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好相公 > 章节目录 第495章 天花
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时间就这样过着。

    腊月中旬的时候,程咬金和秦天他们才终于把灾区的一应事情给处理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相对来说,灾区的事情并不难解决,只要让那些百姓能够吃饱饭,有地方住,把黄河的口子给堵住就行了。

    当然,黄河口子这事,之前就有朝廷的专门人员去负责了,秦天他们并不需要将精力放在那上面,他们主要就是安置叛军难民。

    这样解决之后,他们也没有多做停留,便直接向京城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离新年越来越近,这天,大军正赶着的时候,天空中突然飘起了雪花。

    雪花纷纷扬扬,很大,仿佛要把整个天地都给覆盖住。

    大军遇到了这么一场大雪,前行不得,只能找了一处地方,安营扎寨。

    大军安营之后,大雪还在下着,尉迟宝琳、秦怀玉到底年纪不是很大,对于雪的热情不是其他人能比的。

    所以安定之后,几个人便分成了两股阵营,在雪地上打起雪仗来。

    雪球在空中翻飞,怕的一下打在了程处默的脸门上。

    嬉笑声,吵闹声不绝。

    秦天坐在打仗之中烤火,听着外面那些孩子的嬉闹,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,他们这些孩子啊,仿佛永远都是无忧无虑的。

    他们好像从来没有想过,这场大雪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后果。

    “唉,本来还想着新年之前能赶回京城,如今下了这么一场雪,恐怕要耽搁我们几天时间,回到京城,就是新年了。”

    火堆旁,程咬金突然有些愁绪,他还是个很念家的人,想着回去之后,能跟家人过个新年,可现在看来,不太可能了。

    这样说了一句之后,程咬金端起一碗醉美人就喝了起来,醉美人已经温好,喝了之后,让人觉得浑身都是暖暖的。

    秦天坐在旁边,也不由得想起了家里的两个夫人,今年不能跟她们在一起过年,不知道她们会不会失落。

    风雪还在呼呼的刮着,军营很快就成了一片银白,几个孩子打雪仗似乎打厌烦了,此时正在堆雪人,而且还要比一下看谁堆的像。

    外面的欢声笑语,仍旧不时传来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过着。

    而就在离新年越来越近的时候,长安城,也是下了一场大雪。

    这场大雪,在腊月二十七的时候才终于停下来。

    大雪停了之后,东西两市也就渐渐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黄昏将尽的时候,一名大概五十来岁的男子从西市离开,准备出城。

    他叫张一,村里的人都叫他老张头,他们村自从蔬菜大棚兴起之后,几乎每年都种植青菜,冬天的时候把青菜拉到长安城贩卖,也让他们的日子好过了不少。

    大雪初晴,长安的百姓都走了出来,所以今天的生意出奇的好,中午的时候,老张头就把拉来的一车青菜给卖完了。

    过年的时候,不管是达官显贵,还是普通百姓,其实都是很舍得花钱的,所以虽然清楚比平时要贵,他们也还都愿意买一些来吃。

    一年就这么一次,不吃实在对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青菜就卖完了,但老张头并没有急着回去,而是在西市逛了一下,想给自己的两个孙儿买一些吃食和玩具。

    自己的两个儿子,一个打仗去了,另外一个在家务农,平时也会去找一些零活干,所以对于两个孩子的照顾很少,因此,两个孙儿就落到了老张头他们夫妻两人身上了。

    两个孙儿才不过五六岁,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所以过年的肉肯定不能少,权贵想吃青菜,而他们却只能在过年的时候,才可以多吃一些肉。

    孩子贪玩,一些小玩具也不能给忘了。

    老张头在西市逛了半天,以至于回去的时候,车上仍旧装的满满的,今天卖青菜的钱,几乎花光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可不心疼,为了自己的两个孙儿,这算什么?

    这日子是越来越好过了,那就随便糟呗。

    出了长安城,老张头的速度就慢了下来,因为很多地方的雪还没有少,好在路上也有不少行人,这一路倒也不缺伴。

    可就在老张头这么拉着一车东西往家赶的时候,脚下突然打滑,整个人都翻到在了地上,旁边的几个行人见此,连忙将他给搀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老张头虽然被扶了起来,整个人却突然觉得浑身无力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那个村的,要不要给你的家人说一下,让他们来接你?”

    行人热情的询问,老张头却越发觉得脑袋昏沉起来,忍不住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用……孩子忙……”

    老张头继续走着,众人也没有在意,可就在老张头拉着自己的车走了没多远的时候,却是突然再次倒在了雪地上,这一次,他浑身无力,却是连站都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寒风呼呼的刮着,行人把老张头送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馆。

    医馆不是很大,大夫的医术却是附近闻名的,当这名大夫看到老张头的病情之后,眉头顿时就凝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应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大夫自言自语的说着,他旁边的徒弟听到之后,有点好奇:“师父,什么不会啊?”

    “别多问,那个病人,你们都不要靠近,让为师去照顾。”

    他有点担心,从老张头的病情上来看,那像是医书上记载的天花,这种病一百多年前曾经出现过一次,但是却无药可解,最后死了很多的人,那些人的尸体烧了半个月,才终于给烧干净。

    天花,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灾难,一种比天灾还要让人束手无策的灾难,除了等死,几乎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大夫怀疑老张头得了天花,可他的心里又希望这不是,千万不要是,不然,整个大唐就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天花若是肆虐开来,比一场战争死的人都多,隋末之乱,华夏的人口本来就很少了,要是再因为天花少一些的话,那华夏的人口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,一场天花,会让刚刚立国没多久的大唐,生出不少变数来啊。

    大夫开始为老张头医治,只是不管他如何的医治,都没能让老张头的病情好转,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老张头的身上开始出现溃烂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