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晚风拂来的时候,灵州城外的战事终于结束。

    突厥兵马大败,如今已经灰溜溜的逃了回去。

    唐军虽胜,但却付出了惨痛代价。

    李靖望着堆积如山的尸体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作为将士,当用生命,来换国家之安危,百姓之稳定。

    如此,当死得其所。

    这是作为一名军人的宿命。

    当兵,就要有马革裹尸的准备。

    李靖转身赶回灵州城,命人将这一战的消息传递到长安去,与此同时,则静等将士统计的结果。

    夜幕来临,灵州的血腥味不善。

    军中大帐,一名官员走来,将今天这一战的情况给汇报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军伤亡一万多人,突厥两万多人,如今突厥所剩兵马不到五万,折损严重,我军也不轻……”

    李靖听着,听完之后点点头:“突厥一战,已经折损一般,突厥的人数本来就少,他们折损不起,所以势必心疼,那颉利可汗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怕要重新考虑了。”

    “元帅说的极是,那接下来,我军该如何,可否还要继续厮杀?”

    李靖思虑片刻,接着摇摇头:“不,命令将士,镇守灵州城,今天一场大捷,已经达到了目的,我们不宜再与突厥硬拼。”

    硬拼,突厥虽然死的不少,他们也会不少,如今最好的办法,还是继续守城。

    那名官员领命之后,退去。

    夜越来越深,风不知何时停了,风听的时候,李靖突然听到了蝉鸣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泾州城。

    突厥大营。

    颉利可汗的脸色隐隐有些发青,小小的泾州,他以为三两天就能够攻下来的,不曾想如今已经一连攻了五六天,却丝毫没有要攻破泾州的意思。

    唐军守城很厉害,而他们又不是很善于攻城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很不妙。

    颉利可汗在大帐中来来回回的走着,一众部落首领都有点紧张,梁国的梁师都以及后隋的杨政道见颉利可汗这个样子,也都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本来,他们以为突厥兵马强悍,跟着来势必势如破竹,很快攻打到大唐的长安城啊,没想到如今大家竟然被一个小小的泾州城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对于突厥的敬畏突然降低了很多,不过,他们到底依附于突厥,所以此时面对这种情况,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可汗陛下,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啊,我们的粮草不多,坚持不了多久,要我说,明天拼一把,一定要把泾州城给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一名部落首领大声嚷嚷着,只是他刚说完,另外一名部落首领顿时就呵呵笑了起来:“说的轻巧,拼一把攻下泾州城,也并非不可能,但你知道那个时候的伤亡有多大吗?不要忘记,我们攻下了泾州城后,可还有不少关卡要过,还要攻打长安城,这些你考虑过吗,在这里折损太多,于我们并不利。”

    两个部落首领眼看就要吵起来,颉利可汗眉头微凝,道:“好了,在泾州城这边,浪费太多时间,的确对我们不利,我们的目标是长安城,只要攻下了长安城,泾州这边,不攻自破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汗陛下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,动军离开,直逼长安城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杨政道神色微动,长安,那可是以前他们隋朝的都城啊,不过心里虽然有些激动,他却很快恢复平静,道:“若是离开泾州去长安,只怕泾州的兵马会从后面袭击,到时我们腹背受敌,可不妙。”

    颉利可汗点点头,紧接着吩咐道:“执失思力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一员大将站了出来:“可汗陛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带领七千兵马,在此牵制唐军,脱泾州城的唐军离开,你们便攻城。”

    执失思力乃是突厥少有的厉害猛将,有万夫不当之勇,颉利可汗觉得,将他留在这里牵制唐军,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执失思力听完之后,神色微动,但并没有反对,立马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样吩咐之后,突厥军营便开始为明天的绕道做起准备来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天亮。

    泾州城中。

    最近几天,突厥兵马攻的猛烈,让尉迟恭身心疲惫。

    这也是将士们万众一心,才击退了突厥一次又一次的进攻。

    但凡这口气泄了,他们都不一定能够取到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如今的尉迟恭,如一根弦紧绷着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崩溃。

    城楼上的风呼呼的吹着,隐隐已经有了热意。

    往年这个时候,尉迟恭已经在府上开始喝啤酒了,每天必定两大坛,可现在,他却毫无兴趣。

    阳光已经越来越高,天也越来越热,但今天的突厥兵马并没有太过着急攻城,这让尉迟恭先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即可隐隐又觉得有些不妙。

    突厥十万兵马直入大唐,不可能浪费太多时间的,毕竟孤军深入嘛,如果不能够快速攻下大唐,他们越是耗费的时间长,就越对他们不利。

    “突厥那边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尉迟恭询问,不多时,一名探子急匆匆来报:“将军,大事不妙,突厥兵马绕道,直奔长安而去,放弃了攻打泾州城,不过却又留下了七千兵马,用来牵制我们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尉迟恭顿时凝眉,暗道不好。

    一般打仗,很少有人说饶过城池去打立马的城池,这样的话就更加是孤军深入,前后都有敌人,对他们十分不利,而且后面的城池若是截断了他们的路,他们连供给都供应不上。

    但凡打仗,都不会这样,都是一个城池一个城池的攻,把后方的威胁给清楚干净。

    可颉利可汗竟然因为着急,把泾州城给饶了过去。

    饶过了泾州城,突厥想把大唐怎么样,就不好说了,但他们若是真的打到了长安城,那简直就是在打大唐的脸啊,而且也会让大唐的百姓受到重创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对双方都不是很有利的打发。

    繁荣的长安城,很可能因此一蹶不振,需要多年才能够恢复到现在的情况。

    尉迟恭着急,立马派人去传信,可自己这边,又不能离开,突厥留了七千兵马在此,自己若是离开,他们立马就要攻打泾州城了。

    泾州城,也丢失不得啊,他还要等机会前后夹击颉利可汗的兵马呢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