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夏日炎炎,马周和秦飞燕婚礼的事情,很顺利,很快就到了成亲这天。

    马周的宅子离东市很近,主要考虑到以后上朝的情况,以及秦飞燕要打理商铺,毕竟马周不希望秦飞燕打理商铺还要来回的跑嘛。

    他的家离秦侯府不远,也就一炷香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天一早,马周的新宅就已经有人开始布置了,不管是酒席还是什么,都不能少了。

    虽然,他只是一个探花,在吏部当一个小官,但今天这里,肯定会有不少人来的,所以该准备的,都得准备。

    而且,这背后,秦天也在支持,所以一应事情,都不用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快中午的时候,马周骑着高头大马,带着迎亲的队伍向秦侯府这边赶来。

    队伍来到门口,福伯等人就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姑爷,今天不给点喜钱,恐怕不好进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姑爷这以后可是当官的人了,千万不能吝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拦住门,马周面露苦笑,道:“诸位行行好,让我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让你进去也可以,给钱就行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耽误了吉时。”马周央求着,但是福伯等人好不容易闹一闹,那肯轻易放他进去,

    这样一番好闹之后,他们才终于放马周进去,马周进去之后,就有点迫不及待,急匆匆的就跑到了秦飞燕的新房。

    只是刚到了这里,就又被人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小蝶带着小青几个人,拦住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姐夫想把我姐姐娶走,得给钱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小姑娘拦在门口要钱,看起来很是有意思,唐蓉和卢花娘在旁边看着,突然想起自己结婚的时候就没有人向秦天要钱,不由得白了一眼秦天,想着,真是便宜他了。

    秦天站在旁边,倒是什么也不说,就这样看着,而且一边看一边笑,好像看新人被刁难,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马周跟几个小姑娘说不通,只能来求秦天。

    “侯爷,我这是真的没钱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秦天就撇了撇嘴:“那不是我的事,要娶我阿姐,那是那么容易的,你自己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秦天说完,一众人跟着起哄,把马周都快给急哭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马周,也算是有点机智,见实在没有办法,突然喊了起来:“大小姐,大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的情况,秦飞燕都听的一清二楚,见众人刁难马周,也是为马周着急,如今又听到马周在外面喊,突然一脚就把门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穿着嫁衣就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在刁难我夫君啊?”

    众人愕然,秦天脸颊微微发白,心想自己阿姐还真是脾性不改啊,彪悍,太彪悍了。

    马周看到秦飞燕跑了出来,急忙冲过去,拉住秦飞燕就向外面跑了过去,众人哈哈大笑,这才算是放过了他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秦飞燕大婚,秦侯府着实热闹了一番,秦天更是在马周的府邸一直忙到很晚才终于回来。

    他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自己这个做弟弟的,不能不管自己阿姐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以前,是阿姐帮他料理内外的事情,现在阿姐大婚,他这个做弟弟的也是时候回报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能做的,肯定都做。

    当然,马周借钱这事,在他看来真不算事,他并没有想过真的让马周还钱,之所以这样做,就只是想让马周有点尊严而已,并非是说他无情贪财啥的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如果什么都要娘家人来做的话,那跟入赘有什么区别,秦天并不是那种仗着权势和钱财就欺压人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,给了马周一点压力,也好让他有动力一些,以后秦家的生意,他肯定会上心的。

    回到府上的时候,月已满。

    九公主的房间亮着,秦天回去的时候,直接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还没有休息呢?”

    九公主穿着薄薄的衣衫,躺在床上显得十分慵懒,见秦天回来了,立马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去的可真够久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阿姐的事情嘛,肯定要都安排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那马周对于你的安排满意吗?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九公主笑了笑,笑的越发妩媚起来,秦天看了一眼,就差点要沦陷。

    “今天晚上……”九公主说着,脸颊就微红起来,秦天见他这样,故意问道:“今天晚上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讨厌……明知道还问……”

    夜色很美,这个世上总有一些事情,最是容易挑逗出欲望来。

    一番疯狂过后,九公主躺在床上,但并没有睡意,外面自雨屋的雨幕之声哒哒作响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做绣坊吗,这可不是好做的,如今长安城做这个的很多,他们都已经占据了不少市场。”

    长安城作为大唐的都城,汇集着整个大唐很多的顶尖产业,而作为吃穿住用行中的占据重要地位的穿,绣坊啊、丝绸铺子啊,布匹铺子啊什么的,都很多,而且都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其中,布匹铺子,要属高士廉高家的最大,他们家在长安城东西两市,开有十几家这样的布匹铺子,整个长安城,有二十几家。

    他们自己生产布,丝绸,然后销往大唐各地,甚至连西域诸国,也都有他们的生意。

    这样的份额,是很难让人撼动的。

    至于刺绣,则是有一个叫江南坊的铺子最为著名,这里做刺绣的姑娘,都是江南那个地方很出名的刺绣女子,她们的做工精美,甚至,很多王宫贵族啊,皇室子弟啊,后宫妃嫔啊,穿的刺绣衣服都是从江南坊这里买的。

    就算秦天是侯爷,是个宰相,只怕也不太可能是江南坊的对手,毕竟,秦天不好用权势,而且,江南坊跟很多达官贵人都有来往,秦天要是敢用权势的话,只怕第二天早朝,弹劾他的奏折要多如雪花。

    对于秦天要做这些生意这件事情,九公主并不是很看好。

    秦天躺在床上,搂着九公主,笑了笑:“放心吧,只要我开,就一定能赚钱,难道你对自己的相公还没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信心?除非你能再来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