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盐乃是百姓每天都离不开的东西。

    所以,别看盐很普通,但只要稍微有了价格波动,就会影响到社会的稳定。

    就比如今天这种情况,一听说盐涨价了,长安城的百姓蜂拥着就跑过去抢购起来,这还是有钱人,要是没钱的,只怕以后都吃不起盐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吃盐,人的身体就会很虚,大唐百姓的体质如何提高?

    秦天是不敢忽视这等事情的。

    急匆匆来报户部的时候,唐俭也正要急匆匆的出来,两个人碰了头,唐俭连忙说道:“侯爷,我正要去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唐大人,可是为了盐涨价一事?”

    唐俭颔首:“我已经派人调查了一下,今年的盐产量的确没有去年的高,但也没有低多少,就算涨价,也不会太明显,但如今世面上的价格,却已经高出了预期,与此同时,我们还发现,有一些人故意屯货居奇,把盐价给抬了上去,我正要找侯爷商量应对之策呢。”

    盐产量降低只是一个引子,真正的原因,还是有人屯货居奇。

    “唐大人,我大唐不是有市平的嘛,物价应该都会每一个月评估一次吧,怎么会让涨价的事情发生?”

    唐俭苦笑,道:“侯爷,一个月评估一次,现如今不是还没有评的嘛,而且,一切都是市场来决定的,有人囤盐不卖,不涨价都难啊。”

    任何一个朝代,都有控制物价的专门机构,这些机构每一个月会对市场上的物价进行评估,而后出来的物价,就叫做市平。

    市场上的价格,可以高,也可以低,但都不能太过偏离市平。

    有市平在,盐价应该不能太过偏离的,但可惜,市平一个月才出一次,等该市平的时候,那些盐商已经趁着这一个月的时间,把该赚的钱都给赚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,他们就是涨价,你也奈何不得他们。

    大唐的物价,更多的还是遵循市场的经济规律的。

    “侯爷,现如今我们该如何是好啊?”唐俭询问,只是又加了一句:“我觉得当务之急,还是尽快平复物价才行,不然继续涨下去,对大唐百姓十分不利啊。”

    盐价继续涨,的确有可能造成长安的不稳定,秦天眉头凝着,思虑过后,道:“唐大人,你带人去街上发出告示,让百姓知道,今年的盐产量并没有减少,让他们不用着急囤盐过冬,再有就是,所有盐商,找他们谈,让他们降价。”

    只要盐商肯降价,这事就好办多了,唐俭听了之后,却是犹豫了一下,朝廷很少以这种形式,命人降价的,万一有人拿这个弹劾,可就有点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侯爷,真的要跟那些盐商谈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找他们来,本侯亲自跟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见秦天要自己做这事,唐俭就松了一口气,道:“好,今天黄昏前,他们一定会出现在户部衙门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都把他们请到四海居去,本侯请他们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请他们吃饭?”唐俭彻底迷糊了,不揍他们已经很不错了,竟然还请他们吃饭,真是搞不懂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朝廷的告示在长安城传着,黄昏前,四海居内的一个包厢内,长安城几大盐商都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秦天邀请,他们不敢不来。

    这些盐商相互张望,他们很清楚秦天请他们来的目的,无非就是为了盐价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并不觉得秦天能改变什么。

    几个人坐着等,大概半柱香后,秦天才从外面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侯爷!”

    一众人起身行礼,秦天摆了摆手:“坐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就坐,都有点拘谨,虽然上的都是好酒好菜,但却并没有几个人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“侯爷请我们来,不知所为何事?”说话的人身材肥胖,眼睛却又小出奇,仿佛随时都有精光射出一般。

    他是长安城最大的盐商,杨五。

    秦天看了一眼杨五,道:“自然是为了盐价一事,盐涨价,于朝廷的稳定十分不利,今年的盐产量不算低,何以而等要故意涨价?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杨五等人并没有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“侯爷,今年的盐产量的确下降了,而且,我们都只是盐商,我们的盐都是从其他人那里购买的,他们给我们的价格不低,我们也只能这样卖啊,不然我们可就赔本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侯爷,我们也是要养家糊口的,不能就这样被饿死不是?”

    “侯爷也是做生意的,应该知道市面上的这种规律,进价高,我们自然卖的也要高,不然不赚钱,生意就没有人做,那这长安城的百姓,从那里吃盐去?”

    “侯爷,我们也是很无奈啊,如果别人卖给我们的价格低,我们这里,自然也会涨价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,但显然都在哭惨哭穷,秦天听了却是撇了撇嘴,他知道,外面的盐价并没有什么变化,只怕就是他们这几个人商量了一下,故意屯货居奇,把盐价给抬起来的。

    但如今,他们却都不肯承认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几位是不肯把盐价降下来了?”

    “侯爷,没法降啊,降了我们就活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点点头:“既然如此,那本侯跟你们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,你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秦天竟然没有威胁他们,就这样让他们走了,他们本应该很高兴的,可突然又都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以他们对秦天的了解,他应该不是这样的人吧?

    这么轻易就放弃了,完全不是秦天的作风啊?

    众人相互张望,犹豫了一下,但最终还是陆陆续续的离开了,秦天不强制让他们降价,这对他们来说是好事,如果又留了下来,万一秦天变卦,他们的日子恐怕就要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趁着现在钱好赚,赶紧赚钱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一群人离开了,四海居的包间内安静了下来,秦天看着一桌子的饭菜,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本来,这些人若是听劝,把价格降下来了,秦天也就给他们一条活路,但他们不要这个活路,那也就怪不得他秦天了。

    明天早朝上,一切都会见分晓的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