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,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听到何宗宪因为面子的事情,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张士贵,高士廉就微微蹙眉起来。

    这事张士贵不知道,那他如何让张士贵找薛仁贵的麻烦啊?

    想着,高士廉便问道:“你有没有办法,可以让张士贵知道此事?”

    高履行想了想,道:“爹,要想让张士贵知道这事也容易,何宗宪的夫人、张士贵的女儿张小小,那可是个很泼辣的女人,他要是知道自己的丈夫被一个小兵欺负了,您猜他会不会去跟张士贵哭诉,只要他这么一哭诉,张士贵怕就要对薛仁贵动手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高士廉点了点头,那张小小的泼辣,他也是有所耳闻的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既然如此,那你就想办法,让那个张小小知道吧,这边,我也会跟张士贵接触一下,务必让他对薛仁贵恨之入骨。”

    父子两人这样说完之后,便各自下去安排去了。

    寒风呼啸,冬日越来越冷,很多人都不怎么想要在街上到处走了。

    这天,高履行带着一众朋友,拎着好酒,直奔何宗宪的府上而来。

    何府是何宗宪娶了张小小之后,张士贵给他们单独批出来的府邸,虽然不是很大,但在长安城地界,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。

    一群狐朋狗友来了,何宗宪也是欢喜的很,连忙把他们领到了客厅,没过多久,就给喝上了。

    张小小有疑神疑鬼的毛病,担心何宗宪在外面养外宅,所以一旦何宗宪的朋友来了,他就喜欢让自己的人在旁边听着,听到了什么,就告诉他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高履行是知道的,而今天,他就是要利用这个,来让张小小知道何宗宪被打的事情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众人都喝的有点开,什么话都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何兄,你这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一个朋友好奇的问了一句,何宗宪神色有些恍惚,连忙说道:“前段时间不是去打仗嘛,这是打仗的时候留下的伤痕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另外一个朋友立马就笑了起来:“身为男儿,打仗流血是很正常的事情,这是荣誉,这是何兄的荣誉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狠狠的夸赞了一下何宗宪,何宗宪听了之后,脸颊顿时微红起来,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这真是打仗留下来的伤痕,那的确是容易,可问题是这并不是。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,说的何宗宪有点不好意思,而就在这个时候,其中一个人突然呵呵笑了两声:“什么荣誉不荣誉,我说何兄啊,你这样是不是也太窝囊了?”

    这人开口,众人一愣,何宗宪的脸色更是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王兄,你……这是何意?”何宗宪有点担心自己的事情被揭穿。

    那被成为王兄的人又呵呵笑了两声,道:“你脸上的伤真是打仗留下的吗?分明是被一个叫薛仁贵的人给打的,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,你怎么就不敢说出来呢?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众人顿时哗然。

    “什么,这伤是别人给打的?”

    “竟然有人敢打何兄,谁这么大胆子,打了何兄,那就是打了张大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张大人作为我大唐国公,那是何等尊贵,他竟然敢打你?那人也太不给张大人面子了吧?”

    一众人这样说着,何宗宪的脸色已经难看的无以复加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仍旧不肯承认此事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在这边为自己辩解的时候,已经有人把这些情况告知了张小小。

    “夫人,夫人,刚才姑爷跟他的几个朋友聊天,他们说姑爷脸上的伤,竟然是一个叫薛仁贵的人给打的……”

    下人把消息传了过来,张小小一听这个,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:“什么,何宗宪脸上的伤是被人给打的,不是打仗留下来的?”

    张小小很生气,何宗宪回来的时候,她就问过何宗宪脸上的伤,当时知道是打仗留下来的,他还觉得挺自豪,可没有想到,自己的相公竟然骗她,那根本就不是打仗留下来的,是被人给打的。

    “可恶,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张小小一边生气,一边向客厅这边跑去,她跑过来的时候,高士廉他们都还在喝酒,不过已经不再讨论何宗宪和薛仁贵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何宗宪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他们这样喝酒的时候,张小小一声大喝,紧接着也不顾其他人在,直接就揪住了何宗宪的耳朵,问道:“你老实告诉我,你这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小小气势逼人,高士廉等人顿时噤若寒蝉,不敢插嘴,何宗宪这里,却是暗暗叫苦,他在外面有点趾高气扬,但在张小小面前,那他就是一只绵羊啊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那种很听话的绵羊。

    “夫人,松手,松手,我这伤是打仗留下的,打仗留下的啊,不信,不信你问他们……”何宗宪用手指着高士廉等人。

    而高士廉等人连忙点头跟着附和,可他们的表情,却一点都不像是在认同,他们就好像在说,何宗宪说的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张小小看到他们的表情之后,顿时就哼了一声:“你老实跟我说,不然今天我打残废你。”

    张小小说到做到,他这么说了之后,何宗宪顿时吓的脸色铁青,直接就跪了下来:“夫人饶命啊,我说,我说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高士廉等人在旁边看到这一幕后,都不由得摇头,替何宗宪惋惜,他们没有想到,何宗宪在自己夫人这里,竟然这么怂。

    简直怂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小小仍旧揪着何宗宪的耳朵,何宗宪一脸的哭样,道:“是被人给打的。”

    张小小一听真是被人给打的,顿时火冒三丈,敢打他的相公,那就是在打她爹的脸啊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谁这么大胆,竟然敢打你,而且打了你后,你还不敢声张。”

    张小小很气愤,何宗宪这里,说道:“是薛仁贵。”

    “薛仁贵,薛仁贵是谁?”张小小并不知道薛仁贵,而他这么说了一句后,越发的愤怒起来,一个连他听都没有听过的人竟然敢打他相公,那个人真是不长眼了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薛仁贵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