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侯三笑的让人不爽,一名狱卒上前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对于牢房里的犯人,他们一向手下无情。

    不过,狱卒刚要动手,就被秦天给制止住了。

    而后,望向侯三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侯三仍旧哈哈大笑,这样笑完之后,说道:“我笑这世道,笑这大唐律法,笑他可笑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侯三说到大唐律法,韩萧顿时就凝起了眉头,喝道:“大胆,大唐律法,岂容你这般轻视?”

    侯三道:“轻视?哈哈,轻视又怎么样,我侯三之前为何入狱?不过与人发生口角,把那人给打伤了而已,然后就把我关进了大牢,而且一关就是一年多,这一年多,你知道我在牢房里是怎么渡过的吗,你知道当我走出大牢的时候,我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吗?”

    审讯室的气氛有些凝重,一些狱卒强忍着要打人的冲动,秦天却是在旁边听着,似乎很感兴趣,一点都不着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定很好奇我为何杀人吧?就是因为你们把我给关的,我只是小罪,你们却关我一年多,等我出去的时候,我发现我的女人竟然跟其他男人勾搭在了一起,如果不是因为大唐律法过于严苛,我的女人至于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呸,好无耻的理由,分明是你的女人水性杨花,跟大唐律法有什么关系?”作为刑部尚书,韩萧很不能忍受有人对律法的轻视。

    不过,侯三根本不在意,他已经没有什么活头了,如此,自然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不错,但我敢肯定,如果我只是被关了一个月,我的女人绝对不会因为寂寞跟其他男人勾搭一起,不过,他们既然做出了这种事情,就要付出代价,没错,我杀了他们,不管是慕容白,还是张三千,都是我杀的。”

    侯三承认了罪行。

    “当我出狱之后,发现我的女人跟张三千勾搭在一起后,我便动了杀心,不过我并没有太过着急,我知道,如果杀了张三千,你们可能很快就会顺着线索找到我的,所以为了迷惑你们,我先杀了慕容白,他们这些士子书生,仗着有点文化,长的好看,就欺负女人,勾搭女人,杀了他们,死有余辜……”

    从刑部大牢出来的时候,天色已暮。

    秦天和狄知逊他们各自往家赶,分开之前,狄知逊看了一眼秦天,道:“侯爷,乱世用重典,这个无可厚非,只是如今大唐已经开国十年,再用重典,未免就有些不合适了,而且刑部之中,不乏冤假错案,亦或者重案,若不及时处理,这样的事情怕还会继续发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,狄知逊转身就走了,很多话,他并不需要跟秦天说的太清楚,因为他相信秦天是个聪明人,他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秦天坐着马车回去,想着狄知逊的那番话,紧接着露出了一丝浅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狄知逊,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贞观元年的第一场科举考试,终于开始了。

    几乎每一个长安人都在关注这件事情,他们想知道谁能考上,谁不能考上。

    一大早的时候,各地的士子书生便陆陆续续的来到了考场。

    进考场之前,每个书生都需要接受检查,所有有可能成为作弊工具的东西,都要没收。

    整个检查持续了一个时辰,一个时辰之后,所有考生都已经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考场并不是很豪华,就是一个又一个临时搭建的隔间,能够简单的遮风避雨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最近一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,唐国的国库又空虚成那个样子,能够有这么一个地方让考生进行考试,已经很不错了,李世民的御书房还漏雨,没钱修葺呢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考试就算是开始了,孔颖达派人给书生发放试卷。

    书生拿到试卷之后,都有些惊喜。

    “这纸张可真不赖啊。”

    “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的纸张呢,写起来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秦侯爷改进的纸张吧?”

    众人惊叹,但很快便被孔颖达的咳嗽声给制止了,大家不敢迟疑,连忙开始了答题。

    纸张不错,写的时候很流畅,这些士子书生写字的速度比以前不知道快了多少。

    马周呆在自己的单间奋笔疾书,虽然跟秦天的关系不错,但他并没有得到丝毫的照顾,不过对他来说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四书五经难不住他,策论更难不住他,他马周跟着秦天的时间不短了,各种治国的情况,都比别人的见识要更为深远一点。

    马周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整个考场中,其他人也都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狄知逊在埋头写着,那个揭发了科举试题泄露的冯易也在埋头写着,甚至在冯易看来,他的文章绝妙的很,要夺得头筹,成为状元,一点问题没有。

    文科举进行着的时候,武科举这边也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长安城另外一处,所有参加武科举的考生,都在进行各种各样的比试,当然,这些武科举的比试跟打擂台不一样,他们除了相互比试之外,还要比试骑射等等。

    而这还不算完。

    骑射,比武等等进入前二十的人,便算是有了进士身份,不过,想要夺得头筹,还得进行其他的一些比试,这些比试,相对来说比较文一点,就是比这些人对于兵法和阵法的运用,再有就是一些战例的分析。

    相比较下,武科举竟然比文科举还要麻烦一些。

    但这很容易理解,文官治国,武将保家卫国,文官没有能力,这个国家就治理不好,武官没有能力,就不能保护国家和百姓的安全。

    所以要成为进士,甚至是当官,都必须有本事,如此朝廷自然不敢大意马虎。

    有武力的,可做猛将先锋,懂兵法,知道如何打仗的,才可以做将军,所以任何的一个比试项目的设立,都不是没有理由和原因的。

    文科举和武科举陆续的进行着,皇宫之中,李世民一直都在等消息,而就在这个时候,秦天却是突然来到了皇宫之中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