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,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!

    张士贵的府上。

    他一直都在等王文的消息,在他看来,以王文的身份和地位,要教训一下薛仁贵应该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王文来的时候,竟然鼻青脸肿,让他都差点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士贵有点意外,从王文成为他的副将开始,他就没见王文这般狼狈过。

    “将军,末将……末将被人给打了。”

    张士贵眼眸凝着,他自然看得出王文被打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谁敢打你?”

    王文哭的委屈,把今天军营的事情跟张士贵说了一遍,张士贵听完之后,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:“可恶,实在是可恶,程处默他们竟然敢在军营闹事,那薛仁贵连你都打,真是无法无天了,无法无天了。”

    张士贵在客厅来来回回的走着,这样走了几下之后,道:“放心,明天早朝,我便替你讨回公道,敢在军营以下犯上,我绝饶不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张士贵是真的愤怒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高士廉也得到了军营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得知薛仁贵没能教训成,那王文反而被打了,高士廉的眉头顿时就凝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之后,他又慢慢的舒展开了。

    薛仁贵和程处默他们都是秦天的人,他们今天在军营的所作所为,可以说是触犯了军法的,就是李世民只怕也不敢轻易保下他们。

    如此,他们这些人肯定要受惩罚,秦天如果想替他们出头的话,那秦天怕也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之前激怒张士贵,也只是教训一下薛仁贵而已,对秦天的影响倒是不大,可如今,秦天想要置身事外,却也不容易了吧。

    能够把秦天给牵扯进来,才是高士廉最最想要看到的。

    高士廉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,他觉得明天的早朝,肯定有热闹看了。

    长安城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冷,这天早朝的时候,竟然还飘起了雪花。

    贞观五年,长安城的第一场雪。

    雪并不是很大,落在地上之后就化了。

    百官在皇宫门前等了片刻,而后便陆陆续续的进入了大殿。

    李世民与群臣商议事情,秦天站在前面,神色平静,好像对于薛仁贵等人的事情,完全不知。

    不过,他虽然平静,程咬金等人,却是显得有点不安。

    自己的儿子做的事情,他们还是知道的,而正因为知道,才担心,敢在军营闹事,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长安城纨绔,欺负人,那还不算什么,可敢在军营闹事,那就是蔑视军法啊,那就不行。

    军法不严,这兵就不好带,兵不好带,仗就不好打。

    所以说在军营的时候,说军法处置要杀人,是真的就要杀人的,不杀人,无法震慑住其他人啊。

    他们的儿子闹出了这样的事情,真的让他们挺担心的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程处默他们回去的时候,程咬金他们就没少责骂教训他们。

    但再责骂教训,那也是他们的儿子,该保还是要保的。

    人嘛,本来就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对别人可以很坏,但对自己的亲人,却又好的不行。

    朝政继续议论着,快中午的时候,才议论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张士贵站了出来:“圣上,臣有事要奏。”

    看到张士贵站了出来,程咬金等人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,这张士贵怕是要替王文出头啊。

    李世民看到张士贵,有点奇怪,问道:“张爱卿要奏何事?”

    “圣上,昨天有人扰乱军营,对军营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扰乱军营,李世民的眼眉就凝了起来,军营可以说是他关注的重点,如今却出事了,这怎么能行?

    “张爱卿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,昨天有人在军营闹事,以下犯上,以小兵的身份,打了王文这样的副将,似这般行为,对军营的影响很大啊,若不惩治,只怕此后以下犯上的事情不会少了,久而久之,长官的威严不够,将士就容易哗变啊。”

    张士贵说着,把事情说的十分严重,而如果真的产生了很大影响的话,张士贵说的也并非没有可能,如果不够尊重长官,将士自然就很容易哗变。

    而长官的威严不够,打仗也就做不到令行禁止,如此对于大唐军营的建设十分不利。

    张士贵说完,李世民的脸色变的越发有点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何人这般大胆,竟然敢在军营做出这种事情来?”

    李世民生气了,而且异常的生气,他需要建造一支强大的军队,来灭掉高句丽报仇雪恨,可他的军队还没有建成就发生了这种事情,这简直可以说是开头不利啊。

    若是开头不利,那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办?

    李世民喝问,张士贵连忙说道:“圣上,是一个叫薛仁贵的人,此人有几个兄弟一起动的手,就连程处默这些人,也都动手了,他们大闹军营,真是……完全无视军法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整个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,大家以为就只是一个小兵的事情,没有想到竟然还牵扯到了几位小公爷。

    李世民更是一愣,他没有想到薛仁贵竟然也参与了其中,这倒让他有点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若只是一个普通小兵,他可就要军法处置,让军队的秩序得到尊重了,可薛仁贵的话,却让他有点下不去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薛仁贵救了他的性命,同时又挽救了几万大唐将士,自己若是对他军法处置,怕是要寒了人心。

    本来很生气的李世民突然有点纠结,想要保住军营的规矩,可又不忍对薛仁贵动手,而且,这事还牵扯到了程处默他们这些人。

    李世民沉默不语,张士贵望着李世民,希望得到李世民的肯定,而高士廉则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慢悠悠的站了出来:“圣上,军营的规矩不可废啊,不然我大唐的军队还如何带,以后还怎么打仗,请圣上决断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站出来又这么一起哄,朝中顿时又有不少人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高大人说的对啊,军营的规矩不能废了,必须严惩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