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好相公 > 章节目录 第349章 殃及池鱼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144/169298.html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李渊有点好,然后款步走了过去,走过去后,发现碎片之竟然有一块玉佩,想来之前藏在了花瓶里,结果花瓶碎了,玉佩也出现了。

    李渊将玉佩拿起来查看,旁边的崔妃神色顿时一凝。

    玉佩并不是等的好玉,在李渊看来甚至都有点不入流,但玉佩的样式一看是男人佩戴的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李渊神色微变,紧接着,他把玉佩翻了一下,看到背面写着一个字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李渊若是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那太笨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他这是被人给带了绿帽子啊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李渊神色很冷,语气也很冷,仿佛带着浓浓杀意,他的眼神一动不动的望着崔妃,崔妃整个人都感到有些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圣,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到底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子,已经到了这个时候,崔妃仍旧能够保持镇定与冷静,甚至还做出了一些妩媚的,委屈的神色,想要再勾动李渊的兴趣。

    可惜,李渊的年纪大了,他也忍受不了被人给带绿帽子。

    他可是大唐的天子啊,他不去抢其他女人不错了,他的女人竟然还敢给他带绿帽子,他现在要是能有反应才怪。

    “不肯说?”李渊并没有太多的废话,他是天子,只要他想做的事情,没有人能拦得住他。

    “圣,臣妾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李渊嘴角微微抽动,紧接着哼了一声,一挥袖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圣,圣……”崔妃紧张的喊着,但是李渊根本没有搭理他。

    走出寝宫的时候,李渊吩咐道:“以后没有朕的命令,任何人不准探视崔妃,也不准她离开寝宫。”

    崔妃敢给自己戴绿帽子,当时的李渊杀她的心都有,但她到底出身崔家,若是杀了崔妃,怕会造成大唐的动荡,再有,这件事情对他的名声极其的不利,所以算他很讨厌崔妃,也只能软禁她,而不能怎么样他,甚至连把她打入冷宫都不行。

    打入冷宫,需要理由啊,他能说崔妃给他戴了绿帽子吗?

    这事不宜声张,只需要将崔妃软禁在寝宫行了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李渊又立马吩咐了下去,派人寻找玉佩的主人,也是跟崔妃有来的那个男人,他相信这个并不难。

    毕竟,能够出入崔妃寝宫的人,可不多。

    他的探子领命退去,李渊这才气冲冲的回去,而他在回到自己寝宫的时候,突然想到了尹德妃。

    这个他准备立为皇后的女人,跟崔家现在有关系了,这样的话,她还能当皇后吗?

    她当皇后,便宜了崔家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崔妃的寝宫十分的安静。

    这个时节,连秋虫都不怎么鸣叫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有些担心起来,李渊已经知道了那件事情,那么他还能够好好的活着吗?

    此生,她恐怕都要在这深宫渡过了吧。

    作为崔家的牺牲品,她一早猜到了自己会有这样的命运——

    探子的效率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这天夜里,李渊便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圣,是名御医,叫张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御医,李渊并没有什么印象,想来是刚进御医房没多久的年轻人,而一想到张是个年轻人,李渊有一种被崔妃嫌弃的感觉。

    人了年纪,在那方面自然越发的在意起来。

    不由得,对崔家李渊更是痛恨。

    窗外秋风不知何时起了,凉意透人。

    李渊摆了摆手:“秘密处理掉,我让他从这个世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探子退了去,李渊一夜未免。

    次日早朝,群臣一番商议过后,又把立后的事情给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,尹德妃贤淑,可立为后。”

    “圣不可,尹德妃出身不好,而且她老爹是那样的一个无赖,这样的女人成为国母,实在是我大唐的耻辱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是崔家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呸,强行攀亲戚,你们也真够不要脸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立后这样的事情,谁都不愿意放弃,当然,卢家此时反倒平静了许多,他们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争的厉害了,也偶尔说一两句。

    朝廷显得有些混乱不堪,李建成站在朝堂露出了一丝浅笑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是他早料到的,不过很快这样的乱局会结束的。

    在众人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,裴寂站了出来:“圣,立后不过是皇家家事罢了,圣可自行决断。”

    裴寂和李建成他们知道李渊想立尹德妃为后,所以只要他们让李渊觉得立后的事情是自己的家事,他自己决定,那这事解决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前提下,朝堂闹的越厉害,对他们反而越有利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都闹的厉害,那意见不统一,李渊听谁的都不是,最终只能听自己的。

    如今的李渊有点不耐烦,他们觉得裴寂这句话说出来后,李渊肯定会十分强硬的直接立尹德妃为后。

    可在裴寂说完之后,李渊却是突然喝道:“好了,安静。”

    整个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,所有人都望着李渊,李渊犹豫片刻后,道:“立后的事情,此作罢,以后也休要再提,朕今生只有一个窦皇后,无人可以取代。”

    因为崔妃的事情,李渊受到的打击不小,如今这些人又闹的不可开交,尹德妃又暂时被他排除,立后的事情也让他没有多少积极性了。

    如此,不立也罢。

    但不立后也需要一个理由,那他倒不如让自己显得深情一点。

    这话出口,整个大殿顿时都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有点傻眼,只要李渊立后,他们有机会啊,可现在李渊竟然不立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还算好的,李建成和裴寂等人却是浑身一震,有一种被人给耍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是要离尹德妃为后吗,怎么突然不立了?

    李建成眼眉微凝,有些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已经算计好了一切,眼看要成功了啊,怎么在这个节骨眼,他父皇又不立后了?

    “父皇,立后乃是为我大唐着想啊……”李建成话还没有说完,李渊已是喝道:“休要再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