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好相公 > 章节目录 第474章 龙气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144/195152.html
    夏秋之交的雨下了一夜,次日一早就晴了。

    晴了之后,天气好的不行,不冷不热。

    而就在温多令将军府的上空,更是出现了一道彩虹。

    彩虹很漂亮,顿时引来了不少百姓的指指点点,温多令这边,也是站在府中观看。

    温多令三十几岁的年纪,长的剽悍,肤黑,一双眼睛大如铜铃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他望着那些彩虹,露出了一丝淡笑:“这彩虹漂亮啊。”

    刚说了一句,一名侍卫突然急匆匆跑了来:“将军,门外有几个道士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道士?”温多令有点奇怪,怎么还有道士要见自己,不过今天高兴,他也没仔细想,直接就点了点头:“领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侍卫领命退去,不多时把秦天以及程处默等人领了进来。

    秦天一番化妆,穿着道袍,显得颇有点仙风道骨,程处默等人各自稍微矮一点,看着有点像是小道童。

    几个人这样走来,更不让人觉得怀疑。

    温多令看了一眼秦天,道:“道长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贫道飞白道人,见过温将军。”

    说着,秦天抬头看了一眼温多令,紧接着神色微动,面露惊疑之色,温多令有点奇怪,正要询问,秦天突然扑通一下跪了下去,高声喝道: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秦天突然跪了下去,程处默等人愕然,一愣,但想起昨天秦天的吩咐,他们也不敢迟疑,连忙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温多令越发有点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飞白道长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秦天跪在地上不起,道:“贫道寻龙气而来,想着上应天子之人,比在将军府,进来之后,见了将军,方知正是将军此人,贫道有眼无珠,差点冒犯圣体啊,还请圣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秦天此时已经把温多令当成了天子,温多令这个时候,才终于明白怎么回事,而明白之后,温多令的心里突然生出一股野心来。

    天子啊,谁不想当天子,当了天子,这天下都是你的,财产,美女,想要什么就有什么。

    温多令作为一方恶霸,还是很想拥有这样的权力的,这样他才可以为所欲为嘛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内心极其的膨胀,但温多令现在到底还只是李义余的副将,所以不敢表现太过,而且,还神色凝重,怒视秦天道:“好你个道人,竟然敢胡说八道,信不信本将军将你拖出去砍了?”

    温多令愤怒,程处默等人一看这种情况,都有点担心害怕,秦天却是神色如常,平静道:“圣上就是砍了贫道,贫道也是要说的,圣上身上带有龙气,不出半年,必登九五之尊啊。”

    温多令不言,只是看着秦天,秦天浅笑,又继续说道:“昔年刘邦,不过一小小亭长出身,最后却建立了大汉王朝,圣上早年命途多舛,可是却总能够逢凶化吉,如今镇守温县,掌控万余兵马,这皆因有龙气之故,上天眷恋啊。”

    秦天侃侃而谈,温多令听着听着,嘴角就露出了淡笑,等秦天说完,他的怒气已消,只是喝道:“好了,此事本将军已然知晓,你以后不必多言,更不可在人前喊我圣上。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放心,贫道明白,不过贫道也知道,半年之后,所有人都会这样喊的。”

    温多令哈哈一笑,接着拉着秦天又聊了一些其他事情,秦天对于命里似乎了解的很多,就是跟温多令一阵乱侃,说的温多令心里十分高兴和舒坦,真就以为自己是真命天子了。

    这样说完,温多令兴奋非常,立马就把秦天留在了府上,并且让秦天成为了自己的幕僚。

    而就在秦天住进将军府这天,一名太子突然急匆匆来报:“将军,洛阳那边有异动,程咬金正带着三千兵马,向我温县赶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程咬金带着三千兵马向自己这边赶来,温多令微微蹙眉,他也没去招惹程咬金啊,程咬金不去攻打应县的陈不知,怎么反倒先对自己下起手来?

    温多令不解,但并不担心,程咬金三千兵马就想攻下温县,也太过异想天开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旁边的秦天突然说道:“将军,这正是上天送给您的一场造化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温多令不解,道:“飞白道长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将军,程咬金三千兵马,来攻打温县,就是送死啊,而这程咬金名满大唐已久,若是能够杀了程咬金,将军此一战也必定响彻整个大唐,那时,四方豪杰,必定涌来投靠,将军势力庞大,要登上帝位,也就越发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这样说着,温多令越听越觉得有道理,而且越听越觉得自己就是真命天子下凡,心中高兴,道:“好,好,这一战,本将军要打出威风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,秦天又道:“将军的确要打出威风来,不过以贫道之见,不妨向应县的陈不知送去一封信,要他倒是在城外掠阵。”

    听到要陈不知前来掠阵,温多令眉头微蹙,道:“既然要打出本将军的威风,又何须让陈不知前来抢风头?”

    同为李义余的副将,温多令跟陈不知是有一点不对付的,所以听到秦天要陈不知来,他有点不喜。

    但此时秦天却也不急,道:“将军请听贫道一言,之所以让陈不知前来掠阵,有两个考虑,其一,唐军彪悍,既然三千兵马便敢来,想必是有完全准备的,我们不可不妨啊,有陈不知的兵马在,更为保险,而且,我们若是这边跟程咬金作战,那边陈不知怕就要领兵再攻打洛阳了,若是他把洛阳城给攻下来,那您说这功劳那个大,那个小,到时天下英豪怕是投靠他的多了吧,但他若抽兵来温县,势必没有兵马去攻打洛阳城。”

    秦天这样一番解释,温多令倒是神色微动,觉得有理,他跟陈不知不对付,洛阳城若是被他给攻下来了,那还得了,自己就是杀了程咬金,也没他名气大啊。

    一番思虑后,温多令点点头:“飞白道长所言极是,来人,修书一封,让陈不知派兵,前来支援温县。”

    吩咐下去后,立马有探子拿着书信,出了温县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