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这天早朝的时候,长安城下了一场雨。

    大雨让整个长安都是凉爽的。

    早朝退去之后,秦天被李世民叫到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不过,此时的御书房里,长孙皇后也在,秦天看到长孙皇后,多少知道了一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圣上,不知叫微臣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李世民道:“秦爱卿,朕叫你来,就是想问你一件事情,你们一言绣坊参加招标,皇后很是喜欢你们的刺绣,觉得你们家的刺绣衣服比其他人的衣服穿起来都舒服,朕想知道原因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世民又加了一句:“要是理由不好,这个获胜者朕就不能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显然,李世民是想把获胜者给一言绣坊的,但如果理由不够充分,给秦天之后,肯定会引起一些议论的。

    秦天听到这话,倒是并不觉得意外,道:“圣上,其实一言绣坊的布料穿着舒服,还全在那些绣娘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绣娘身上?”李世民有点不解,要说绣工如何,那在绣娘的本事,可衣料舒服不舒服,怎么也跟绣娘有关系?

    秦天道:“不错,正是在那些绣娘身上,一言绣坊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细嫩女子,她们的手指都特别的光滑,而且平日里,我不让他们做任何粗重的活,就是让他们养护自己的手,这样,他们做出来的刺绣,也就会相对光滑柔顺许多,如果手指粗糙的话,会多少对线有磨损,最终导致刺绣粗糙,穿着,自然也就不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把自己的一套理论说出来后,李世民和长孙皇后都愣了一下,他们没有想到刺绣对绣娘竟然也有这样的要求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有些不可置信,但衣服穿起来,就是这个样子啊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了一眼长孙皇后,长孙皇后点点头,显然,她已经决定出了胜利者。

    从皇宫出来的时候,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,秦天手里只有一把雨伞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几番,最终还是觉得撑伞回去,不等雨停。

    长安的街头,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,秦天就这样撑伞走着,路过一家医馆的时候,见一名女子提着药从医馆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女子样貌端庄俊秀,只是整个人又似乎带着几分哀愁,像是秋日的雨。

    秦天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,她仿佛是从哀怨诗里走出来的,让人莫名的生出一丝向往来。

    她一定是个有故事的女人。

    秦天顿足,张望,那从医馆走出来的女子撑着伞,一抬头看到了秦天,她先是愣了一下,紧接着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秦天觉得她蹙眉也是美的。

    但紧接着,她就上了停在医馆前面的一辆马车上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马车在雨幕之中渐行渐远,很快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秦天并没有进医馆询问那女子的来历,对他来说,这也许就是惊鸿一面,以后,也许永远都不见。

    那个哀愁的女子,也只会留在回忆里。

    人生之中,有很多这样的瞬间,秦天并不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追寻那个女子的消息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雨在午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雨停之后,长孙皇后便把最终的结果公布了出去。

    结果公布,各绣坊很快都听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“什么,一言绣坊中标?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一言绣坊此前还没有开张,他们就能够中标,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猫腻?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猫腻,一言绣坊是秦天的,秦天可是当朝宰相啊……”

    很多绣坊的人都很不忿,议论纷纷,言语之中,不乏嫉妒,不乏愤恨。

    而这个消息,也很快传到了柳府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一名下人急匆匆跑了过来,柳江南坐在椅子上,脸色有些发白,很显然,在此之前,他刚剧烈的咳嗽过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招标结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柳江南点了点头:“还是我们江南坊吗?”

    下人脸色有点难看,犹豫的不知道该怎么说,柳江南见到这种情况,脸色顿时又有些发红,仿佛是充血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谁中标了?”

    “一言绣坊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?”话罢,柳江南突然又剧烈的咳嗽起来,而就在他剧烈咳嗽的同时,又噗的一下喷出了一口血。

    他有点急火攻心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让他有些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,一言绣坊的刺绣,怎么比得上我江南坊?”

    江南坊是柳江南一生的心血,可没想到却这样败了,他知道,这不仅仅是败了,这还表示,今后很长时间,他们江南坊的生意可能都不会太好过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要注意身体啊,那一言绣坊,肯定有问题,是朝廷优待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下人这样说着,柳江南突然瞪大了眼睛:“朝廷优待他们?”

    以前,他是不相信这点的,他觉得朝廷招标一向很公平公正,可当他输了的时候,他也开始质疑起来。

    而他这么一质疑后,情绪又随之波动起来,整个人再次吐了一口鲜血,这一口鲜血吐出来后,他整个人都变的极其虚脱,甚至一下子昏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下人看到这个,顿时慌了神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,快来人啊,公子昏倒了,夫人,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柳府一片混乱,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名女子从后院跑了出来,她看到柳江南后,顿时喊道:“还愣着做什么,快去请大夫,把京城最好的大夫给请过来。”

    下人急匆匆的跑了去,女子看着昏迷的柳江南,眼泪忍不住就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是柳江南的夫人,叫陈翠浓,柳江南还未发迹的时候,她就跟着柳江南了,那个时候,她还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如今,十多年过去,她已经成为了柳江南的夫人,但她这个夫人,却是有名无实的,柳江南给了她所有作为夫人该有的爱,但却没有给她一个作为女人的爱。

    她想为柳江南生儿育女,但柳江南却从来不对她做那种事情,他的身体不好,他似乎从来都不关心那种事情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爱他,因为从来没有那个男人,可以像柳江南这样对她那么好。

    作为女人,想要的不就是这些吗?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