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,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大殿之上,要求严惩薛仁贵和程处默的声音很多。

    秦天站在前面,仍旧一语不发,好像这事跟他一点关系没有。

    程咬金见秦天不出头,顿时就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这李世民要是真的严惩的话,自己的儿子还不得遭殃啊?

    所以,就在众人这样说着的时候,程咬金站了出来:“圣上,那王文教训薛仁贵,犬子上前规劝,被那王文一脚踹翻在地,所以他们才打了起来,犬子也是有职务在身的,品阶比王文的还要高,这应该不算以下犯上吧?”

    现如今,他也管不了薛仁贵了,先把自己的儿子给摘干净再说。

    程咬金这么说完,尉迟恭他们也都纷纷站出来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犬子也只是看不惯王文嚣张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,犬子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这几个人站出来后,朝中要求对程处默等人也严惩的声音就少了很多,张士贵和高士廉也知道这几个国公不好对付,要真跟他们闹起来,他们两个人还真不一定就是这些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所以,程咬金要救自己儿子,他们也就没有死咬着不放,只要能严惩薛仁贵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就算程处默、尉迟宝琳这几个人打王文不算以下犯上,但薛仁贵却是不可饶恕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薛仁贵一个小兵竟然敢这么做,此人必有反骨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圣上,必须严惩薛仁贵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嘀嘀咕咕的说着,程咬金他们见自己的儿子没事了,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李世民这里,却是仍旧十分的纠结,他最关心的,偏偏就只有薛仁贵一个人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薛仁贵,身份就是一个小兵,他所作所为,也的确是以下犯上啊。

    事情有点难办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站在前面的秦天却是露出了一丝淡笑,随即,吏部尚书就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其实薛仁贵也不算以下犯上,因为此次讨伐新罗国,薛仁贵救了圣上,又射伤林无为,救了我大唐几万兵马,论功行赏,他可得开国县男的爵位,而且可官拜将军,比王文的职位要高的多。”

    从一个小兵一跃成为了一个将军,这种情况简直很难让人想象,像这种情况,也就秦天当年有过。

    可薛仁贵做的事情的确是可圈可点,任谁也找不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救了李世民和几万将士的性命啊,这样的功绩,给一个开国县男一点问题没有吧?

    吏部尚书这么说了一句话后,高士廉和张士贵顿时凝眉,暗道不好,李世民这里,却是突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薛仁贵救了朕的性命,论功行赏的确应该得到这些,如此的话,他打了王文倒也不算以下犯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这样说,朝中的一些人相互张望,都有点无奈。

    本来这事影响不好,是以下犯上,容易让将士轻视长官威严,所以要严惩薛仁贵,可如今薛仁贵摇身一变,成为了比王文身份还高的人,那这以下犯上的问题自然也就不存在了吧?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存在,他们还能在朝堂上弹劾薛仁贵吗?

    张士贵和高士廉他们气的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而秦天却只是浅浅一笑,这件事情,他一早就听说了,而他听说之后,很快就跟吏部尚书联系了一下,得知薛仁贵的功绩不小后,他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他作为尚书令,掌管六部,让吏部尚书做一些事情,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

    如今解决了以下犯上这个最大的难题,那么接下来的一些事情,就不是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秦天站在前面,仍旧神色平静,李绩这边露出一丝浅笑,显然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聪明如他,若是还不清楚这是秦天在背后做的手脚,那就太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不过,事情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“圣上,就算薛仁贵有功,但诏令未曾下发,他就这样打人,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?打人的事情,圣上必须惩治一下才行。”

    以下犯上的事情算是过去了,但打人却是实实在在的,若不惩罚,有点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高士廉不甘心,因此就又站出来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么说完,就有人站了出来:“圣上,此事怪异啊,那薛仁贵也不过是一个小兵,他胆子怎么会这么大,敢对王文动手,所以圣上,臣提议严查此事,不如,就交给我们刑部来调查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刑部的官员站出来说了这么一句话后,不管是张士贵还是高士廉的脸色都变的有点难看。

    薛仁贵敢对王文动手这事,张士贵最清楚,那是因为王文专门派人去找薛仁贵的麻烦,然后王文借机公报私仇嘛,要是这样调查下去的话,很快就会查到是他张士贵不满自己女婿被打,所以要教训薛仁贵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张士贵可就要受惩罚了,至少要被李世民给说上一两句。

    而对于高士廉来说,只要查到了何宗宪身上,很自然就会扯到当初在辽城他抓壮丁的事情,而且这事还有秦天这个最为清楚的人。

    要是抓壮丁的事情被披露出来了,他的下场会更加的不妙。

    所以,刑部官员说出这个之后,他们都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“圣上,既然那薛仁贵没有以下犯上,那也就都是小事,小事的话,我们就不必在朝堂上说了,算了吧。”张士贵生怕惹火烧身,因此连忙站出来表示,这事不算事。

    张士贵的反应落差有点大,李世民自然很快就看出这其中有问题,不过,想着薛仁贵也没事了,张士贵也不怎么追究了,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因此李世民也就没有让刑部的官员继续调查。

    “不过打架一件小事而已,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没有追问,刑部的官员也没有死咬着不放,很快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本来看着好像十分难解决的事情,就这样轻松的解决了,一个吏部官员,一个刑部官员这么一说,就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不仅李绩明白了怎么回事,就是程咬金和尉迟恭他们,也很快明白,这其中只怕有秦天插手的成分。

    这个秦天,在早朝上一句话没有说,反而把他们之前提心吊胆的事情,就这样给解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