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,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!

    寒风呼啸,军营要比其他地方显得更为冷一些。

    而,哪怕是这样的寒冷天气,将士们的操练却并无丝毫的停歇。

    这天,薛仁贵与周青他们操练完之后,就回到自己的营帐内休息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,还弄了一些酒菜。

    几个人坐下之后,都有点兴奋。

    “薛大哥,听说吏部快把功绩给整理完了,您救了圣上,又冲入无极大阵,射伤了林无为,这样的功绩,圣上怎么也得给你封个将军当当吧。”

    “救了圣上,岂止是个将军,我觉得给薛大哥封个爵位都行,怎么着也得是开国县男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薛仁贵很快就能够飞黄腾达,周青这几个兄弟也替薛仁贵高兴。

    而且,薛仁贵飞黄腾达了,他们几个人跟着薛仁贵,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啊。

    他们入伍的目的,就是为了出人头地,而这一次,虽然他们唐军战败了,但他们却是因此闯出了一番名堂啊。

    几个人兴奋的说着,薛仁贵这边虽然谦虚,但也觉得自己的这些兄弟说的不错,救驾之功,好像真的挺不错的,封个小小的爵位没啥问题吧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们这样一边喝酒一边说着的时候,营帐打开,另外几名将士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营帐不大,唯一用来吃饭喝酒的地方被薛仁贵他们给占了。

    这几个人进来之后,脸色就有点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让一下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男子对薛仁贵他们吼了一声,态度十分的不友善。

    这个人这么吼了一声之后,薛仁贵的眼眉微凝,但并没有发作,毕竟在这军营里面,不宜动火,有什么事情,还是要商量着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,薛仁贵没有动火,旁边的周青却是蹭的一下站了起来:“你对谁说话呢?”

    周青脾气火爆,最是看不惯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周青这么一跳出来,那人顿时就骂了一句:“跟你们说话的,怎么啦,难道你们是狗,听不懂人话吗?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周青顿时恼怒,突然一拳就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才是狗。”

    砰……

    周青一拳打了过去,那个人没有防备,顿时被打出了血,他身后的几个人一看这个,那还得了,立马也都动手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薛仁贵那能看自己的兄弟被人欺负,所以,虽然不是很想出手,但现在也只能出手了。

    小小的营帐之中,很快乱做一团,大家打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不过,有薛仁贵在,那一伙人的武力显然差很多,所以没过多久,他们就被薛仁贵和周青等人骑在身上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营帐内,一片哀嚎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们这样打着的时候,军营里面,很快有人跑去向王文禀报起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,将军,打起来了,他们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打起来了,王文嘴角就露出了一丝冷笑,这一切自然都是他安排的,想要找薛仁贵的麻烦,怎么着也得有个来由才行。

    在军营之中打架,就是一个很不错的来由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,他要教训薛仁贵也就名正言顺了。

    “好,打起来就好,来人,随我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王文说着,带着自己的人就向薛仁贵的营帐走去。

    而他们刚走到薛仁贵的营帐外面,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哀嚎之声,那种哀嚎,令人听了之后,心头一颤。

    王文啧啧舌,道:“狠,太狠了。”

    而他这么说完之后,立马就带人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冲进去后,就见薛仁贵等人正骑在那些人身上打着,好几个人都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了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王文震怒,喝了一声,薛仁贵等人到底还算给王文面子,见王文来了,就真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几个人站在了一起,但并没有表现的多么害怕,这事,不怨他们。

    “好大胆子,你们真是好大胆子,竟然敢在军营闹事,你们可知道你们触犯了军法吗?”

    王文望着薛仁贵等人喝了一句,薛仁贵道:“将军,是他们先来挑事的,我们只不过是迫不得已才出手的。”

    地上还躺着几个人,他们已经被打的有点不成样子,但薛仁贵这话出口之后,地上的一个人立马就说了起来:“将军,是他们先动手的,没错,就是他们先动手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青先动的手,这个人说了一句之后,薛仁贵等人都有点不好意思,但现在让他们承认是他们的错,也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“是他们先挑事的……”周青说了一句,对于自己先动手打人的事情,绝口不提。

    双方眼看就要闹起来,王文却是无心听他们在这里辩解,具体怎么回事,他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所以,就在这个时候,王文顿时喝了一声:“够了,胆敢在军营闹事,都得惩罚,你们这几个人被打伤了,就等伤好之后再说,薛仁贵等人,军法处置,来人将他们几个人带下去,各打一百军棍。”

    在军营闹事,打军棍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一百军棍就有点多了,能把人打成半死。

    薛仁贵等人一听要打一百军棍,脸色就有点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错不在我们,为何要打我们军棍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算要打军棍,也不用打这么多吧?”

    薛仁贵等人很是不服,王文哼了一声:“在军营闹事,打军棍怎么拉?我说打一百军棍,就打一百军棍,谁若再敢不服,就打二百军棍。”

    作为将军,作为薛仁贵等人的顶头上司,王文的确是有这样的底气的,如果连这点底气都没有,那他在军营这么多年也就白混了。

    这样说完之后,王文转身就走了出去,而他带的那些人,立马将薛仁贵等人给押了起来。

    薛仁贵他们敢对刚才的那些人动手,但王文的人,他们却是不敢的,毕竟以下犯上,这罪名可不小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要被打一百军棍,他们又都十分的不爽。

    明明是别人先惹事的嘛,就因为他们把别人打了,就要打他们一百军棍?

    薛仁贵等人相互张望,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周青突然喊道:“王将军,我薛大哥可是救过圣上性命的,你要打他,可要考虑清楚了,等吏部论功行赏后,我薛大哥的身份可能比你还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