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长孙无忌很纠结。

    像这种动了自己利益的事情,他是真不想干。

    甚至,谁干的话,他就跟谁拼命。

    可如今,想动他利益的人是李世民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微微抬头看了一眼李世民,道:“圣上,臣觉得秦大人说的有一些道理,由朝廷控制盐的销售,的确有助以控制盐价,而且朝廷还可以凭此获得丰厚的利润,充实国库,只是这样的话,盐价势必要上涨吧,那个时候,百姓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,圣上刚登基,正是福泽四海的时候,做这事,怕有些不妥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是个聪明人,他是不会直接拒绝说这不好的,他要让李世民自己觉得,做这事不妥。

    盐这种事情嘛,没有利润,产盐的人不做,有可能导致物价上涨,朝廷从中又抽取利润,亦或者是征收盐课,又有可能导致盐价上涨。

    本来,他们的目的是控制盐价的,结果最后却导致盐价上涨了,这不是得不偿失吗?

    长孙无忌把利害关系给李世民摆了出来,现在,倒是李世民开始纠结起来。

    汉武帝的时候,为了增加朝廷的收入,把盐变成了朝廷专卖,此后这么多年,时而专卖,时而征收盐课,盐的很大一部分利润,都是掌控在了朝廷手里的。

    只是到了隋朝的时候,因为隋朝太过富裕,看不上盐课了,所以就给废除了。

    而且一直沿用到现在,但他们大唐现在的境遇,却无法跟开皇三年相比啊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利润,李世民是真的是吃掉,可长孙无忌说的,又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李世民纠结的时候,挑出了事端的秦天却是站在旁边,没有一点要插嘴的意思,就好像这事对他来说,一点关系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秦天这个样子,李世民顿时生出一股要抽他的冲动,怎么见事情不好解决了,你小子就想抽身事外?

    世上那有那么便宜的事情。

    李世民眼眉微动,道:“秦爱卿,你说说你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秦天见被问,这才挺起了身板,道:“圣上,臣以为长孙大人言之有理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李世民差点骂出来,他觉得,秦天果然堕落了,一看情况不对,竟然改口了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这边,却是松了一口气,自己的财路,怕是要保住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,秦天又突然说道:“盐由朝廷控制,对朝廷的确是有利的,对百姓来说,则会增加一些成本,主要还是制盐的少了,成本增加,盐价也就增加,不过臣以为,要解决此事,也容易。”

    这个弯转的有点大,秦天说完,李世民和长孙无忌两人的心境顿时换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世民撇了撇嘴,道:“盐价要控制,朝廷也要从中获利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秦天道:“主要问题,还是产盐量,如果产盐量增加,而且产盐的效率提升了很多的话,那么自然可以降低制盐成本,制盐成本低了,就以现在的平价去卖,不管是产盐的,还是朝廷,都是有赚头的。”

    物价的影响有几个方面,而最为重要的一个方面,就是成本,如果可以降低成本的话,就算朝廷征收盐课,盐价也是不会上涨的,甚至还会降低。

    提高效率,永远都是降低成本最为简洁的办法。

    秦天说完,长孙无忌心头微微一沉,紧接着,就又站了出来,道:“说的好听,成本是好降低的吗,效率是好提高的吗,现如今的制盐手段已经比以前好太多了,但每年的盐产量,还是不高,你秦天家里富裕,不差盐,所以不知道,但如今我大唐很多的贫苦百姓,都是不怎么吃得起盐的你知道吗,他们一天,可能就敢拿几粒放进嘴里品品味,若效率不能提高,盐却涨价了,你说怎么办?”

    此时的长孙无忌是真的有点动怒了,敢动自己的财路,那就如同杀父仇人啊。

    秦天没想到长孙无忌是这个样子的,李世民也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干咳了两声,长孙无忌这才有所收敛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秦天道:“圣上,如今我大唐的制盐工艺,说实话,太差了,不仅产量低,而且制作出来的粗盐居多,精盐却少的很,臣这里,有一些制盐的办法,不仅可以提高效率,提高产盐的产量,而且还可以提高精盐的产量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李世民心头一阵,精盐和粗盐想必,差别可是很大的,精盐很少,所以只有一些权贵人家才吃得起,像普通百姓,连粗盐有时候都是不敢多吃的。

    秦天要真有提高制盐效率的办法,那于大唐的发展,可谓是功不可没的。

    “秦爱卿,你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在圣上面前,臣怎敢有虚言,臣有针对不同环境的制盐工艺,比如说海滩,我们就可以晒盐,井盐有井盐的办法,湖盐有湖盐的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嘀嘀咕咕说了一通,每一个地方制盐的工艺,秦天都给改进了一下,而且按照他说的去制盐的话,效率至少比以前要提高三到五倍。

    虽然提高的并不是很多,但就只三到五倍,在朝廷获利之后,还是可以大大降低盐的成本,进而降低盐的价格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听完之后,神色大喜,道:“秦爱卿好办法,如果真能够提高效率,那就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笑了笑,道:“圣上,盐由朝廷专卖,但朝廷也不能做生意不是,所以臣的意思,发放盐引,盐商可凭借盐引,从朝廷这里进货,然后进行贩卖,如此,可省去朝廷不少事情,也可发展大唐的经济。”

    有人经商,就能够发展经济,当然,秦天之所以这么做,也是看到朝中做盐生意的人太多,如果一下子把他们的财路都给断绝了,李世民不害怕,他还是有点忌惮的。

    做人嘛,不能断人财路,该给人留点活路还是要留的,不然以后说不定自己也会遇到相同的情况。

    虽然是做官,但秦天还是不愿意结交太多的敌人。

    给盐商一些利润,给制盐的人一些利润,朝廷再抽取一些,大家共赢,这还是挺不错的嘛。

    长孙无忌听到这话后,眼眉立马就展开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