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好相公 > 章节目录 第499章 神医孙思邈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144/207889.html
    寒风还在呼啸。

    皇宫前面的百姓已经不再闹了,如今连李渊都这么说了,他们还闹什么?

    复辟?

    没有人复辟,他们闹有什么用?

    虽然天花的恐惧还在,但他们却也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来让这种恐惧减少一些。

    李世民站了出来,正要开口,远处突然飞奔来一辆马车,马车急奔着跑了来,最终停在了那些闹事百姓前面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见孙思邈从马车里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孙思邈终于回来了,李世民心头猛然一震,紧接着就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孙神医,这长安天花,怕还要劳烦你。”李世民喊了一声,孙思邈站在城下,神色凝重,却还是拱手道:“请圣上方向,医者仁心,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的为那些患者医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孙思邈又对那些百姓道:“大家担心被天花传染,这很正常,不过却也不能因此而乱了方寸,大家这些天,尽量不要大面积的聚集,这样若一人携带了天花,其他人都会很容易传染,能不出门,也尽量不要出门,我孙思邈既然来了,就必能治好天花。”

    孙思邈的话仿佛是有力量的,他这么说完之后,一众百姓顿时相互张望,紧接着就跟彼此拉开了距离,生怕对方身上携带着天花。

    更有人,直接就离开跑回了家。

    自己家里没有天花,才是最安全的啊。

    “孙神医能治好天花?”一人好奇的询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有我师父治不好的病吗?”一名白衣女子从马车里走了下来,她很漂亮,很惊艳,整个人也素雅的很,让人觉得仿若仙子,只能远观,不可亵渎。

    她正是孙思邈的弟子,扁素问。

    与前两年相比,已经十五六岁的扁素问已经长开了,而且长的落落大方,美的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她这么站出来说了一句之后,立马就有百姓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“是啊,孙神医医术很厉害的,他肯定能治好天花,我们回家等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回家,回家,以后见到天花病人,将他带到死人巷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这样嘀嘀咕咕说了几句之后,就各自散开离去了,黄昏已尽,皇宫门前的天色已经暗淡极了,本来热闹的皇宫门前,在这个时候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孙思邈和扁素问进了皇宫,李世民从城楼上下来,连忙问道:“孙神医,这天花之病,你可真的能够医治?”

    此时的李世民心中充满了希冀。

    刚才十分镇定,而且十分肯定的孙思邈却是眉头微蹙,面露犹豫之色,道:“圣上,天花之病,无人可治,如今我所能做的,也只能尽量控制天花的蔓延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李世民神色顿时焦虑起来,孙思邈这边,继续说道:“不过圣上也不用太过担心,我相信这个世上,没有什么病是不能治,不可治的,既然能生病,就肯定有治病的办法,天花之病,我也只是在医书的记载上看过,暂时还没有接触,等我看到病人之后,再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华夏人一直都坚信人定胜天,昔年神农尝百草,不也正是因为此,所以才将医术给发扬开来?

    只要人在,只要不放弃,就一定能够想到治疗天花的办法。

    孙思邈有这样的决心,李世民听到这话,多少松了一口气,道:“大唐安危,如今系于孙神医一身,还望孙神医竭尽所能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放心,臣不可多待,现在就要去一趟死人巷。”

    时间不等人,孙思邈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,李世民自然也清楚这点,所以也没做挽留,连忙就让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黄昏已尽,天色暗淡。

    长安城渐渐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王府,一名探子急匆匆的跑了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那些百姓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了?”李元景觉得有点奇怪,在天花的威胁下,这些百姓应该十分的恐惧才对,恐惧可以让人疯狂,让人忘记一切以前害怕的东西啊。

    他们在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之前,怎么可能离开?

    而且,那些人中,还有他的一些人在,那些人完全可以调动百姓的情绪,自己的计划怎么可能失败?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太上皇出面了,他不同意复辟,再有就是,孙思邈回来了,百姓信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李元景凝眉,探子以为李元景震惊孙思邈回来的这么快,连忙说道:“孙思邈回来的刚刚好。”

    李元景摇摇头,他并不震惊孙思邈回来的这么快,他震惊的是他的父皇李渊,怎么可能帮李世民说话?

    李世民可是逼他退位,抢了他皇位的人啊,自己的父皇难道不生气吗,竟然帮李世民说话?

    那一刻,李元景就像是一个被父母嫌弃的孩子一样觉得难受,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自己这么好,却得不到喜爱,李世民那么差,却还能够得到父母的原谅,这天底下还有没有道理了?

    愤恨,愤恨。

    李元景紧紧的握着拳头,那种不甘和委屈,让他想要发狂。

    不过,许久之后,他还是慢慢冷静了下来,冷静下来的李元景又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也许,自己的父皇的确很疼爱李世民这个儿子,哪怕李世民做了很多对不起他的事情,他也仍旧能够选择原谅他。

    但他们以为这样在百姓面前演一出戏,就能够解决天花给百姓造成的恐惧吗?

    他知道,天花的病无药可治,孙思邈怕也不知道怎么治,那时,只要天花继续肆虐,百姓就会再次变的疯狂。

    天花,是李世民面前不可逾越的一座大山,而这座大山会不停的加重,直到将李世民压垮。

    新年未尽,风还在呼呼的刮着,冷的出奇。

    这是唯一一个让百姓感觉不到丝毫快乐的新年。

    李元景望着夜空中的寒星,又露出了一丝淡笑,贞观元年,注定是一个让李世民寝食难安的一年。

    也许,李世民的贞观生涯,就只有这么一年。

    “吩咐下去,继续在长安城中,散布言论,一定要让百姓再次感到恐慌,让他们闹事,闹的越大越好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