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“圣上,兵部事大,但张大人对于兵部的事情似乎并不是很上心,所以臣想推荐英国公来担任兵部尚书,以此,才好强我大唐兵马。”

    秦天这话出口,整个朝廷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望向了张亮,大家脸上带着一丝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因为这件事情,终于跟大家没有关系了,只跟张亮有关系。

    而看到秦天怼完这个怼那个,他们又觉得有好戏要看了,一个人这般不知道收敛,早晚人神共愤。

    张亮眉头微凝,脸颊顿时发红起来。

    他突然感到了危机。

    很显然,秦天并不仅仅想要通过拉拢各部的侍郎来架空他们,甚至想直接把他们给踢出局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过分了。

    但也真的让他们感到了不安。

    秦天话罢,李绩眉头微凝,但紧接着,还是站了出来:“圣上,只要兵部需要微臣,臣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李绩对于担任兵部尚书这件事情,是没有任何意见的。

    张亮越发着急起来,虽然跟李绩同出于瓦岗寨,以前还是李绩的手下,但兵部尚书这个位置,他还真有点舍不得。

    所以,就在李绩说完之后,张亮已经站了出来:“圣上,秦大人纯粹是在胡说,臣为了兵部,可以说是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啊。”

    见张亮站了出来,秦天面露浅笑,因为他知道,张亮真的着急了,着急了就好,着急,他的计划基本上就成了。

    跟各部尚书之间的第一次交锋,他要以胜利收场。

    李世民坐在龙椅上,看到这种情况,有些不解,因为他知道李绩很忙,那有空去管兵部的事情,可他竟然站出来附和了秦天,只怕两人早有预谋。

    想到秦天拜相那天的情况,李世民多少明白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秦爱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圣上,昨天臣去尚书省,但是有几个尚书都不在,而且都请了病假,臣以为兵部事重,还是不可耽误的好,张大人既然生病了,不如让他多歇歇。”

    因为请病假就弹劾人家,有点说不过去,不过李世民已经听出来了,那几个尚书这是要给秦天下马威,他神色微动,紧接着笑道:“原来是这个样子啊,如果真的身体很不适,把位置让出来也无不可。”

    知道了什么回事,李世民肯定是要配合一下秦天的,而李世民这话出口,张亮越发着急起来,急匆匆就又跳了出来,他觉得自己真倒霉,竟然成为了秦天的靶子。

    那么多尚书,为什么只找他的麻烦啊?

    “圣上,昨天臣是真的生病了,不过今天已经好了,臣今天就可以去兵部做事,真的。”

    张亮的额头冒汗,急的想擦又不敢擦,李世民笑了笑,问道:“真的好了?”

    “真的好了,您看臣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嘛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点头:“既然好了,那就算了,要是没好,就继续歇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的时候,张亮忍不住瞪了一眼秦天,这一局,算秦天赢了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尚书,这个时候自然也都清楚该怎么办了,秦天若是用这种办法一个一个的对付他们,他们也招架不了。

    权力啊,谁肯轻易放下?

    放下了权力,那就门庭冷落车马稀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早朝退去的时候,天已经很热了。

    而科举改革的消息,也已经开始在长安城传开。

    那些寒门子弟听到这些之后,都一下子兴奋了许多。

    虽然糊名让他们一些人投行卷也失去了作用,但相对来说,这个对他们还是更有利处的。

    因为,就算是投行卷,除非你有逆天的才华,不然那些考官还是会更偏向世家权贵,但如今糊名,那就一视同仁了,谁的才情好,谁当进士,谁也决定不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个时候才觉得,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些科举知道,是秦侯爷提出来的,圣上立马就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秦侯爷厉害啊,好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秦侯爷简直就是我们的恩人……”

    长安士子,一下子对秦天好感爆棚。

    但与此同时,那些世家却是要恨死秦天了。

    崔府。

    崔桐已然得知了这些消息,而他在知道这些消息之后,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:“可恶,可恶,秦天什么意思,他这是要绝我们这些世家的后路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今年我们崔家要参加考试的人可不少,还有一些依附于我们崔家的那些人,加起来的人数更多,本来我们可以确保他们大多数人都中进士的,如今突然发生了这等事情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每年的科举考试,世家中科举的人数,几乎占总人数的百分之八十了,他们控制着入朝为官的数量,世家很可怕,他们也几乎断绝了其他寒门子弟的出路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李世民对世家不喜,甚至是打压的原因。

    而每年,很多人为了可以中进士,都会向他们投行卷啊,亦或者是拿一些钱财来跟世家拉拢关系,世家虽然入朝为官的多,但每天的花销也很大,所以这也成为了他们敛财的手段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帮那些人考上进士,那他们以后的路会很不好走,损失钱财不说,那些人只怕也要对他们有所诟病了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大问题。

    崔桐听到这些之后,在客厅来来回回的走着,这样走了几步之后,突然停了下来:“今年的科举试题,是圣上亲自出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的确是圣上亲自出,出了之后,就直接封印,连主考官孔颖达都不知道答案。”

    崔桐颔首,道:“宫中不是还有我们的人吗,让他想办法把今年的试题题目偷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偷……偷试题?”

    偷试题可是大罪,不管是谁听到都会很震惊的,崔桐点点头:“不错,只要知道了题目,我们就可以事先把答案、文章给写出来,那个时候,就算糊名又如何,也许得不了冠军,但要中进士,应该没有什么难的吧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崔桐又道:“我们崔家,不能就这样落败,必须崛起,朝中要有我们更多的人才行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