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“不错,他们就是我秦天的人。”

    秦天说着,看了一眼薛仁贵,而此时薛仁贵浑身一颤,一种说不出的感觉突然充斥全身。

    那一刻,他有一种为秦天赴汤蹈火的冲动,就只为秦天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高士廉哼了一声,道:“在我的军营里面,你却说是你秦天的人,这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秦天耸耸肩:“那你可以问一下他们,看看他们是不是我秦天的人。”

    秦天开口,不等高士廉询问,薛仁贵已经说道:“我们是秦小公爷的人,我们入伍当兵,就是冲着小公爷去的,而且我们报的名,也是在小公爷名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高士廉眼眸微凝,这个时候,高履行连忙在高士廉耳边低语了一番,把何宗宪的情况跟高士廉说了一下,高士廉听完,脸色顿时就变的有点难看。

    的确,为了兵马,他高士廉可也接受抓壮丁,但假冒秦天的名声招募兵马,就有点让他接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他高士廉也是个要脸的人啊,他竟然需要假冒秦天名声来做事,传出去岂不是要被人给笑话死?

    明白怎么回事后,高士廉就瞪了一眼高履行,但如今这种情况下,他也不能就此作罢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是你秦天的人,但他们在我军营闹事,若不给个说法,想要离开,可没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这话已经算是默认薛仁贵他们是秦天的人这件事情了,不过,他又找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秦天的人在他军营闹事。

    这个要是解决不好,那这事也不好善了。

    秦天听到高士廉这话,眼眸顿时就凝了起来,紧接着发出一声轻笑,道:“原来高大人还想要个说法,好,那我就给你一个说法,你高士廉强行抓壮丁,你的人假冒本县公的名誉招募人手,这薛仁贵几个人被你们给骗了来,不知道这个说法,你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这些都不是什么好事,秦天却直接就给说了出来,他这么说完,高士廉就有点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胡说,秦天你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秦天哼了一声:“高大人可以说我秦天胡说八道,但若我把此事告知圣上,就是不知道圣上会不会认为我胡说八道,你这军中将士,不知道会不会觉得我是在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不等高士廉开口,秦天已经恢复了平静,接着冷冷道:“我已经懒得跟你们多费时间了,三个数,都给我退开,不然,修改我秦天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秦天这话开口,高士廉身边,一名男子立马站了出来:“秦天,你好大胆子,真以为我们军营无人,可任由你胡作非为吗?”

    站出来的男子身材魁梧,气势逼人,很显然是个高手。

    而他也的确就是个高手,他叫高阳,是高士廉手下最为强悍的一个人,他见秦天咄咄逼人,早已经忍受不住了,后来又见秦天这么不给高士廉面子,他这才终于爆发。

    高阳狂怒,秦天却只是呵呵一笑:“看不起你们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高阳一声大喊,紧接着就向秦天扑来,而就在这个时候,胡十八直接拦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敢动我家公子,你才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说着,胡十八一拳就打了过去,那高阳浑然不惧,也是一拳打来,可是当他们两个人的拳头碰撞在一起的时候,周围的所有人都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着骨头碎裂声音的响起,那高阳的脸色顿时变的极其狰狞恐怖,紧接着,他整个人都突然瘫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好像,他所有的骨头都已经碎了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这一幕后,都很是震惊,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胡十八冷冷道:“我家公子要带人离开,谁人还敢拦着?”

    霸气,胡十八说的霸气,但大家都知道,胡十八之所以敢这样霸气,皆是因为有秦天在撑腰。

    薛仁贵和周青他们看到秦天的气势之后,从内心彻底的折服了。

    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霸气的人,面对比他爵位还高的人,还敢这般的狂傲,秦天只怕是第一人吧?

    高士廉气的浑身发抖,胡十八把他的人给打的浑身瘫软,这简直就是在打他的脸啊,可是高阳先动的手,他也一点办法没有。

    高士廉的脸颊通红,他的眼眸之中带着一股杀意,一股说不出的杀意。

    但这个时候,秦天已经懒得跟他多言,他只是看了一眼薛仁贵他们,道:“放了这个废物,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在他眼里,何宗宪就跟废物没多大区别。

    而他这么说完,转身就走,薛仁贵他们真的方开了何宗宪,跟在了秦天后面,而整个军营之中,无人敢拦。

    “秦天,秦天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秦天带人离开军营之后,高士廉气的破口大骂,他说的每一个字,都仿佛是咬着嘴唇在说的。

    “父亲……”高履行见自己父亲这个样子,整个人都有点被吓懵了,不过他刚开口,就被高士廉给瞪了一眼:“你们啊,你们出的好主意……”

    若非高履行和何宗宪要找薛仁贵的麻烦,他何至于这般受辱?

    不过,他虽然有点气愤自己的儿子和何宗宪,但他和秦天的仇,却是不可化解,越来越重了。

    军营外面,秋风已经有些肆虐。

    刚出军营,薛仁贵和周青他们便连忙向秦天行礼,道:“多谢小公爷今日的搭救,我等愿意跟着小公爷,鞍前马后。”

    若非秦天,他们今天还真不一定能活着离开,而秦天肯为他们这样的无名小卒出头,甚至不惜得罪高士廉,他们也十分的感激。

    秦天看了一眼他们几个人,道:“好了,既然你们已经报了名,虽然是在被何宗宪骗的情况下,但你们现在已经是我秦天的兵了,当了我秦天的兵,便容不得被别人欺负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薛仁贵和周青等人心头越发觉得温暖。

    这样说完,秦天便带着他们去了自己的军营,罗凰对此,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为了他们这般得罪高士廉,值得吗?”

    秦天笑了笑:“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