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盛夏还在继续,天气一天比一天热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长安城比之以前,更加的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从朝廷鼓励经商之后,来长安进行贸易往来的商人就增加了许多。

    长安城已经很热闹了,但最近几天,却更加的热闹。

    因为,一年一次的刺绣招标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朝廷招标,天下所有的绣坊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只要能够拿到这个生意,接下来的一年里,他们的生意会多的做不完。

    所以,但凡有实力的绣坊,齐聚长安城。

    一言商铺这里,单独开辟了一个一言绣坊,所以他们也在为这次的招标做准备。

    而要参加的那些刺绣姑娘,都是之前秦五找的那些女孩子,这些女孩子在这段时间里,只学习刺绣,其他什么重活啊都不做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只是刺绣姑娘,身份不高,但在整个绣坊里面,却是十分的养尊处优。

    她们的这种情况,很多人都看不惯,只是绣娘而已,怎么比大小姐还大小姐?

    可这些都是秦天的要求,就算有人看不惯也没有用,只能好好的把这些绣娘给供着。

    长安城,各家绣坊齐聚,江南坊这里,自然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已经接连好几年都取得了第一的成绩,但江山代有才人出啊,他们从来都不曾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江南坊的老板叫柳江南,是一个文弱男子,他从江南来,在长安城经营绣坊生意有十来年了。

    今年三十出头的他,脸色有些过于苍白,看起来好像生着大病。

    此时,他正在听下人的汇报。

    每年朝廷招标之前,他都会派人对前来长安城参与竞标的对手做一个全面的了解,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够知己知彼百战百胜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其他人倒都不足惧,唯一让我们觉得压力大的,就是秦天开的一言绣坊啊,秦天身份不俗,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只怕朝廷会偏袒,柳江南听到这话之后,神色微微一动,正要开口,却是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,那下人见此,有些担心,道:“公子,您还是休息吧,这事让夫人负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咳嗽的声音有些猛烈,直到他的咽喉都因为咳嗽而震的有些麻木之后,才终于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此事,关乎朝廷脸面,而且是皇后亲自负责,就算秦天跟圣上的关系不错,那皇后娘娘也断不会对他们有所偏袒,怕就怕,秦天此人真的有些能耐啊,他们一言绣坊,可有作品贩卖?”

    只要看了一言绣坊的作品,就能够知道一言绣坊里那些刺绣姑娘的手艺了,有了这个,他心里就有底。

    “公子,暂时一言绣坊还不曾卖出一件作品来。”

    柳江南听到这个,眉头又凝了起来:“让陈平去一言绣坊,一定要买一件他们的作品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柳江南让陈平出手,那下人有些震惊,因为一般只有重要的事情,陈平才会出手,看来,他们家公子很重视这个。

    不敢迟疑,下人连忙领命退下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一言绣坊并没有开张。

    但这天下午,却是迎来了一个客人。

    这个客人身材肥胖,笑起来的时候人畜无害,给人一种很值得信赖的感觉。

    福伯看到这位客人的时候,很客气。

    “这位客官,不知来我们一言绣坊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听闻侯爷开了一家一言绣坊,想着侯爷家的东西,质量肯定不错,所以特来购买一件刺绣,还望不要让我空手而归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男子又笑了笑:“在下陈平,只要能买到你们的刺绣,价格什么的,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陈平望着福伯,福伯看了一眼陈平,道:“原来客官是要买刺绣的,只是我们一言绣坊还没有开张,怎好就这样卖给你,客官不如过几天再来,过几天,我们就要开张了。”

    见福伯不肯卖,陈平隐隐有点紧张,道:“实不相瞒,在下有急事恐怕要离开长安城,而我又继续需要一绣坊送给……咳咳,外面的情人,所以还请福伯行个方便,哪怕一件都行。”

    有钱人在外面养外宅是很正常的事情,这个并不奇怪,福伯见这陈平是为了给情人买刺绣,倒是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请稍等,让我跟我夫人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福伯走了进去,把情况跟绣娘说了说,绣娘听完,直接拿了一件自己以前的作品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卖给他就行了,侯爷吩咐的。”

    福伯点点头,出来的时候,已经喜笑眉开了。

    “陈老板好福气,我家夫人同意卖一件给你,不过这可是我们一言绣坊的精品,所以价格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请放心,价格绝对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这句话,那还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双方做好交易之后,陈平拿着福伯卖给他的那块刺绣急匆匆去了柳府。

    柳府就在江南坊后面,只隔了一条街。

    进来之后,陈平把情况跟柳江南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福伯一开始还不愿意卖,是我说要送给情人的,他这才答应卖一条,看来,他们也是防备着呢。”

    柳江南听完之后点了点头,紧接着又剧烈的咳嗽起来,这样咳嗽过后,才终于拿起那块刺绣观摩,对于陈平说的那一番话,似乎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只在意结果。

    刺绣在他手上来回的摩挲着,而他这样摸了几遍之后,就又给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成色不错,摸起来也很有手感,在众多绣坊里面,算得上是佳品了。”

    陈平多少也知道一些,他在上手之后也已经清楚这点。

    “公子,那你觉得这一言绣坊的刺绣,跟我们江南坊的比起来,如何?”

    柳江南露出一丝浅笑:“还差一点火候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平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,只要他家公子觉得一言绣坊的不如他们江南坊的,那在这次朝廷的招标大会上,他们江南坊的,肯定获胜啊。

    “公子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吧。”

    陈平笑着,柳江南却是又剧烈咳嗽起来,甚至都咳出了血,陈平见此,心头一沉:“公子,您……还是休息吧,这事让夫人负责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柳江南摆手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