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卢国公府有点吵闹。

    秦天站在客厅的一角,看着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,他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很快,大家商量出了结果。

    每家每户派出几个人来,组成一个商旅,而后在朝廷的保护下,一同去西域大宛国购买马匹,当然,他们不用交定金,只需要带足自己的钱财就行了。

    他们,既是商旅,又是朝廷,又是购买者。

    这样商议完后,程咬金简单的总结了一下,而后众人便四散而去,各自回家安排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,秦天仍旧是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离开的时候,他苦笑了一下,早知道是这个样子,他就不来了,只要最后程咬金告诉他怎么做就行。

    当然,秦天之所以没有开口,主要是程咬金他们说的都没有太大的问题,他不用补充也行,有李靖、李绩这样的人,这种事情还真不用秦天插手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秦天把秦五叫了来。

    “你带上一些人,过几天随商队出发,去西域大宛国,购买奔雷马。”

    说着,秦天又想起了什么,道:“拉上我们的醉美人,以及香皂等等,这些东西在西域可是畅销货,拉去能卖大价钱,你们和那些朝廷兵马,也都配上诸葛连弩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把一应事情吩咐了一下,秦五听完倒是没有怎么犹豫,去西域嘛,对他来说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这样吩咐完后,秦五便开始下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在准备。

    一应事情,似乎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就在次日早朝上,高士廉突然蹦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臣要弹劾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看了一眼高士廉,问道:“高爱卿要弹劾谁啊?”

    高士廉道:“圣上,臣要弹劾秦天、李靖、李绩,程咬金、牛进达……”

    高士廉一连说了好几个人的名字,而他每说出一个名字,众人都是眉头微微一凝,就连李世民都凝起了眉头,觉得有些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一下子弹劾这么多人,高士廉真把自己当回事了吧?

    不过,李世民还是耐着性子,直到高士廉把人名终于说完了,他才继续问道:“高爱卿要弹劾他们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臣要弹劾他们结党营私。”

    听到结党营私四个字的时候,李世民的神色已经微微一变,这些人,每一个拎出来都不容小觑啊,如果他们真的结党营私的话,对大唐来说还真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圣上,最近几天,他们这几个人时常在程咬金的府上密谋,恐怕有招兵买马之意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说的煞有介事,可就在他这么说完之后,程咬金突然哈哈大笑起来:“非也,非也,我们的确有买马的意思,但可没有招兵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牛进达、尉迟恭等人在旁边也是发笑,秦天神色平静,并无丝毫波动,这事,高士廉肯定也清楚是假的,但他还是站出来说了,无非就是想让李世民对他们警惕。

    而只要高士廉说出来了,他便多少成功了一点,毕竟他们这些人厮混在一起,李世民能放心才怪。

    而事情也的确如此,高士廉说完,李世民的心里的确生出了些许忌惮之意,不过也只是些许忌惮之意而已,他只是上了一点心,并没有觉得他们这些人就真的在结党营私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问道:“卢国公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“圣上,事情是这样的,您不是鼓励我们养马嘛,臣觉得,一家一户的养,难成规模,所以臣就联合了几个朋友,买了一块地,准备建一个马场,这样在里面养马,更见效率不是?”

    听到只是一起经营马场,李世民多少放心了一点,不过他也知道,这些人在一起做的事情越多,就会越有牵扯,人与人牵扯的多了,可就真的扯不开了。

    不过,李世民并没有太过注重这个,毕竟现在还不是时候,而且这些人中,大部分人他都还是很信任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要经营马场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说了一句,高士廉见此,顿时又站出来道:“圣上,建设马场只是个幌子,说不定他们就是要结党,而且,他们有了马,要招兵还不容易吗,请圣上一定要防微杜渐啊,不能让他们建造马场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说的有些惶恐,而他这么说完,朝中其他人也都跟着站出来附和。

    “是啊圣上,这么多国公侯爷一起建造马场,实在不妥,还是让他们停止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也没有真的说他们就结党营私了,但他们若是还继续这样下去,那就太令人怀疑了。”

    “请圣上明鉴啊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,程咬金本来还想好好讲道理,毕竟他们没有结党营私嘛,不过听到这些人的话后,他是越听越气愤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想暴怒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这个时候,站在前面的秦天突然站了出来:“圣上,其实建造马场这事,是臣的意思,只不过奔雷马太贵,臣一个人负担不起,所以才拉上卢国公他们的,再有就是,臣有办法可以快速繁殖奔雷马,是以才想着建造马场,若臣的试验成功,不用两年,我大唐骑兵可成。”

    秦天站出来把所有的事情都拉到了自己身上,程咬金和尉迟恭他们听了之后,很是感动,觉得平日里没白疼他,不过,听到秦天有快速繁殖马匹的办法,他们顿时一愣。

    这个,秦天之前没有说过啊?

    就算说过,这也不太可能啊,一匹马一年能生一胎就不错了,他难道能让一匹马一年生两胎?

    一匹马的孕期,差不多都要一年了啊。

    程咬金等人有点咂舌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,是跟着附和,还是不附和,附和吧,秦天说的太令人不能相信了,简直如同天方夜谭,跟哄傻子差不多。

    不附和吧,秦天也是在帮他们,他们不开口,算什么事啊?

    几个人相互望了一眼,紧接着,程咬金就站了出来:“圣上,秦天说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圣上,我们的确是为了大唐好,绝无结党营私之事,等牧场建成之后,我们可以为朝廷提供不少好马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