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凤落山下,秦天和胡十八两人抬头望了一眼,紧接着,胡十八就高声喊了起来:“大唐秦小侯爷要拜山,快去通禀。”

    他们知道,在这山上,罗凰和罗凤兄妹两人安插的有探子,只要他们来了,就会有人发现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胡十八一声喊后,在山中一个地方,突然露出了一个头来,那人喊道:“稍等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那人便消失在了山中。

    凤落山上,聚义厅中,一名喽啰急匆匆的跑了来:“大当家,二当家,那秦天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天又来了,罗凤顿时哼了一声:“拿我的狼牙棒来。”

    罗凰到底冷静,连忙制止道:“那秦天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说什么要拜山,哦,对了,就他和打败二当家的那个汉子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打败自己的那个汉子也来了,罗凤顿时露出三分俏笑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要不让他们上来?”

    罗凰还是了解自己妹妹的,一看她这个样子,就知道是春心萌动了,只是他却也不由得苦笑,自古以来,官贼不两立啊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只有秦天和胡十八两人来,他倒也想听听秦天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放他们上山,不过给我谨慎小心一点,免得他们耍花样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喽啰下山,没过多久,就把秦天和胡十八两个人领了上来,他们两人来到聚义厅后,罗凤顿时就笑了起来,不过她正要跟胡十八说话,罗凰却是突然瞪了她一眼,接着罗凰坐在椅子上,有些孤傲的问道:“你们两人胆子倒挺大,单枪匹马就来了,说吧,就这么上山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面对孤傲的罗凰,胡十八是有点看不惯的,他们家侯爷在京城,就是那些国公也不敢这样对他,罗凰算个什么,不过就是一个小毛贼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秦天却似乎并不在意这个,他只是浅浅一笑,道:“今天上山,不过是给两位当家送一份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哦,礼物?这倒是稀奇了,还有官向贼送礼物的,我倒想看看,礼物在哪?”

    秦天看了一眼胡十八,胡十八直接把用布包裹着的赵铁人头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礼物。”

    胡十八的语气冰冷,罗凰脸颊微微抽搐,自己妹妹怎么会喜欢这样的汉子,不过现在他也不介意,当然,更不会对胡十八怎么样,自己妹妹喜欢的人,他还是不会动的。

    罗凰伸手解开了布,可就在他把布解开之后,突然吓的后退了一步,紧接着整个人顿时发怒:“大胆,来人,把他们两人给我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以为秦天在吓唬他,对他恶作剧,竟然送给他一颗人头,这简直是没把他放在眼里,亦或者说,这是秦天对他的威胁,如果不投降,下场就跟这个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罗凰一声令下,整个聚义厅的喽啰立马拔出了刀,胡十八凝眉,秦天淡笑:“原来罗大当家的胆子就这么小啊,何不看清楚这是谁的人头?”

    人头的头发是凌乱的,罗凰一开始就没看清面目,此时被秦天提醒,他才仔细去辨认,这样仔细看过之后,突然喊道:“赵铁?”

    喊出这个名字的时候,罗凰整个人显得十分激动,这可是他做梦都想杀的人啊,杀父之仇不共戴天,如今,他的仇人就在自己眼前了。

    罗凤听到这个名字后,也是一愣,紧接着连忙跑过来查看,看到真是赵铁的人头,她突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爹,你的仇终于报了,终于报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聚义厅的气氛有点奇怪,秦天和胡十八看到他们兄妹两人这个样子,都有点无语,不过他们也能理解,毕竟是杀父之仇嘛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两人,秦天和胡十八都没有说什么,直到他们两人都渐渐平静下来后,秦天才问道:“两位,对于这个礼物可满意?”

    罗凰看了一眼秦天,道:“说吧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罗凰是个聪明人,秦天把他们仇人的脑袋给送来了,自然不仅仅是送个礼物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秦天道:“罗大当家是个聪明人,那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了,你们抢了朝廷的赈灾粮,以至于黄河流域的很多百姓得不到救助,只能被李义余利用,加入叛军来活命,我希望两位能够带着手下的弟兄,弃暗投明,归顺大唐,随本侯去剿灭叛军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们投降你们?”罗凰语气微冷。

    秦天道:“不错,我知道两位也是被逼无奈,才做了贼,但做贼并非长久之计,就算本侯现在动不了你们,日后朝廷缓过劲来,也不会饶了你们,是以,不如弃暗投明。”

    聚义厅突然安静,秦天说的这番话自然是有道理的,谁天生喜欢做贼,不都是没有办法嘛。

    罗凤看了一眼胡十八,突然有点心动,她也知道,如果自己是贼的话,跟胡十八永远都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大哥,要不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又被罗凰给打断了,他望着秦天,道:“我们劫了朝廷粮草,只怕朝廷正恨我们入骨,投降的话,岂不是去送死?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聚义厅的喽啰顿时凝眉,眼神之中也露出了一丝杀气来,他们抢了朝廷粮草,就是打了朝廷的脸啊,朝廷不灭了他们,只怕这面子上不好看。

    秦天仍旧不急,他看着罗凰,道:“当今圣上仁慈,连李建成的旧党都能饶命,更何况你们?再者,随本侯剿灭叛军,也算是戴罪立功,而且,本侯和卢国公为你们作担保,必让你们没有后顾之忧。”

    秦天的话振聋发聩,每一个都让人心头一暖,罗凤终于忍不住了,道:“大哥,要不就投降吧,他们帮我们报了仇,我们这两条命就是送给他们又如何,如今侯爷又肯保下我们,我们何不为兄弟们谋条生路?”

    说着,罗凤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道:“昨天若非侯爷饶命,妹妹我就活不到现在,我相信侯爷。”

    罗凤看着自己的大哥,而后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胡十八,胡十八一抬头看到她的眼睛,不知为何突然心跳加快,紧接着,很少脸红的胡十八,也脸红起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