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事情的发展,的确超出了秦天的预料。

    本来一件好事,结果却成了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柳江南死了不说,他们一言绣坊的生意也没有随着好起来。

    就算有朝廷的支持,但百姓不信,你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过着,两天之后,秦天正在府上休息的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阵阵吹拉弹唱的声响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,秦天眉头微微一凝,问道:“外面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很快,一名下人急匆匆跑了过来:“侯爷,出事了,那柳江南今天出殡,但是他们却把柳江南的棺材停在了我们秦侯府门前,不肯走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听到这个,秦天顿时就站了起来,柳江南的人把柳江南的棺材停在自己的侯府门前,这不是故意恶心他的嘛,不是故意晦气他的吗?

    他们闹这么一处,只怕他们秦侯府,会被长安城的百姓诟病死的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本来,一言绣坊的生意不好就不好了,他对柳江南倒也没什么想法,但如今他们这些人竟然敢拉着棺材停在自己的侯府门前,这就有点太不把他这个侯爷以及宰相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愤怒,愤怒。

    “侯爷,怎么办才好?”

    “侯爷,我带人把这些人都给赶走算了,他们欺人太甚。”秦五脾气火爆,此时忍不住想要杀人。

    秦天却是犹豫了一下,若是动武的话,情况就有点不妙了,能劝走,当然是劝走的好。

    思虑过后,秦天摆摆手,道:“走,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秦天带人出了侯府,侯府大门打开,外面的吹拉弹唱之声又响了起来,这是这里的风俗,若是有人去世出殡,都会请这些人吹拉弹唱。

    这些人在秦侯府门前的大路上坐着,吹的很是卖力,而在他们前面,停放着一栋棺材,周围围着很多看热闹的百姓,并且对秦侯府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秦五看到这种场景后,脸色顿时就变了起来,忍不住就要去拔腰间的刀。

    “管事的何在?”秦天开口询问,秦五这才又忍了下来,这时,一名肥胖男子走了上来,福伯认识这个人,他就是之前去一言绣坊购买刺绣的陈平。

    而今天这件事情,就是陈平做的,他是柳江南最信任的一个属下,面对柳江南的死,他很不甘,所以才命人在出殡的时候,停在秦侯府门前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!”陈平上前说着,言语之间,带着丝丝愤慨。

    秦天看了他一眼,道:“为何把棺材放本侯门口?”

    “侯爷这话就错了,我们并没有放你家门口,而是放在了大街上,大街是属于所有人的,我不能放吗?”

    很欠揍的话,可好像又没有什么问题,这个陈平,显然是个聪明人,他知道如何钻空子,让人找也找不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本来大街就是所有人都能走的嘛,他为什么就不能走,不能停?

    而只要秦天敢动手,那他可就找到恶心秦天的理由了,竟然对死者不敬,那个时候,就算不能让秦天身败名裂,也能让秦天臭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秦五听到这话,伸手就要拔刀,面对这样的人,除了来硬的,他觉得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其实,很多人之所以当官,不就是为了这点吓唬人的权力吗?

    做了官,别人就怕你,哪怕你在背后耍阴谋,也不是其他普通百姓敢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这样的人很多,基本上没几个好鸟。

    秦天虽然不屑为之,但不代表秦五不会以势压人,不过,秦五刚要拔刀,不远处突然传来阵阵马蹄声响:“住手!”

    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很快,就见一名穿着孝服的女子骑着快马赶了来,风吹动那个女人的衣袂,让她女子看起来竟然多了三分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秦天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,愣了一下,因为她正是那天他在医馆门前看到的那个有些哀怨的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上前,陈平神色微微一变,连忙上前:“夫人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她正是陈翠浓。

    翠浓看了一眼陈平,道:“相公出殡,何以滞留至此?”

    翠浓有点生气,陈平脸颊发白,他就是看不惯柳江南被秦天给气死,但现在这话,如何说得出口?

    秦天站在门口,看着翠浓,现在的他,已经知道了翠浓的身份,他有点震惊,世事如棋,乾坤莫测啊。

    他竟然又再次见到了那个女子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再次见到了翠浓,而且心里面极其的震撼,但秦天却仍旧只是很平静的看着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翠浓见陈平不言,道:“一言绣坊的刺绣,的确比我们的好,相公之死,与一言绣坊无关,如今时间已经不早,尽快出殡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众人一愣,不仅那些围观的百姓感到意外,就是秦天也觉得很意外,他没有想到翠浓竟然会说这么一句公道话。

    实在是让人有些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而那些百姓在听了这话之后,多少也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,本来,他们还以为秦天利用了手里的职权,所以才弄死了柳江南,现如今柳江南的遗孀说出这话来,那柳江南的死只能让人觉得同情了。

    甚至除了同情之外,还觉得可笑,自己把自己给气死了,怨谁啊?

    棺材抬了去,那些吹拉弹唱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,围观的百姓也退了去,秦侯府门前很快又变得安静起来,安静的只能听到蝉鸣。

    秦天站在门前,望着一身孝的翠浓,心里面却是有些奇怪,虽说翠浓刚才说的都是公道话,但她其实完全可以不说的,这谁也奈何不了他,可她为何要送自己这么一个人情呢?

    这个女人,让秦天有些琢磨不透。

    当然,秦天可不认为那翠浓是因为惧怕自己的权势,自己的确可以用权势摆平这件事情,但那此后,自己的生意恐怕就做不成了。

    又想当官,又想做生意,很多事情自然就兼顾不得,生意嘛,讲究的是诚信和口碑,没有这些,你身份再高,没有人来买,还是没有人来买,你根本做不下去。

    整件事情,都让人有些迷茫,秦天苦笑摇头,一点都想不通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