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就在龟奴与那个男人拉扯的时候,突然不小心把那个男人的衣服给拉扯开了。

    衣服拉开之后,从那个男人身上掉下来了几个金饼。

    金饼很足,兑换成铜钱的话,少说也得上百贯钱。

    大家怎么都没有想到,这么一个有钱人,竟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钱,而且还消费了不给钱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装穷的人,大家更是鄙视。

    金饼掉了下来,那人仓皇着要去捡,但却被一名龟奴一脚给踢开了。

    “滚,这些都是你今天晚上要付的费用。”

    那男人被龟奴一脚踢开,整个人倒在了地上,紧接着,他的头巾就散开了。

    头巾散开,众人顿时又愕然。

    “和尚,竟然是个和尚?”

    “我去,和尚这么有钱啊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别看和尚化缘,但和尚真的很有钱啊,寺院的土地,比一个国公的还要多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谁家的和尚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那个和尚却是心头一急,也顾不得那些金饼,急匆匆就跑了出去,众人看着那个和尚,忍不住又是一阵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珠光宝气发生了这么一件趣事,而这件趣事很快成为了长安城百姓的谈资,以及八卦的内容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时候,几乎所有的长安城百姓,都知道了一个和尚拿着金饼去青楼的事情,而关键是,这个和尚还不肯付钱。

    消息越传越广,众人对和尚除了取笑之外,更多的,还是震惊他身上的金饼之多。

    而随着好奇,一些寺院的财产,很自然的被大家所关注,大家在关注之后,都有点咂舌。

    “我去,寺院竟然这么有钱,可怜我每次去上香,都还给他们香火钱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这个穷人竟然去接济富人,真是……活该我穷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寺院这么有钱,我都有一种想去抢劫寺院的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呸,我都想去当和尚了……”

    言论越传越广,秦天看到这些情况之后,嘴角露出一丝浅笑,他知道,自己差不多的时候动手,在朝堂上提出对寺院的控制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天早朝上,秦天还没来得及开口,魏征最先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臣有本奏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是有点忌惮魏征的,每次魏征站出来,他都有点小害怕。

    “魏爱卿要奏何事?”

    “圣上,最近长安城发生了一件事情,一名和尚竟然携带好多金饼去青楼,臣听闻此事之后,很是痛心疾首啊,我大唐如今国库空虚,正是用钱之际,连圣上和皇后娘娘都紧衣缩食,那和尚竟然携带几百贯钱的金饼去青楼玩,实在是……痛心疾首啊。”

    魏征一连说了两个痛心疾首,也不知道是词穷了,还是真的痛心疾首,不过他这么说完,朝中的人听了之后,却也都是很愤慨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当官的,还不敢拿着金饼去青楼消费呢,一个和尚,何德何能去青楼里玩姑娘啊?

    李世民听到魏征说出这话,心头顿时乐了,看来这事不用秦天出头,就有人帮忙出头了啊,这是好事。

    不过李世民也清楚,得罪佛教这种事情,也就魏征这样不怕死的人才敢站出来,其他人就算再看不惯,怕也不敢。

    当然,魏征入瓦岗寨之前,就是个道士,道士和和尚是两家啊,死秃驴不死贫道的事情,魏征自然是很乐意做的。

    朝中已经有了些许议论之声,秦天站在大殿前面,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,魏征这边,继续说着。

    “圣上,这些和尚,弃而君臣,去而父子,禁而相生养之道,以求其所谓清净寂灭,实在是背弃伦理纲常啊,似这般无君臣之年,无父子之情的东西存在,只会让我大唐越来越弱,臣以为,当灭佛,拆除天下所有寺院才是。”

    灭佛二字出,整个大殿顿时传来一阵喧嚣。

    这事,太大了啊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说说议论一下,关注一下,还不觉得有什么,可要灭佛,那牵扯到的人,可不紧紧是寺院和和尚,还有诸多信徒啊。

    这事很有可能会让刚刚稳定下来的大唐,再次陷入到一场动乱之中。

    只是,虽然大家议论纷纷,却又并没有人站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这事,跟他们一点关系没有。

    道教是大唐的国教,他们这些官员,多半是信道教的,信佛教的不多,但更多的,还是什么都不信。

    华夏嘛,并没有什么信仰,谁能给他们好处,他们就信什么。

    当和尚能吃饱穿暖,他们就当和尚,当道士能得到朝廷的信赖和支持,那他们就当道士,和尚可以去当道士,道士也可以去当和尚。

    他们的一切,都只是为了生存而已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为了一些寺院搅和进来,除非是那种信的非常真的信徒,不过,能够入朝为官的,多半都是儒家思想下长大出来的,对于佛,他们还真没有那么多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佛能够愚昧的,也不过就是那些没什么文化的信徒罢了。

    魏征在朝堂上说着,把寺院的扩张以及其他很多情况都给说了一下,而他说的这些话,也正是秦天和李世民之前说的那些。

    寺院不用交税,不用服劳役,他们占据着大量的良田和土地,拥有很多的钱财,而且还拥有着很多的人口,这些,都会成为阻碍大唐发展的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,必须彻底摧毁。

    魏征的话说的狠毒,很霸道,言语之间,有直接将佛教从大唐驱赶出去的意思,让整个大唐,都没有一个寺院的存在。

    秦天听着听着,眉头就凝了起来,凡事,不可用力太过,任何事情的存在,都是有其道理的,若是这些寺院不占据大唐的资源,让他们存在也没有什么,只要把钱财土地和人口交出来就行了。

    魏征,未免有些过于偏激了。

    秦天心里暗骂着,这事,要按魏征这样做,非得闹出大事不可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觉得魏征的提议有问题,不可行,但秦天却并没有急着站出来反驳,有些事情,不用急,有了对比,反而更容易实施下去。

    先看看反应再说。

    魏征一个人,在大殿上口若悬河的说着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