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京城,长安。

    秋已快尽,长安的天气冷的出奇。

    这天下了早朝,高士廉刚回到府上,就有下人急匆匆跑了来:“老爷,翼王李洛派了个信使来,说要给老爷您一封信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洛给自己送信,高士廉有点吃惊,他虽然跟李洛认识,关系也还算可以,但却已经许久不曾联系。

    李洛突然送信,实在怪哉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觉得奇怪,高士廉还是命下人把那个信使带了来。

    李洛的信使来了之后,将一封信递给了高士廉,道:“高大人,我家王爷说了,这封信您看过之后,一定会很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话,高士廉只是露出了一点轻笑,信还没看,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他将信打开,看过之后,神色微惊,紧接着问那信使道:“这信上所说,可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蹙眉,道:“翼王为何要告诉我这些,他好像跟秦天没有什么仇怨吧?”

    信使道:“两个原因,一,我家王爷跟高大人关系不错,知道您跟秦天有过节,所以特别送这个消息来让高大人报仇,二嘛,自然是我家王爷的一点私心,秦天向我家王爷借兵的时候,态度不是很好,完全没把我家王爷放在眼里,王爷气愤不过,想教训一下他。”

    信使的话条理清晰,高士廉听完这才终于舒展了眉头,紧接着说道:“好,我已经知道了,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知高大人决定怎么做,我好回去回禀王爷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凝眉,脸色有点差,道:“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需要告诉一个信使自己会怎么做,信使见此,心知自己刚才有点逾越,于是不敢多言,连忙躬身退去。

    李洛的信使离开之后,高士廉在屋内来回踱步,这样片刻之后,他便将那封信给烧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很快有人出现在了高士廉跟前:“老爷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找人在长安传播一个消息,就说秦天杀降……”

    高士廉把信上的内容跟下人说了一下,下人听完之后,不做迟疑,立马退了去。

    而在这天黄昏的时候,秦天把投降的李义余给杀了的消息,就在京城传开了。

    秦侯府。

    卢花娘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神色顿时就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个样子,李义余已经投降,相公还杀他做什么,就算李义余有罪,杀不杀,也应该是交给圣上定夺啊?”

    卢花娘有点紧张,唐蓉却是不以为意,道:“不就一个李义余嘛,他反叛朝廷,杀了他,相公这是立功啊,怎么看你这么紧张?”

    卢花娘苦笑,自己作为世家女,对于朝廷的一些法度自然是了解的,唐蓉只是一个小官吏的女儿,那知道这些。

    “朝廷有规定的,杀降是大罪,李义余如果不投降,杀了他没关系,可若是投降了,就杀不得啊,相公只怕要受惩罚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,灭了叛军,不仅不给奖赏,还要惩罚,有没有天理了?”

    秦侯府有点乱,与此同时,九公主府,九公主也得知了秦天杀降的事情。

    黄昏的天气有些暗沉,仿佛又要下雨,初冬已见端倪。

    九公主望着远处的天空,突然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咋就不让人省心呢!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夜里真的下了一场雨,第二天上早朝的时候都不见停。

    雨哗啦啦的下着,让整个宫殿都有些清冷。

    站在大殿上的官员缩着脖子,想着冬天竟然就这样来了,回去恐怕要把棉衣给拿出来穿上才行。

    李世民与群臣在大殿上商量事情,只是说话的人不多,整个大殿都显得有些空旷冷清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这些朝廷大事说的差不多的时候,魏征突然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臣有本奏。”

    看到魏征站了出来,李世民就微微蹙眉,现如今他已经很害怕魏征站出来了,只要魏征站出来,准没好事,不是说自己的不是,就是说朝堂上其他人的不是,这让他很难办。

    可言官之路,不可堵啊。

    “魏爱卿有何事要奏?”

    “圣上,昨天臣听闻秦天灭了叛军,只是他却把投降的李义余给杀了,若此事是真的,恐怕对我大唐影响不好,是以,臣要弹劾秦天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朝中不少人都愣了一下,但秦叔宝、尉迟恭等人却是微微蹙眉,紧接着他们就有一种救了白眼狼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初他魏征能活命,还不是靠着秦天的计谋,不然他以为自己能站在朝廷上,对人评头论足吗?

    想抽他,秦叔宝都想抽他,竟然弹劾自己的义子。

    不过,在这朝堂上,秦叔宝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而就在魏征站出来之后,高士廉也站了出来:“圣上,秦天竟然杀降,这可是大罪啊,臣请圣上明鉴,不可荒废了制度,不然以后这种事情,还会继续发生的。”

    魏征只是说了一下,但高士廉的话就显得恶毒了许多,杀降这事若是不处罚,其他人恐怕会效仿,如此,不处罚秦天就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他这是在逼李世民对秦天动手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李世民,也是眉头微凝起来,那李义余作为李建成旧党,他还是想要拉拢一下,显示自己的仁慈的,而且程咬金离开的时候,他专门叮嘱过程咬金,只要李义余愿意投降,就可以饶了李义余性命。

    可他都专门叮嘱了,秦天竟然还把李义余给杀了,他有没有把自己这个天子放在眼里?

    愤怒,生气,生的不是杀降的气,而是秦天擅自做主,不把他的话当命令的气,这怎么能行?

    不过,就在这个时候,李绩站了出来,道:“圣上,此事也不过是民间的一些传言,具体情况是什么还不清楚,是以,臣以为不可妄下断论,还是要调查清楚的好,也许根本就没有这回事,也许杀李义余是有其他原因,切不可人云亦云。”

    李绩站出来后,尉迟恭等人也都纷纷站了出来,提秦天说话,他们跟秦天的关系不错,怎么能看着秦天被高士廉这样陷害?

    而这样说的时候,他们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魏征。

    魏征很委屈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