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凤落山下,唐军大营。

    程咬金在大帐中来回的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“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将军,暂时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越发有点着急,甚至隐隐有点不安,早知道这个样子,就不让秦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黄昏快要来临,一阵风吹来,却也吹不散众人心头的郁热。

    秦五终于有点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领兵攻上凤落山吧,不能让侯爷出事啊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凝眉,紧接着,立马命令道:“整军,去凤落山。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立马有人下去传令,不多时,三千唐军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“出发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程咬金准备出发的时候,突然,一名探子急匆匆来报:“下来了,下来了,侯爷下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程咬金等人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探子道:“侯爷带着凤落山上的山贼下来了,还有之前抢我们的粮草也都弄下来了,侯爷让我来报信,说赶紧派人去拉粮草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好啊,我就知道这小子有把握,来人,去把粮草给拉回来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吩咐着,突然又把把探子给叫了过来:“那些山贼,秦天有没有说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侯爷没有说啊,不过看样子,是不准备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天不准备处置那些山贼,程咬金的眉头顿时就凝了起来,有点不安,来的时候,李世民专门嘱咐他说,一定要灭了凤落山上的山贼,震慑一下大唐境内的其他贼寇,可如今秦天却不处置他们了,这让他怎么向李世民交代?

    事情有点难办。

    黄昏落尽的时候,秦天带着那些山贼以及之前的粮草终于回到了军营,粮草是赈灾用的,所以相对来说很多,他们从山上搬运下来,可是废了不少劲。

    此时,每个人都累的满头大汗,虚脱不已。

    程咬金看着这些人,心中的杀意顿时浓了许多,这个时候杀这些山贼,他们可是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了啊。

    杀还是不杀?

    程咬金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天,好啊,粮草都弄回来了?”

    程咬金需要再探探口风,秦天笑了笑,接着把罗凰和罗凤两人喊了来。

    “卢国公,多亏他们两人深明大义啊,而且愿意跟着我们一起去平叛,我已经答应他们,力保他们安全,回京之后,卢国公也要多帮衬一下。”

    秦天知道程咬金怎么想的,所以先把情况跟程咬金说明,免得程咬金一急杀人,而程咬金听到这话后,看了一眼罗凰和罗凤兄妹两人,他们两人此时也没有了之前的傲慢,连忙行礼:“拜见卢国公,之前多有得罪,还望海涵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眼眉微动,秦天突然哈哈笑了起来:“卢国公,你不是说你是山贼的祖宗吗,怎么现在见了晚辈,也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了?”

    听到秦天这话,程咬金啪的一巴掌抽了过去:“谁紧张了,你小子才紧张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又对罗凰和罗凤道:“既然弃暗投明,那就好好干,立了功劳,回到京城,本国公照样替你们请功。”

    秦天的话,只是提醒程咬金,程咬金也曾经是强盗出身,应该明白他们的不易,若非逼不得已,他们又怎么会落草为寇?

    而从程咬金的反应来看,他的确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他们抢夺粮草,导致叛军爆发,这个罪名,可不轻啊,不知道要多大的功劳,才能够让他们两人回到京城的时候,捞回两条命。

    “卢国公,命人休息,明天一早,我们赶往洛阳城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洛阳有水利之便,离长安城又近,是以是目前为止,大唐数得着的繁华之城。

    只是,此时的洛阳城却人人自危,甚至连洛阳刺史张大年,都不知道这洛阳城还能够支撑多久。

    自黄河水决口之后,洛阳境内的很多庄稼都被水淹没,周围的百姓可谓是流离失所,他虽然极力挽救,但以洛阳之力,却还是见效甚微。

    本以为,朝廷的赈灾粮下来之后,还可以有所补救,谁曾想赈灾粮被劫,而且李建成旧党李义余又发动叛乱。

    情况实在比他想象中的要糟糕很多。

    “卢国公和秦小侯爷什么时候能到?”张大年在刺史府来回的走着,整个人显得十分不安。

    “大人,今天下午应该就能到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今天下午程咬金和秦天他们就能到,张大年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,只要他们来了,洛阳城的困局,说不定有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而就在张大年心生希望的时候,一名衙役突然急匆匆的跑了来:“大人,不好了,叛军又来攻城,而且这一次的人数,好像很多,有一万余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叛军又来攻城?”张大年顿时脸色发白,自李义余叛乱以来,叛军便四处攻略城镇,如今他们已经攻下了好几座县城,但是李义余很清楚,县城的防御还是太弱,想要跟李世民都,必须攻下大的城池才行,比如说洛阳城。

    攻下了洛阳城,就有了跟李世民对峙的实力。

    所以,李义余叛乱之后,就曾经派人来攻打过洛阳城,不过张大年在洛阳城组织了一千多名府兵衙役守城,倒是打退了几次叛军。

    不过,那个时候的叛军也就两千人左右,这一次叛军突然一万多人来攻,显然是想直接拿下洛阳城啊。

    不做迟疑,张大年立马带人向城门处赶去。

    夏已经剩了一个尾巴,上午的时候,天气还不是特别的热,不过蝉鸣却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张大年来到城楼上后向下张望,只见护城河外,黑压压的站着一群叛军,这些叛军的服侍不一,大多都是吃不饱饭,最终无奈投入到叛军怀抱的百姓、难民。

    他们的样子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能打仗的,他们也的确没有多少打仗的经验。

    只是,在跟他们接触过几次之后,张大年知道,不能小看这些人,因为他们这些人是在为活命而战,在为食物而战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往往最为可怕,古往今来,那一次的王朝更迭,不都是因为一些人为了吃饱饭而拿起的武器?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