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

    秦侯府最高的楼大概有四层,是秦天当初命人建造的一个阁楼。

    阁楼虽然有四层,但并不是很高,平日里也只是放一些书籍啊,藏品什么的,没事的时候可能还会来上面坐坐,但绝不会太频繁。

    但自从秦天被禁足在府上之后,他几乎每天都会来阁楼的最顶层站站。

    站在阁楼的最顶层,虽然看不了多远,但也能看到街上的一些人和物,这对于一个不得自由的人来说,是一个念想。

    一直一来,他都觉得自己是个很有品味,而且很能耐得住寂寞的人。

    可当真的失去自由的时候,他才发现并不是。

    自己渴望能够想去哪就去哪的这种自由和权力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些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黄昏将暮,秦天又爬到了阁楼上,远处的长安大街人来人往,在越来越热的夏天,越是到这个时候,街上的行人就越多。

    看着街上的那些人,他甚至还能听到一些小贩的叫卖声,但叫卖声断断续续的传来,听的不够真切。

    街上的人,也只能看到离自己府上很近的那一些,至于远的,看起来就跟蚂蚁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秦天突然有点后悔当初把阁楼盖的矮了。

    “这日子没法过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倚在阁楼的栏杆上,突然骂了一句,原来没有事情做的时候,人生竟然是这般的无趣。

    夕阳正在慢慢落下,秦天却并不想离开,街上的行人也由多转少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福伯突然急匆匆的跑了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,小蝶小姐闯祸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秦天愣了一下:“小蝶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刚才不久前,小蝶小姐想出去逛街,就把小青给拉上了,可谁曾想两个孩子在街上跑着玩,突然把一个西域商人给撞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哦了一声:“撞就撞呗,难不成那西域商人还敢对他们两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大唐对于那些胡人一向是轻视的,不管是哪国的胡人,大唐人都觉得低他们一等,如今的秦天也渐渐沾惹到了这种自豪感,所以并没有把那些胡人太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,就是那西域商人的货物碎了,而且全都碎了,那西域商人说还指望着这些东西卖个好价钱回去呢,现如今他非得让我们小姐赔他钱,不然他就不走了。”

    福伯一脸的为难,虽然他们觉得胡人低他们一等,但大唐为了鼓励经商,对于胡人商人也有一定的保护。

    你弄坏了人家的东西要是不陪,那告到官府那里,也不是好善了的,虽然秦天就在京兆府,但也不能知法犯法,不然罪加一等啊。

    “少爷,现在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秦天倒不觉得这有什么难办的,不就是一批货嘛,赔他钱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那人要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一百贯钱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贯钱?”秦天凝眉,他知道很多胡人的商品有时候是奇货可居的,价钱不便宜,但一开口就要一百贯钱,未免也太多了一点。

    一百贯钱,可以让一个四口之家很舒服的生活一年了。

    虽然对他来说这点钱并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秦天想了想,道:“那胡人在那里?”

    “正赖在府上不肯走呢,现在大小姐正跟那商人商量,看样子,大小姐的脾气快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秦天苦笑,自己大姐啊,有时候太冲动,还护犊子,只怕那个西域商人要吃苦。

    “走,下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秦府,一名三十来岁,留着大胡子的商人正跟秦飞燕嘀嘀咕咕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我的东西的确值这个价钱,你的妹妹撞了我,碎了我的东西,就要赔钱的。”

    秦飞燕叉腰,凝眉,喝道:“分明是你自己没保护好自己的东西,现在反而怪我妹妹,真是岂有此理,你能证明在我妹妹撞你之前,你的东西就是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这位小姐,你说这话就有点过分了,我要去告你们,你们大唐人欺负人……”

    胡人商人愤怒的说着,秦飞燕撇了撇嘴:“你有胆子就去告,我秦侯府要是怕了,就算你有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针锋相对的骂着,胡人有点忍受不了,转身就准备去告状,虽然他心里并不想去。

    作为胡人,在大唐其实算是弱势群体,得罪了人,以后的买卖恐怕不好做,但他也不能就这样吃哑巴亏,所以该去还是要去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西域商人准备挑着自己的货物离开的时候,秦天在后面突然喊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请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西域商人停了下来,秦飞燕撇了撇嘴:“你就让他去告,我看他能告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秦天笑了笑,并没有怎么跟秦飞燕说,而是向那西域商人道:“你的货物要赔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一百贯钱。”西域商人看得出来,秦天应该是这家的主人。

    秦天浅笑,接着道:“过来让我看看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西域商人把东西挑了过来,打开之后让秦天看,秦天看到那东西后,整个人顿时一震,内心十分的吃惊,因为这个西域商人卖的货物,竟然是玻璃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,他觉得至少也得再过几百年才可能出现吧,在这个时候出现,实在是太奇怪了,当然,他也有想过制作玻璃,只是条件不允许,也没有找到材料,所以才作罢。

    不过,秦天虽然很震惊,表面却十分的平静,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啊,看起来似乎没有多大的用途嘛。”

    西域商人一听这个,就有点急了,道:“不,不,这东西是透明的,可以用来装饰房间,很漂亮的,我当初在我们国家,可是花了八十贯钱才买下来的,我大老远的运过来,要一百贯钱,合情合理啊。”

    见西域商人称玻璃为这东西,秦天便觉得有点问题,那有连自己的货物叫什么都不知道的?

    “你这东西,在我们大唐是没有任何价值的,不过我仍旧可以给你一百贯钱,但你必须老实告诉我,你是从那个地方得到的这些东西,可如果你不跟我说老实话的话,一百贯钱没有,本侯还会抓你去见官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不管是秦飞燕还是那个西域商人,都突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