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好相公 > 章节目录 第489章 反扑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144/204751.html
    夜已过半。

    唐军大营这边,厮杀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李义余觉得自己好不容易逮住了一个机会,不杀程咬金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只是,虽然叛军占据了有利的优势,但唐军这边,却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。

    特别是程咬金旁边,竟然有胡十八这样的高手保护,几拨叛军冲过去后,都被胡十八的大刀给砍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的时候,李义余有点吃惊,他以为胡十八跟着秦天去了枫林晚,可怎么都没有想到胡十八竟然留在了军营。

    很奇怪,但这个时候,李义余还没有生出多少疑心来,他只是好奇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李义余再次派兵冲向程咬金的时候,大唐军营外面,突然传来阵阵马蹄声响,紧接着,一支唐军就出现在外围,将他们给团团包围了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支足足有五千兵马的唐军,而他们出现之后,根本不做迟疑,立马就向叛军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本来,叛军占据优势,但也只是比程咬金的唐军强上一点而已,如今唐军又多五千兵马,瞬间就把局势给扭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唐军杀的疯狂,叛军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本来很狂的李义余看到这种情况之后,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唐军不是在枫林晚设伏吗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”

    李义余凝眉:“难道从一开始,这都是秦天的局?可这怎么可能,他怎么可能把王爷也给算计进去?”

    不安,不安,李义余在感受到不安之后,便再没有勇气继续拼杀下去。

    “突围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李义余的叛军保护这他向外突围而去,只不过,在唐军的层层包围下,他们想要突围出去,可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。

    杀戮,杀戮……

    唐军的大刀不停的杀着,胡十八左右冲杀,所到之处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程咬金见调出去的兵马终于回来了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给我杀……”

    唐军奋勇,一个接着一个的叛军给砍杀当下,叛军惊恐,越发逃的厉害。

    血腥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,黎明之前,天色越发显得黑暗,唐军大营突然起了雾气。

    雾气很浓,四周有点辨不清方向,唐军的攻杀顿时弱了许多,而就在这个时候,李义余趁着雾气,带着兵马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回城,快回城。”

    李义余回到了孟州城,这个时候,黎明来临,但雾气却仍旧很浓。

    回到府邸的李义余手臂上受了上,浑身上下都是血,有他的,也有其他人的,他坐在椅子上,整个人显得气愤,气愤的想要疯狂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路三千急匆匆的跑了来,他已经得知了晚上的情况,他也没有想到,李洛送来的消息,竟然也不过是秦天圈套里的一个环节。

    “将军,连王爷都被秦天给骗了,只怕秦天已经知道我们跟翼王殿下勾结的事情了。”路三千的神色不是很好,如果秦天知道了他们和李洛的事情,那岂不是把他们的王爷也给牵扯了进来?

    情况怕是有点不妙。

    李义余正恼怒,心里对李洛也有点不喜,若非李洛的那封信,他何至于又中了秦天的圈套?

    昨天晚上,他折损严重,现在只剩下了四千兵马。

    这四千兵马,那还能够守得住孟州城。

    不过,李义余虽然气愤,却也还没有失去理智,这个时候,正是需要李洛帮忙的时候,所以暂时也得罪不得他。

    “路先生,如今这种情况,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路三千眉头凝着,一时半会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道:“如今只能坚守城池,静观其变了,看看王爷的安排吧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枫林晚。

    深秋的枫林晚很美,枫叶很红,本来应该一片萧杀的枫林晚,此时却很平静。

    平静的枫林晚更美。

    秦天坐在马车上,望着四周的枫林,笑道:“停车坐看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,好景,好景啊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天就又忍不住欣赏起来。

    自然之景,有时候真是美的造化天工啊。

    秦五就在秦天旁边,听到秦天这话之后,撇了撇嘴,道:“天哥,卢国公在军营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呢,您竟然还有心情吟诗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秦天苦笑:“你啊,不懂诗词,那明白这枫林晚的意境。”

    秦天从马车上飞身而下,紧接着又是一番欣赏,这样欣赏的差不多后,秦天才笑了笑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马车调转马头,向孟州城方向赶,枫林晚这里,没有唐军,也没有翼王李洛的兵马。

    “天哥,李洛竟然没有派兵前来啊。”回去的途中,秦五说道,秦天点点头:“似他这样的人,又怎么会来,现在的他只怕还想着李义余杀了卢国公呢,殊不知,我们早在军营就设下了陷阱,这枫林晚,才是最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秦五呵呵一笑:“天哥,你怎么知道李洛跟李义余有勾结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李义余作为李建成旧党,早已经逃的如同丧家之犬,可之前朝廷的人却一直没有找到他,这很奇怪,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暗中收留了他,李义余在孟州起兵,那么收留他的人必定离孟州很近。”

    秦五点点头,但仍旧不理解为何一定是李洛。

    “李义余起兵之后,粮草兵马什么的竟然都很充足,显然是有人在资助他,不然不可能这个样子,当然,这个时候,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,直到那天早上攻城,孟州城上突然多出来的五千兵马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秦天浅浅一笑:“孟州城突然多出五千兵马,这是很反常的,若说我们之前就没有打听出来李义余有所隐藏,那不可能,叛军正是拼杀的时候,不可能还隐藏着五千兵马,那么唯一的可能,就是有人借兵给他,而在几天时间里,可以让五千兵马快速的来到孟州城,除了翼王李洛,还会有什么人呢?”

    孟州城,手下有五千兵马的藩王有两三个,但能够悄无声息把五千兵马送到孟州城的,只有北边的翼王李洛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