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狄知逊临危受命,秦天甚至把秦五借给了他,毕竟狄知逊无功名在身,若没有人给他撑腰,只怕很多事情都不好调查。

    而这样安排之后,狄知逊就和秦五再次回到了命案现场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客栈仍旧被封锁着,普通人根本不能够自由进入,很多士子书生已经有了怨言,但命案被破,谁也奈何不得。

    再次来到慕容白的房间后,狄知逊查看了一下窗户,那里并没有留下任何的血迹,但是却有一个脚印,脚印很大,一看就知道是男人的脚印。

    凶手可能就是从窗户处逃走的。

    证实了这点之后,狄知逊来找客栈的伙计。

    “在死者被杀之前,都有什么人去过天字号房?”

    天字号房不多,一共就四五间,在客栈二楼的一侧,如果有人进去的话,应该是能够被发现的。

    客栈伙计因为发生命案的事情,被客栈老板给训斥了一顿,现如今很委屈,很不好受,如今被狄知逊这么一个穷书生询问,不由得来了气。

    “来来往往那么多人,我怎么记得。”

    客栈伙计很不给狄知逊脸色,旁边的秦五虽然也看有点不信狄知逊的本事,但此时秦天让他帮狄知逊,他也不好袖手旁观,所以在那个伙计有点不耐烦的时候,秦五突然冷冷道:“你最好老实回答,不然我们不介意把你带到刑部,慢慢审讯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可把那客栈伙计给吓到了,额头顿时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我真的记不起来啊,天气那么热,我真没注意都谁去了天字号房。”

    本来,若是知道去了天字号的那些人的样貌,兴许这个案子还好办一点,结果客栈的伙计根本就没有记住。

    线索有点要断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个时候,刑部的一名员外郎罗甲山走了过来,此人样貌不怎么样,眼睛有点小,看起来颇有点猥琐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侯爷派来的人?”说着,轻声一笑:“真是有意思,嫌疑人也能破案了?”

    对于狄知逊,罗甲山是有点不屑的,狄知逊道:“这个案子一定是我破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看来你要失望了,不怕告诉你,本官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。”

    罗甲山说着的时候,有点得意,秦五这边却是一愣,虽然看不惯罗甲山这个样子,但若是能破案,也能免去他家侯爷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凶手是谁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询问了一下死者的那几个狐朋狗友,在我们的严刑逼供下,他把慕容白的一件丑事说了出来,那就是这个慕容白仗着自己有钱,勾搭了一个妇人,甚至是在强迫的情况下,把那个妇人给睡了,你说,这个妇人的丈夫,会不会因此痛恨慕容白,近而找机会杀了他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罗甲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现在就要带人去那个妇人的家里,你们两人要不要去看看?”

    不等狄知逊作答,罗甲山已经带人离开了客栈,狄知逊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连忙跟着去了,若那个妇人的丈夫真的可疑,这件案子也就算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而以他对慕容白的了解,勾搭妇人这种事情,他的确是做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长安城的妇人,有时候还是很诱人的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罗甲山他们带着人,很快来到了长安城的一条小巷。

    进入小巷之后,把一户人家给包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做完后,一行人才终于冲进去。

    那户人家看起来很穷,整个院落只有两间房屋,进去的时候,一名男子正在换洗衣服,旁边放着一些木头,木头旁边放着一把柴刀。

    而在院长里的一颗树下,依着一名妇人,妇人略有些丰腴,此时穿着薄薄的衣衫,里面的酮体若隐若现,端的诱人。

    妇人样貌也还算不错,眼眉有点勾人,对于自家男人做的事情,她好像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,觉得男人为她洗衣服做饭劈柴,都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罗甲山等人的到来,却是让他们两人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你们是什么人,要做什么?”妇人最先开口询问,而且隐隐还带着一丝暴戾之气,那男子反倒有些畏缩的躲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狄知逊看到这些之后,眉头微凝。

    罗甲山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道:“刑部员外郎罗甲山,京城发生了一件命案,士子慕容白被杀,听闻他曾经欺负过你,可是如此?”

    听到慕容白死了,那躲在后面的男子神色微微一动,似乎有点欣喜,但又极力的在克制,那妇人却是神色一愣,有点意外:“慕容白死了?”

    “看你的样子,似乎不是很高兴啊,怎么,难不成被他欺负之后,你还喜欢上他了?”

    罗甲山看着眼前的妇人,倒突然生出一丝挑逗之意来,他现在似乎有点明白慕容白为何会看上这样一个贫穷的妇人了,她虽贫穷,但身体却不贫穷啊,任何一个男人看了她的身体,只怕都会有一点想法,然后产生一些原始的冲动。

    妇人抬头看了一眼罗甲山,紧接着竟然笑了起来:“什么喜欢不喜欢,不过是丢了一个财主罢了,有他在,我每个月的日子还好过一点,他死了,我以后的日子可就要紧巴巴的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众人都有点大跌眼睛,敢情那慕容白只是这个女人的一个雇主啊,这个女人虽不是风尘女子,却也在坐着风尘女子做的事情啊,而且比那些青楼的风尘女子做的更俗,更直接,他就是用身体在换钱。

    这让罗甲山突然对眼前的女人失去了一些欲望,一个女人若是被人欺负,还可让人觉得楚楚可怜,可他若是拿身体来换取好处,那就让人觉得恶心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个时候,罗甲山也懒得跟妇人多言,而是直接看向了躲在后面的男子,道:“你老婆跟慕容白做出那种事情来,你一定很气愤,很生气吧,现在慕容白死了,你可以开心一下。”

    套路,狄知逊听到这话之后,就知道这是罗甲山的套路,因为他在引诱那个男子露出欣喜的神色,因为只要他露出了高兴的神色,那他就有了杀人的动机。

    男子被罗甲山这么一说,突然笑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