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,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王将军,我薛大哥可是救过圣上性命的,你要打他,可要考虑清楚了,等吏部论功行赏后,我薛大哥的身份可能比你还高。”

    周青情急之下,把薛仁贵救过李世民的事情给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他这么说完之后,王文的眉头顿时就跳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薛仁贵真的救过李世民,那这薛仁贵可就是李世民的救命恩人,是李世民的红人啊,打了李世民的红人,那他的下场只怕不会很好吧?

    只是,对于周青说的话,他并不是十分的相信。

    又想到这是张士贵的安排,他若不做,得罪了张士贵他的下场会更不好。

    想到反正是薛仁贵等人在军营闹事,自己也不过是按照军法来处置的,王文顿时就又哼了一声,道:“军法处置,每个人一百军棍。”

    薛仁贵等人再次被押了出去。

    军营之中,寒风呼啸,远处仍旧有将士在操练,这边,薛仁贵等人押出去后,就被几个士兵摁住,开始抽打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刚被抽打了几下,几匹快马突然就飞奔着来到了军营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声音落下,几个人就从马背上跳了下来,薛仁贵和马青等人一看,见是程处默和尉迟宝琳他们,顿时就欣喜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这些人在征讨新罗国的时候跟秦天走的很近,所以他们和程处默这些人的关系还算不错,当然,最为重要的,还是他们的年纪相仿。

    所以几个人很玩的来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他们就说过要一起在长安城玩的,不过刚回来没几天,所以他们都不得空。

    程处默他们今天好不容易有了空闲,来军营找薛仁贵和周青他们,不曾想,刚到军营,就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几个人下来之后,立马就冲了过去,而且他们都显得很是愤怒。

    “你们好大胆子,竟然敢打薛仁贵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怒视王文,而此时的王文却是眉头微蹙,他没有想到薛仁贵跟这几个长安城纨绔还有联系,如今这些纨绔来了,事情只怕不好善了吧。

    “薛仁贵等人在军营闹事,作为他们的长官,我不过秉公处置而已,这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虽然觉得程处默等人不好善了,但如今打都打了,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。

    王文开口,旁边的周青立马说道:“几位小公爷,事情不怪我们,是几个人找事,我们看不惯教训了他们一下,谁曾想这个王文,只打我们,不打他们,这事好生奇怪呢。”

    周青脾气不好,但脑子转动的却是很快,整件事情,他隐隐觉得很有问题。

    而他这么说出来后,秦怀玉突然又想起了一点什么,道:“好啊,我记得你王文好像是张士贵的副将吧,你这般找薛仁贵他们的麻烦,怕是要替那何宗宪出头,怪不得,怪不得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这么一说,整件事情顿时就顺畅了起来。

    程处默一听这个,顿时大骂了一句:“他奶奶的,竟然敢阴我的朋友,找打。”

    说着,程处默一拳就向王文打了过去,那王文在军中做副将,功夫还是很了得的,程处默也厉害,但这一拳打过去后,却被王文给接住了。

    而且,王文接住之后,直接将程处默给踢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哎呀,哎呀……竟然敢打我,竟然敢打我……”

    程处默躺在地上叫着,尉迟宝琳、秦怀玉等人那还敢袖手旁观,立马就朝王文打了过去,旁边有不少侍卫,可是他们不敢得罪程处默这些人,所以也就只能在旁边看着了。

    动手的,也就只有王文的几名亲信。

    他们这几个人在在军营打了起来,程处默等人相对少一些,很快就落入了下风,薛仁贵等人一看这个,也没有闲着,飞身跃起之后,也加入到了战团之中。

    薛仁贵的武力是十分惊人的,他加入战团之后,王文顿时了落入到了劣势之中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程处默他们就骑在王文身上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条狗,竟然还敢替何宗宪出头,看我不打死你。”程处默一个拳头一个拳头的砸了下来,好像在替薛仁贵出头,又好像是报刚才被王文踢翻在地的仇,反正他打的就是很重。

    很快,王文就被打的鼻青脸肿起来。

    军营里面,围了一圈的人,可程处默这几个小公爷打人,他们谁敢上前啊,所以也就只能看着。

    这样打的过瘾之后,程处默他们才终于停手,而后也不多言,直接带着薛仁贵他们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离开军营之后,周青很是兴奋。

    “爽啊,打的太爽了,他们这些人,竟然敢暗算我们,就应该这样教训他们。”

    周青突然觉得跟程处默这几个小公爷在一起,真是太快意了,看谁不爽就打谁。

    薛仁贵这里,相对理智一些,他并非鲁莽之人。

    “几位小公爷,打了王文的确很爽,只是这事闹开的话,怕是不好善了啊。”

    小兵打了长官,怎么说都不好解决。

    程处默等人却是不以为意,道:“放心吧,你可是救了圣上性命的人,那王文又暗算你们,就是打了他又怎么样,放心,若真的怪罪,我们帮你们扛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作为国公功臣之子,他们的特权还是很多的。

    见程处默等人没把这个当回事,薛仁贵他们也就没有再多问。

    “我说,接下来我们去那里?”

    事情说的差不多后,尉迟宝琳问了一句,程处默想了想,道:“还能去那里,去喝酒呗,我们来找薛仁贵他们,不就是为了喝酒嘛。”

    程处默有点没心没肺,发生了这种事情,竟然还有心情去喝酒,而他这么说完之后,其他人立马就跟着附和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去喝酒,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喝个痛快,今朝有酒今朝醉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这一群人都有点没心没肺,而他们这样说完之后,便各自骑着快马,找地方喝酒去了。

    正是年少,正是轻狂,他们也的确应该这般快意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事情,他们才不管呢,天塌下来,自有他们的老子给顶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