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天气还很燥热。

    朝廷招标的日子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招标的地方是宫廷乐坊。

    在乐坊大厅,放着一个个桌椅板凳,待会,等各绣坊的绣娘来了之后,就可以在各自的位置上进行刺绣了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来的很早,作为负责此事的人,她是不敢有丝毫马虎的,当然,他也会保持绝对的公正。

    虽然,这只是皇宫里的一件小事,但再小的事情,也不能够有丝毫的偏颇,这是他作为后宫之主的原则。

    好在,今年虽然有秦家的绣娘参加,但不管是秦天还是唐蓉,都不曾与她通信,这让她觉得秦天和唐蓉两人是个让人放心的人,不会给他找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他们来了,他也是不会徇私的,所以他们若真的这么做了,只会找不愉快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来了之后没多久,各绣坊的姑娘便陆陆续续的来了,一家绣坊,大概要出六名姑娘,共同完成一件衣服的刺绣。

    时间,大概是一天。

    各绣坊的姑娘进来之后,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,这些姑娘个个都长的很是水灵,每个人的样貌都还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一言绣坊的姑娘,因为养尊处优,更是给人一种说不出的优雅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如此,他们在这么多绣坊姑娘当中,也不算特别的出众。

    人来齐之后,长孙皇后从后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,你们要完成一件才人袍,那家绣坊做的好,今后一年皇宫所需的衣服,便从他们绣坊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长孙皇后也未多说其他,命人把才人袍的样式描绘了一番之后,便退了下去,接下来大概一天的时间,这些绣娘都要在这里渡过。

    天气很热,时间过的很忙,大厅里面,不同绣坊的绣娘来来回回的忙碌着,一言绣坊的姑娘其实是有点紧张的,不过虽然紧张,他们却不敢有丝毫松懈,仍旧按照平日里的练习,按部就班的绣着。

    江南坊的绣娘,都是从江南那里找来的姑娘,她们肤白貌美,心灵手巧,而且都是老手,参加过好几届的招标大会了,所以他们此时都能够保持心平气和,就只是快速的绣着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过着,一天的时间很快就结束了,黄昏左右,一些绣坊开始陆陆续续的把自己的作品递交上去。

    每个绣坊的作品,都有自己的标识,他们把自己的标识绣在了衣服上,这样就算有人想作假,也不能。

    很显然,整个过程都是十分公平公正的。

    作品上交上去之后,各绣坊的姑娘陆陆续续的离开,回去等结果。

    绣娘带着一言绣坊的姑娘回去的时候,遇到了江南坊的那些姑娘,她们显得很是得意,傲慢,好像觉得,他们今年仍旧能够得到朝廷的赏识。

    绣娘看到他们这些,并没有说什么,只是,从那些人前面走过的时候,一名江南坊的姑娘突然喊住了他们:“你们觉得你们今年能够得到朝廷的招标吗?”

    说罢,他们突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有我们几个姐妹在,你们就别想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倒是有点狂,绣娘呵呵一笑:“你们会后悔的,记住你们的身份,在别人那里可以狂,在我们这里,不能。”

    绣娘说完带人离开,那些江南坊的姑娘却是一愣,紧接着就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,他们虽然很厉害,但一言绣坊背后可是有大人物撑腰的啊。

    自觉失言,他们也不敢多做停留,急匆匆的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作品都交上来后,天色还不是很晚,长孙皇后直接带人挑选起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作品都挂了起来,可以让人看的更加直接一些,首先要看的,就是才人衣服上的图案,若是图案绣的不好,直接就给淘汰掉。

    不管是绣的歪了,亦或者是绣的不像,都不会有进入下一轮筛选的资格。

    这样淘汰了一遍之后,就淘汰掉了一半,剩下的,则继续筛选。

    第二轮赛选的时候,就更加的简单粗暴了,命人试穿,试穿之后,通过样式啊,舒服程度啊,手感等等,来进行赛选,最终决胜出胜利者。

    挑选试衣服的侍女,都是对这种衣服的感觉十分明显的,也就是说,他们这些人的皮肤很细嫩,穿上之后,能够很大程度感受衣服是不是柔顺,对皮肤是不是有一些摩擦等等。

    这样穿好之后,又淘汰一批,最后只剩下几件,剩下的这几件,则要由后宫的真正才人进行试穿,最后决出胜利者。

    一直到夕阳落尽的时候,长孙皇后才终于选出最合适的那个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看到胜出的绣坊标识后,不由得愣了一下,犹豫再三后,去了李世民的寝宫。

    “圣上,今年绣坊招标的结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是皇后的事情,皇后自己决定就行了,怎么还跑来跟朕说啊?”对于长孙皇后,李世民那是真的信任,只要是后宫的事情,交给长孙皇后就行了,其他的并不用太过担心。

    长孙皇后苦笑,道:“圣上,若是往年,臣妾决定了也没什么,可今年胜出的,是秦天的一言绣坊,只是若选了他,怕是会引起其他人的质疑啊。”

    凡事都讲究避嫌。

    虽然很多人说什么举贤不避亲,但你真的举贤不避亲的时候,还是会有人跳出来的,所以最好的办法,就是直接避亲,这样谁也说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李世民一听这个,倒是愣了一下,紧接着就呵呵一笑:“皇后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结果是一层一层筛选来的,我可没有丝毫偏袒啊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误会了,朕倒不会觉得你偏袒谁,朕就是觉得奇怪,那秦天一言绣坊的绣娘,真有这个本事,这才多长时间啊,他们就能够打败江南坊?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苦笑:“臣妾也觉得奇怪,若论做工,江南坊的的确是最好的,但若论舒适度,却绝对是一言绣坊的,这些臣妾已经让很多宫女试过了,他们的答案都是一样的,实在令人奇怪。”

    衣服的布料都一样,可是竟然有人的刺绣穿着舒服,有人的穿着不舒服,李世民听完,连他自己都觉得有意思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