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,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一条,就是要让大唐对他们突厥臣服。

    这样,颉利可汗才有一些成就感。

    至于第五条嘛,则是他们突厥要从大唐带走一些百姓,特别是女人。

    人数大概是一万人。

    他们突厥被大唐杀了那么多百姓,他们极其的需要女人来让他们突厥的血脉延续下去,没有这些女人,他们突厥只怕几年时间都会恢复不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条,他也是不想做出让步的。

    而秦天却拿这两条来决定谈判能不能继续下去。

    他眉头微凝,看了一眼秦天,道:“第一条和第五条,不容更改。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本侯来谈判,就是要保证我大唐天子的尊严,就是要保护我大唐百姓的安全,若是这两条做不到,本侯的谈判将没有任何意义,这谈判也就谈不下去了,我们只好一战。”

    秦天的话有点冷,而且说的坚决,不容有丝毫的更改。

    颉利可汗神色微动,整个军中大帐,气氛顿时萧杀起来。

    铁牛站在秦天旁边,却是随意,只要秦天一声令下,他有把握在盏茶功夫内,将颉利可汗给砸成肉酱。

    当然,杀了颉利可汗,他们两人会被突厥兵马围杀,他们能不能活着离开不好说,这一战也势必会打,对大唐来说虽然胜算更大,但却也有一些不利。

    所以,动不动手,看秦天的。

    秦天并没有着急,颉利可汗自然也清楚谈判谈不下去对他们的不利,所以,他只是冷冷一笑:“既然如此,那本可汗给你时间考虑,你什么时候考虑清楚了,我们再继续谈判。”

    他就不信大唐能等的急,只要大唐等不及了,他的一切条件,大唐还是会答应的,而且他这一战发动了二十万大军,他就不信大唐有这个决心跟他们一战。

    颉利可汗胜券在握,秦天浅笑:“颉利可汗让本侯考虑,这真是可笑,其实真正应该考虑的是你们,这样吧,本侯等着,等到你们考虑清楚之后,愿意跟本侯继续谈判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天转身往外走,一众突厥的部落首领看到这个,都气的够呛,可又不敢说什么,只能任由秦天离开。

    而就在秦天离开之后,一众部落首领顿时就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猖狂,太猖狂了,这秦天以为自己是谁?”

    “可汗陛下,要我说,直接干了这小子算了,我是越看越来气,真想动手啊。”

    “要干他的话,算我一个,他奶奶的,我要劈了他,就没见过这么狂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愤怒,愤怒,这些部落首领都很愤怒,颉利可汗也是气的够呛,秦天竟然让他考虑,明明是他们大唐考虑才对吧?

    “不急,再等等,我就不信大唐能够有这个耐心一直等着,看看李世民的反应,至于秦天,他已经在我军中了,要杀他还不容易?”

    如果最后真的没有谈好,他是绝对不会让秦天活着离开的。

    虽说两国交战,不斩来使,但他们是蛮夷,管这些作什么?

    文明只对文明人有用,他们不是文明人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秦天和铁牛两人又回到了敖包。

    时间慢慢,天色将晚。

    今夜的星星很多,满天的繁星让人心中生出丝丝愉悦来。

    铁牛越发显得无聊起来,还不如让他打仗呢,跟着来,太憋屈了,天无趣了。

    “侯爷,这谈判你看能成吗?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当然能成,只要卢国公除去了泾州的突厥兵马,截断突厥后路,灵州那边再有消息传来,突厥必定着急,那时侯,谈判就会顺利很多。”

    铁牛哦了一声,敖包里有点闷热,两人走了出来,虽然不能到处跑,但敖包周围他们还是可以活动的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本来是不可以出敖包的,但谁让铁牛太过霸气,他们就是出来走走,那些突厥兵马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夜色很好,突厥军营之中,到处都点着火把,破有点灯火通明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众突厥士兵来回的走来走去,进行着巡逻,虽然如今的两国在进行谈判,但他们也不敢有丝毫的松懈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敖包前面吹风,旁边看着他们的几个突厥士兵丝毫不敢懈怠,甚至连兵刃都随时准备着。

    秦天和铁牛两人却是根本没把他们当回事,就这几个人,秦天就能够给解决了,不过谈判嘛,他们暂时还是很安全的。

    夜越来越深了,整个突厥军营渐渐安静了下来,只是这个时候,却隐隐能够听到一些哭泣之声,那是男子的哭泣声。

    在旁边把守秦天的那些突厥士兵听到这个声音之后,他们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种哭声,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能够听到的。

    远离了家乡,来到这里打仗,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去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,家里的人,又过的怎么样?

    说不思念,那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突厥,也是人啊。

    他们也有七情六欲,也有自己的感情。

    秦天看到他们的反应后,多少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而他明白之后,觉得这世上的人和事有时候真是奇怪又奇怪的。

    明明都不想打仗,可又要去打仗,对自己的亲人很好,可又对其他人残忍至极。

    人皆有私心啊,人也皆无情。

    人是个奇怪生物。

    秦天一声叹,紧接着,高声漫唱道:

    白日登山望烽火,黄昏饮马傍交河。

    行人刁斗风沙暗,公主琵琶幽怨多。

    野云万里无城郭,雨雪纷纷连大漠。

    胡雁哀鸣夜夜飞,胡儿眼泪双双落。

    闻道玉门犹被遮,应将性命逐轻车。

    年年战骨埋荒外,空见蒲桃入汉家。

    秦天高歌,而当他把这首诗唱出来的时候,一众突厥士兵神色猛然一动,紧接着,思乡之情越发浓烈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要攻打大唐,可他们就真的一点不想念家乡,就不会落泪吗?

    一首诗歌,顿时引得众多突厥将士泪如雨下,整个军营,厌战的情绪在这一刻突然爆发。

    夜夜夜,蝉鸣仍旧不听,哭泣的声音越发多了起来,篝火不停的晃动着,秦天嘴角微动,暗想这首古从军行,还真是挺有力量的,唱的这些突厥将士个个厌战思乡啊。

    诗歌,一向都是有力量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