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中文网 > 穿越小说 > 大唐好相公 > 章节目录 第595章 气的身亡
手机阅读,体验更好:
m.dijiuzww.com/0_144/405692.html
    长安城最好的大夫来了。

    当然,最好的大夫,也只是说民间最好的大夫,像柳府这样的人家,还用不起御医。

    大夫来了之后,便给柳江南把脉,他已经是柳府的老熟人了。

    这样把过脉后,大夫一声轻叹,道:“不是已经说过了吗,不可让他过度操劳,也不能够情绪激动,你们……你们是怎么看管的?”

    屋里屋外站着不少人,他们都是柳江南这些年发展过来跟着他十分忠心的手下。

    这些人听到大夫的话后,脸色很难看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也想这样做,但柳江南的脾气,却是什么事都要自己来的,他们何尝没有劝过他,可那也要他肯听才行啊。

    他从来都是不听的,而且谁若是有什么消息不告诉他,他的惩罚极其的严厉。

    曾经,就因为一个人对他隐瞒了一件小事,直接被柳江南给打断了半条腿,而后扔了出去,再也不用他了。

    大夫还在屋里训斥人,不过同时,也开了一个药方,命人赶紧抓药。

    “这些药让他服下,记住,不可再让他动气,不然,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大夫说完摇了摇头,而后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府上的下人急匆匆去抓药,这样等柳江南喝下药之后,他才终于慢慢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只是,醒来的柳江南并没有在床上修养。

    “来人,备车,我要进宫。”

    江南坊因为跟皇室多年合作,要进宫也不算什么难事,只是,他这么说完之后,一众人立马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就听大夫一句劝,在家好好修养吧,这些事情,您别管了,不就是输了一次嘛,下一年我们再找回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的招牌也还算可以,就算没有得到朝廷的招标,但以后的生意,肯定不会差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的劝着,柳江南却是神色一凝,喝道:“备车!”

    他并不喜欢说第二遍,他已经隐隐有些温怒了,大家见此,都很无奈,只能望向陈翠浓,陈翠浓神色平静,许久之后道:“按照相公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她了解柳江南,知道柳江南的脾性,只要是他决定的事情,断更改不了,而且,不让柳江南知道他们为何失败,他也绝对不肯死心。

    如此,反而对他的病情更加不好,还不如顺着他的意,让他进宫弄个明白。

    陈翠浓开口,其他人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,只能连忙备车。

    马车备齐,柳江南上了车,这个时候,陈翠浓也跟着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柳江南看了一眼陈翠浓,紧接着拍了拍她的手背,但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两人在一起已经十来年了,很多话,很多事情,都是不用多说的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马车离开了柳府,走进了朱雀街,很快来到了皇宫门前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正是黄昏前,风吹来丝丝的舒爽。

    两人在外面等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后,有宫人出来,领着柳江南进了宫,陈翠浓坐在马车里,焦急的等着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柳江南的步伐很忙,来到后宫,见到长孙皇后之后,艰难的行礼。

    他有着一股强烈的要咳嗽的欲望,可在长孙皇后这里,他还是给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,是想知道为何江南坊会落选吧?”

    对于柳江南这样的人,长孙皇后自然不用客套,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还请皇后娘娘指教。”

    长孙皇后并没有多说什么,而是命人将一言绣坊的刺绣拿了出来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    柳江南接过刺绣,抚摸了一遍,他这么抚摸之后,神色猛然一凝,他在这一行沉浸多年,一件刺绣的好坏,他只要上手,就能够察觉。

    一言绣坊的刺绣,很显然是好的,比陈平之前弄来的那些不知道要好多少,舒服,他只是用手摸着,就能够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舒服,这是他们的刺绣所缺少和没有的。

    他顿时明白过来,从一开始,他们就被秦天给算计了,陈平拿的那件刺绣,根本就不是一言绣坊最好的水平。

    跟秦天斗,他还是嫩了一点。

    摸过之后,柳江南没有再说什么,将刺绣放下后,他便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没有别的办法,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,输了,就是输了。

    离开皇宫的时候,黄昏已经来临,夕阳照在朱雀大街上,是那样的美,陈翠浓就站在马车旁边,看到柳江南走了出来,她心头顿生波澜,这就要迎上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柳江南突然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,紧接着,一口鲜血喷出之后,他便突然栽倒在了皇宫门前。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翠浓有些着急的跑了过去,将他连忙扶上了马车,马车向医馆狂奔,倚在翠浓怀里的柳江南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输了,我们输了。”

    他并没有多说,但不难看出,他们的确是真的输了,一言绣坊的刺绣,就是比他们的好。

    翠浓有些震惊,因为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一切都是公平的,他们江南坊就这样输了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的他并不在意这些。

    “相公,别说了,我领你去医馆。”

    “不,回府。”

    “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府!”

    马车突然停了下来,翠浓思虑过后,才终于咬着牙对车夫吩咐道:“回府!”

    回到柳府的时候,黄昏已经落尽,柳江南却已经奄奄一息,接连的打击和刺激,让他真的再也承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当夜幕来临的时候,柳江南吐了最后一口鲜血,然后便撒手人寰了。

    当死亡来临,柳府的气氛凝重到了极点,谁都没有想到,就因为这么一件事情,在刺绣界如同传奇一般的人物,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虽然,跟他的身体和性格有关系,但还是让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,陈翠浓望着柳江南的尸体,并没有嚎啕大哭,眼泪只是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,她的神情是有些木然的,可谁都知道,她是最为悲痛的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过着,当天亮之后,柳江南身亡的消息,已经在整个长安城传开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