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,  夕阳晚照,秦天、秦五以及福伯护送绣娘回家。

    此时的绣娘显得楚楚可怜,只是在得知秦天身份后,又显得有些拘谨。

    “那高飞是高士廉的远房表亲,你们把他给打了,申国公恐怕不会善罢甘休。”绣娘有点担心的说着,福伯道:“绣娘不用担心,有我家公子在,以后谁也不敢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绣娘心头一暖,已经很久没有男人跟她这样说过话了。

    秦天这里,虽然觉得福伯把话说的太早了,但此时也只能为福伯硬撑场面,道:“福伯说的没错,有我在,你什么事情就都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秦天又笑了笑:“绣娘,你这样一个人也不是办法,我们今天来高家绣坊,其实就是来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找我?”绣娘有点震惊,堂堂的侯爷,天子的新宠竟然来找自己,这让她有点难以相信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秦天点点头:“是这样的,福伯喜欢你,如果你愿意的话,本侯想做主让你们两人完婚,当然,你公婆那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,本侯能够搞定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天的话后,绣娘顿时明白了秦天的意思,她脸颊微红,忍不住看了一眼福伯,对于福伯,她自然是有一点好感的,毕竟福伯来绣坊买东西的时候,对她很照顾。

    不过她却从来没有往男女方面想过,因为福伯比她大十几岁,而且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过改嫁了。

    此时秦天亲自出马说这事,绣娘一时间有点犹豫。

    他只是对福伯有好感,可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好感啊,让她嫁给福伯这样年纪的男人,她心里其实是有一点小抵触的。

    可想到今天的情况,自己犹如暗夜一孤灯,十分的凄惨飘零,没有男人,这日子也真的挺不好过。

    福伯虽是一个下人,但从秦天亲自出马,也可看出福伯的身份和地位,嫁过去,肯定是不会吃苦的。

    任何时候,婚姻都是利益的交换,就算两个男女情投意合,但他们背后的家人,也肯定是在考虑利益。

    女人想找一个好的,这无可厚非,绣娘有这样的想法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福伯看着绣娘,突然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   “绣娘,让我保护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福伯并不善表达,甜言蜜语的话也说不出来,所能说的,只是这么一句承诺。

    可对于此时的绣娘来说,她早过了那种追求浪漫的年纪,所想要的,也不过是一句承诺。

    她羞红了脸,有点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事情出奇的顺利,福伯看到绣娘点头之后,顿时又傻乐起来。

    绣娘的家在长安城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,那里不是很繁华,她和公婆在那里有一个不是很大的院落。

    进去的时候,院落还算赶紧,开败的桃花此时已经有了小小的果实。

    他们刚进去,两个上了年纪的人突然就吼了起来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这两人身体都有点偏胖,此时怒视着秦天他们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一直一来,他们都在防范着绣娘跟其他男人接触,因为一旦绣娘改嫁,绣娘带来的五十亩良田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而他们全靠那五十亩良田活着呢。

    绣娘看到公婆这个样子,一时间有点尴尬,秦天却笑了笑:“本侯秦天,找两位有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天这个名字,两人顿时吓了一跳,秦天的名字在整个长安城早已经传开了,如今谁不知道秦天是个侯爷?

    可堂堂的侯爷却来到他们这里了,让他们有点奇怪,同时也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秦……秦小侯爷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秦天挥手,紧接着秦五拿出来了一些银饼,道:“一百两银饼,送给你们,绣娘的嫁妆也送给你们,我希望你们能够允许绣娘改嫁。”

    一百两银饼闪闪发光,两个老人看着这点钱,又突然看了一眼绣娘,绣娘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嫁……嫁给谁?”绣娘的公公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秦侯府的管家福伯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福伯也站了出来,道:“绣娘嫁给我后,我会对绣娘好的,同时我也会把你们两人当亲人一样对待,给你们养老送终。”

    福伯这话出口,众人倒是没有想到,本来他们就只是想给一点钱打发了这两个人,没想到福伯还愿意给人家当儿子。

    不过仔细一想,也是,这两人老了,干不动了,儿子又战死沙场,全靠绣娘给养老送终呢,让她改嫁了,那以后谁给他们养老送终啊?

    福伯此时,可谓是抓住了问题的要害。

    而绣娘的公婆听到这话后,也突然松了一口气,有人给养老送终,那就好办了,而这个人虽然是个下人,但却是秦侯府的管家啊,侯府管家,就是七品县令见了,怕也得礼遇几分,更何况这个管家很受秦天宠信,而这个秦天又跟天子的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绣娘的公婆有一种攀上高枝感觉。

    “同意,同意,我们完全同意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后,福伯和绣娘两人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绣娘更是忍不住的看了一眼福伯,今生再嫁,以后的日子应该不会那么的苦了吧?

    这事说定之后,绣娘就可以回到她的娘家了,等着秦侯府送去聘礼什么的,然后选择个好日子,让他们两人完婚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身份不显,但该做的还都是要做的,谁让福伯一直都跟着秦天呢,这个面子,秦天一定要给。

    而就在秦天他们说好这些事情的时候,高飞却是去往申国公府告状去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啊……”

    高士廉五十来岁,是长孙无忌和长孙皇后的舅舅,去年的时候也参加了玄武门之变,被封赏为申国公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关系,现在的高士廉可谓是显赫至极,哪怕是朝中其他权贵,见了他也得礼遇几分。

    天子的舅舅啊,谁敢轻易招惹?

    看到高飞鼻青脸肿的跑了来,高士廉眉头微微一凝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,我……我被人给打了,打的惨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敢打自己的人,有点膨胀的高士廉顿时站了起来,问道:“谁打的?”

    “秦天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