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次日,洛阳城这边下了一场雨。

    雨并不是很大,但却把之前的郁热一扫而光,这可能是今年夏天的最后一场雨了。

    城墙处的血迹被雨水冲的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秦天一早起来后,便直接去了军营。

    军营这里,现如今有五千兵马。

    秦天来了后,便开始挑选聪明凌厉,口齿清晰的人随他一同去温县,这样的人其实并不是很好找。

    毕竟军中的这些人,大部分都是粗汉子,你让他们口齿伶俐,实在有点为难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军营中的人多,要挑出十几个人来,也并非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秦天这边挑好后,便要带他们离开军营,进行一番乔装打扮,不过就在秦天他们这样准备离开的时候。

    旁边那些加入进来的难民中,突然引起了一阵慌乱,紧接着就见一条小蛇从人群中快速的爬了出来,一人眼疾手快,抽刀就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小蛇被刀砍做两截,又跑了一段距离后,才终于卷曲着停止了挣扎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小蛇被杀的时候,人群中,突然有一名难民将士倒在地上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那条蛇有毒,他被蛇咬了,怎么办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人群之中有些慌乱,那个在地上抽搐的人面色痛苦,不停的嗷嗷叫着。

    秦天看到这一幕,连忙跑了过去:“去抓一只蛤蟆过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天这话,众人都有点懵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什么?抓一只癞蛤蟆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其他人才不敢多做停留,连忙跑去抓癞蛤蟆去了。

    好在,现如今是夏末时节,今天又有雨,癞蛤蟆这种东西,还是很容易找到的。

    很快,有人抓了一只很大的癞蛤蟆,那癞蛤蟆浑身上下都是毒疙瘩,秦天吩咐道:“捣碎了,整只捣碎了,要快。”

    很快有人把癞蛤蟆捣碎了,捣碎之后,那东西看起来十分的恶心。

    “给他在伤口上进行涂抹。”

    有人立马按照秦天说的去做,这样把癞蛤蟆涂抹上后,那个人的疼痛感渐渐减轻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每天三次,直到体内的蛇毒清除干净为止。”

    见那人好了,秦天也没有多做停留,带着人就要离开,不过他刚转身,那些难民将士突然向秦天行礼道:“侯爷对我们真好,我们愿意为侯爷效命。”

    秦天淡笑:“你们不是在为本侯效命,你们是在为大唐效命,你们是大唐子民。”

    当秦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那些难民的脸颊突然有些激动,进而露出红潮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句话,突然让他们有了国家的归属感,和国家的使命感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,其实是一直都流淌在华夏人的血液里的,对于国家的归属感,无论你在什么地方,都会突然的出现这样的感情。

    这是华夏几千年一代又一代传下去的,哪怕你从来没有在华夏生长过,可当你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,还是会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这已经深入到了华夏人的骨髓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刻,这种国家的归属感,让这些难民激动,又兴奋,又自豪。

    他们是大唐百姓,大唐的子民,这便足够了。

    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,秦天已经带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温县离洛阳城大概有两天的距离,相比较下,温县跟洛阳城是没有办法比的,不过与其他周围的县城相比,温县又是繁华的。

    温县如今被温多令掌控,已经成为了叛军一个很重要的根据地。

    不过虽是如此,温县还是会有一两个城门每天打开,毕竟,不让百姓出去,会引起很多问题,而不让人进来,温县的很多生活所需又得不到供应。

    是以,该有的一些贸易往来还是会有的。

    其实商人是无孔不入的,只要能赚钱,哪怕是被叛军占领的地方,他们也愿意来冒险。

    相比较下,因为叛军也需要这些商人,所以商人很少有受到刁难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过,虽是如此,城门处每天进出的人,都会被门卒给盘查,而且盘查的极其仔细。

    一旦发现有问题的人,他们更是二话不说,要么押入大牢,要么就是直接给砍了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一个地方,人命变的如同草芥。

    这天黄昏,初晴的天气让整个温县看起来都静谧了一些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三辆马车拉着一批货来到了温县门前。

    拉货的男子身材适中,年龄大概三十来岁,留着短胡须,他们刚靠近城门,立马就有两个门卒拦住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胡须男子连忙上前,道:“卖酒的,温县最近不是缺酒嘛,我想着来卖酒,肯定能赚钱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两名门卒,男子恭维的很,而那两个门卒听到这话之后,眼神顿时有点放光,因为他们知道,这个卖酒的商人没有说错。

    如今的温县其实很多货物都是短缺的,尤其缺酒,他们这两个门卒,都已经好几天没有喝到酒了,没办法,不是酒太贵,就是没有,买不到。

    如今遇到了运酒的,两人顿时心照不宣的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准进,不准进,回去。”一名门卒脸色大变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胡须男子一看这种情况,就有点犯难,道:“两位官爷,小的我从大老远的地方拉来的,怎么着也让我进去啊,我不能再拉回去不是。”

    胡须男子就只是说着,那两个门卒见他不上道,顿时就凝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滚,我管你从什么地方拉来的,不让进就是不让进。”

    两个门卒就没有见过这么笨的商人,说话越发的不客气起来,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那胡须男子总算是反应过来了,于是连忙从身上掏出了一些铜钱来,道:“两位官爷孝敬,还有,我这车里有两坛好酒,也送给官爷,劳烦官爷通融一下,离开的时候,小人少不得再孝敬两位官爷一些。”

    见这个商人终于开窍了,一名门卒顿时笑了起来:“你早这样,不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胡须商人连连赔笑,接着拿出了两坛好酒给那两个门卒,门卒打开闻了一下,见真是好酒,这才挥手让他们进去。

    三辆马车,浩浩荡荡进了温县,而就在进入温县的那一刹那,胡须男子眼眉微凝,嘴角露出了一丝轻笑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