紧接着就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虽是武将,但也知道自己职责之重要啊,这一次玄武门救驾,李世民只怕更加知道他的重要了,那么他作为天子亲军,怕也只能跟天子亲近,若是跟其他人走的太近,会害人害己的。

    潘虎恍悟过来,也不在皇宫多做停留,急匆匆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秦天这边,也直接回府。

    他刚到府上,秦飞燕、唐蓉、卢花娘他们就已经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“相公,今天圣上赏赐了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升官?”

    “爵位呢,有没有变化?”

    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,秦天笑了笑:“官倒没有升,不过爵位却是有的,开国县侯,从三品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天成为了侯爷,秦飞燕顿时兴奋的又要落泪起来。

    “秦家祖宗有眼,祖宗有眼啊,福伯,带上一壶酒,我要去祭拜秦家列祖列宗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等人看到秦飞燕这样之后,都很是无语,每次秦天的爵位有变化,她都这个样子,虽然早料到了,可见她真的这个样子的时候,还真是让人挺无奈的。

    可就秦飞燕那种脾气,他们也不敢拦着。

    秦飞燕和福伯走了,唐蓉小声说道:“相公,姐姐这个样子,不是很好,要不给她找个男人?”

    虽说秦飞燕是寡妇,但作为开国县侯秦天的姐姐,要找个男人嫁了,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?

    也许比不上公主那么不愁嫁,但也肯定真的不愁嫁。

    唐蓉的话倒是给秦天提了个醒,自己阿姐一个人,肯定是会寂寞的吧,就算她不说,也肯定希望有关男人可以疼爱。

    以前没人敢娶她,但现在他们秦家今非昔比,那来提亲的,还不得踏破家门?

    “夫人说的极是,等事情忙完了,我们就给阿姐张罗张罗,对了,把马周喊来,这小子眼光不错的,让他给阿姐把关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样说着,秦天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事情,道:“对了,你的诰命夫人品阶也升了,从我的,从三品,以后见了低于你的官员,也不用行礼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唐蓉顿时欣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跟着相公真好。”唐蓉是真没有想到,自己一个小官吏家的女子,而且还是庶出的,竟然也有成为从三品诰命夫人的这一天。

    老天爷对自己真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只是,就在唐蓉这样兴奋着的时候,旁边的卢花娘却是神色突然暗淡,虽然秦天对她很好,时不时的还想占她便宜,有几次还差点成了好事,但两人就一直这样拖着也不行啊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也被封为诰命的话,就好了,这样就算她跟秦天真的成其好事了,唐蓉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自己好歹是世家女啊,这差别也太大了吧?

    卢花娘觉得自己必须要想想办法才行。

    秦飞燕回来的时候有了三分醉态,想来在秦家祠堂,她没少喝酒,福伯回来后,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高兴,非得喝,老奴也拦不住啊,不过也好,少爷如今封侯了,老奴心里也高兴,也想喝。”

    秦天拍了拍福伯的肩膀,突然想到给阿姐找男人的事情,紧接着就想到了福伯,这福伯是个鳏夫,自从死了婆娘,一直都没有续弦。

    以前是因为秦家穷,他在秦家做事,秦天都娶不上老婆,更别说他了,这两年秦家忙,他里里外外的张罗,也就没时间考虑这事。

    如今何不趁此机会,给他张罗一个?

    想到这里,秦天就问了起来:“福伯,一个人晚上睡觉,寂寞吗?”

    福伯本来正说着封侯的事情,突然听到这话,愣了一下,有点不明白秦天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……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想做什么,你还不到五十岁,完全可以再娶一个嘛,有没有喜欢的,我帮你张罗啊,作为我们秦家的管家,就是娶个年轻的,也完全有人愿意。”

    秦天嘀嘀咕咕的说着,福伯这个时候才终于明白了秦天的意思,而他明白之后,脸颊顿时微红起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福伯更不好意思了,秦天哈哈一笑:“你就说有没有喜欢的吧,要是没有,少爷我帮你找个,保证水灵的很。”

    秦天越来越直接,福伯拗不过,道:“少爷要真心想为老奴办这事,老奴心里还真有个人,但……就怕我配不上人家,她的家人也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福伯越说越扭捏了,整个人更是羞的低下了头,甚至,还不停的用手揉着衣角,腿也不停的抖动起来。

    秦天还从来没有见过福伯这个样子,原来老实如他,心里竟然也有梦中情人了。

    “无妨,你跟少爷说说是谁,我们秦侯府的管家,也不是谁都能配得上的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