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夏日炎炎。

    早朝上,秦天把推行借贷记账法的事情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世民是知道这个的,但朝中很多人现在还不知道,所以,把借贷记账法给大家详细的讲解一番,用了很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样说完之后,朝中不少人都觉得这种记账法好,只要收支平衡,就不容易造假,而且记录起来十分的方便,能够节省很多的时间,提高效率。

    只是,有人觉得不错,有人就微微凝眉起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记账的方法要改变推广,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,这会很容易产生一些混乱,动摇一些国本的,现如今我们用的记账方法,也不是不行,何须更换,是以臣以为,此举大可不为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站了出来,紧接着,也有一些人站出来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“是啊圣上,臣觉得高大人说的对啊,为了我大唐稳定,还是不要这么麻烦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臣也觉得高大人说的对……”

    反对之声渐起,李世民眉头微微一凝,虽然料到有人反对,但却没有想到反对的人还不少。

    看着这些人,李世民又看了一眼秦天,秦天见此,站出来道:“借贷记账法要推广,也并非什么难事,至于稳定问题,这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,推广借贷记账法,一是为了记账方便,二是为了避免有人偷税漏税,似这般好用的东西,却有人反对,实在是令人觉得意外啊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秦天神色猛然一凝,望向高士廉道:“高大人,你这般带头反对,可是你高家的那些商铺藏有什么猫腻,要真是这样的话,我们户部可要派人去好好调查一下了,偷税漏税,可是大罪啊。”

    语气很冷,而且直指高士廉,秦天这么说完,李世民顿时很配合的问道:“高爱卿,可真是如此?”

    这可把高士廉给吓坏了,他们高家的生意多,要说没有猫腻,怎么可能?

    但凡跟官僚牵扯到的商铺,基本上都有猫腻,很怕查的,所以被李世民这么一问,高士廉连忙说道:“圣上明鉴,真没有这些,臣……臣同意借贷记账法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同意,其他人也都有点心虚,紧跟着也都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本来看起来很困难的事情,就这样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件事情也只是看起来很困难而已,如果真要做,李世民一句话,谁敢不做?

    所以这件事情,从一开始秦天就没有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借贷记账法的事情搞定,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推广了。

    如今,朝臣是不反对了,但让商家都换成借贷记账法,却并不容易,有的商家可能是有猫腻,不想换,有的商家就是不想学,这些都很耗费精力。

    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日子,户部有的忙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早朝退去。

    高士廉刚离开大殿,就被程咬金、尉迟恭等人给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做什么?”高士廉并不害怕,在皇宫之中,他相信这些人还不敢怎么样。

    程咬金呵呵一笑:“是你向圣上说的织布机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高士廉微微凝眉:“不懂你说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呸,在背后暗算了人,就要敢承认,真没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,不过,你也不要得意,就算你报告了,这事你也别想获利,你高家的布店,最好赶快关闭,不然以后都别想有生意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咄咄逼人,尉迟恭却是有点不耐烦,道:“跟他费什么话,教训他一顿,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背后暗算人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尉迟恭就要打人,相比较下,尉迟恭的脾气其实是更为火爆的,而且,因为他功劳高,对于不喜欢的,也有点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不过,他刚要动手,却被秦叔宝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尉迟兄,这次就先饶了他,若是再有下次,一顿打少不了他的。”

    见秦叔宝求情,尉迟恭这才作罢,不过少不得又是对高士廉一番威胁,高士廉也算是国公了,而且还是李世民的舅舅,没想到竟然被这么一群莽夫威胁,可把他气的够呛。

    但,面对这么一群人,他还真不敢表现的太过,因为他知道,这些人真的敢动手啊。

    他们在朝堂上也不是没有动过手,对他,自然也没什么好害怕的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尉迟恭还有打王金鞭,虽说他不是王爷,但也能打啊。

    所以,高士廉虽然很生气,也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一群人骂完之后,心里多少好受了一点,这高士廉,竟然敢挡他们的财路,骂他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“走,帮秦天教训了高士廉一顿,他非得请我们好好喝一顿不可。”程咬金拉着一群人向秦天的府上赶去,太阳高挂头顶,热的出奇,他们准备去秦侯府喝一些冰镇啤酒,最好再弄一些烤串。

    烤串这东西,他们在家也可以弄,但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没有秦天弄的好吃。

    来到秦侯府后,程咬金哈哈大笑着就走了过去:“小子,是谁在背后捣鬼我们已经调查出来了,是那个高士廉,不过你不用担心,我们已经帮你教训过他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是高士廉在背后捣鬼,秦天并没有觉得很意外,毕竟布料价格降低,很多商家都从他们的纺织厂进货,受损最大的,就是高家嘛。

    他心里不忿,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多谢几位国公叔父的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程咬金嘿嘿一笑:“就等你这句话呢,也别闲着了,赶紧把啤酒什么的都拿出来,我们现在是又渴又饿啊。”

    时已正午,程咬金这么一说,其他人也都赶紧到了饿,秦天苦笑,敢情这些人是来蹭饭啊。

    不过,这对他来说也不算事,所以他很快吩咐道:“来人,备饭,备酒。”

    “要上好的冰镇啤酒。”程咬金加了一句。

    那个下人本来已经转身要去准备了,听到程咬金这句话后,却是突然停了下来,紧接着露出了一脸为难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侯爷……侯爷……”

    那下人小声的喊了两句,秦天凝眉,道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侯爷,冰窖里的冰昨天已经没有了,冰镇啤酒,实在是……弄不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