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田一更这边吩咐林无为去安市城援助的时候,新罗国国王崔仙之也已经得知了新罗国战败的消息。

    不过,得知这个消息后,崔仙之并没有紧张,相反他还很兴奋。

    唐军取胜了,那田一更的势力就被削弱了啊,这样,他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,就更加的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国王陛下,我们要不要与唐军接触一下,跟他们提前把关系打好,这样可避免唐军真的灭我新罗国啊。”

    在崔仙之兴奋着的时候,旁边的金江就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想利用大唐击败田一更,但真没有灭掉新罗国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金江看来,现在提前与唐军接触一下,只要他们割让一些好处给大唐,那么就可以让大唐击败田一更的同时,又不会真的灭了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,崔仙之却摇摇头:“不急,现如今大唐打了胜仗,正得意呢,我们这个时候跟他们谈,你觉得他们会听吗?等大唐受到了挫折之后我们再去,那个时候他才会重视我们。”

    作为帝王,崔仙之的谋略和心术自然不是其他人能够比的,就算金江也是不能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在这个时候与唐军提条件,只会受到侮辱,只有唐军受挫之后,唐军才会同意他们的一些条件。

    金江眼眸微动,随即说道:“陛下说的极是,只是,万一唐军势如破竹,攻下了安市城怎么办,那个时候,再提条件,恐怕就晚了吧?”

    崔仙之摇摇头:“你也太小看田一更了,他有三十万兵马,手下的奇人异士也不少,唐军想要攻下安市城,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可能,要知道,只要他们据城以守,唐军想破城,难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金江已经全部明白过来了,而他明白之后,嘴角就露出了一丝浅笑。

    在他发现他们的这个国王陛下不简单之后,他就觉得自己应该藏拙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把田原战败的消息传出去,我要让所有新罗国的百姓都知道,田家这一战,败了,我要让他们失去百姓的民心。”

    若是田家失去了民心,田一更想要夺取国王之位,恐怕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对田家的影响不会很大,但他崔仙之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以摧毁田家机会的。

    也许这次不行,但下一次,下下一次呢?

    当这些对田家不利的因素越来越多,田家肯定是会跨的。

    金江听到之后,连忙领命,而后才终于退去。

    金江离开了,崔仙之呆在御书房,突然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,虽然算计的很好,但他的心里却是隐隐有些不安的,就算他能够掌权,可这付出的代价,只怕也不小吧?

    但他随之又眼神一凝,因为他知道,他已经别无选择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虎龙山离安市城只有两天的距离。

    宋忠很快就赶到了龙虎山。

    龙虎山十分巍峨,在这夏末之交,仍旧可见一片又一片的翠绿。

    宋忠几经询问,才终于得知郑袁子的住处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建设在半山腰的庄园,庄园很大,隐匿在山中,仿若世外桃源一般。

    宋忠看到这个庄园的时候,不由得咂舌。

    本来,他以为郑袁子是个隐匿的高人,过的日子可能比较随意平淡,可是看到这么一个庄园之后,他才觉得自己错了,而且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一个在半山腰建造这么一个庄园的人,肯定是一个特别会享受的人,说他是个隐匿高人,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不过,得知郑袁子并非什么隐匿高人后,宋忠反而更有自信了,因为越是这样的人,就越好请啊,因为这样的人有需求,一个人有了需求,只要满足他的需求,用利益引诱就行了。

    来到庄园前面,宋忠敲门,说明身份之后,他很快就被领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在客厅待了盏茶功夫,郑袁子才终于走过来。

    郑袁子大概四十来岁,长的不算特别魁梧,但却十分的健硕,宋忠见到他后,连忙上前道:“郑庄主好。”

    郑袁子看了一眼宋忠,道:“你是黑白两金刚的朋友?”

    宋忠道:“我们一同在相爷手下做事,平日里关系不错,算是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黑白两金刚跟着田一更这事郑袁子是知道的,而也正是因为他们两个人的这个身份,他才可以在这龙虎山建造庄园。

    微微点头后,郑袁子又问道:“那你今天来我这里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郑袁子这么一问,宋忠突然就嚎啕大哭起来:“我那可怜的两个兄弟啊……”

    宋忠大哭,郑袁子一愣:“哭什么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宋忠道:“庄主啊,您是不知,我新罗国现如今与唐军开战,黑白金刚两位兄弟,出阵与唐军作战,不曾想唐军那般狡诈,把他们两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把他们两个人怎么啦?”这两个徒弟,可以说是他郑袁子的金主,如果他们出事了,以后很多好处只怕就没有他的了吧?

    “把他们两个人……给杀了啊,如今他们两人身首异处,实在是惨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两个徒弟被杀了,郑袁子的眼眸顿时就凝了起来,他倒不怎么伤心,就是突然有点失落,以后要维持庄园这么大的开销,怕是不容易了啊。

    不过,虽是如此,郑袁子还是表现的有点愤怒。

    “唐军还真是欺人太甚啊,竟然连我郑袁子的徒弟都敢杀,可恶,可恶。”

    郑袁子怒不可揭,宋忠这边,又连忙说道:“是啊,唐军实在是太猖狂了,他们还说黑白两金刚功夫不济,师父也是个废物,要是他们的师父敢来,也要他师父性命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宋忠随便的说着,反正就是要激起郑袁子对唐军的怒火,而他这么说完之后,郑袁子果然震怒,而且这一次,是真的发怒,并不是因为徒弟被杀,而是因为被唐军看不起。

    “唐军真的这么说了?”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他们真的这么说了,所以,庄主啊,您可一定要出山,狠狠的教训一下那些唐将才行,免得他们这般猖狂。”

    听到宋忠这话,郑袁子的眼眸微微一动,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