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长安城的天气很冷。

    高士廉在客厅来来回回的走着,他好像一直没有停歇过,因此浑身上下都有些暖。

    他在等消息。

    等秦家铺子的消息,今天那么多人去要货,秦家铺子肯定拿不出那么多睡衣来。

    如此,秦天只怕要赔偿这些人好多钱吧。

    他其实是有点兴奋的,终于可以恶心一下秦天了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他这样来来回回走着的时候,一个下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,那秦家铺子交货了吗?”

    不等下人把话说完,高士廉就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人一脸的苦样,道:“老爷,交了,他们交货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高士廉顿时愣了一下,有点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“交货了,这怎么可能,那么多货物,他们根本来不及做啊,他们怎么交货的?”

    这件事情太匪夷所思了,下人的脸色越发有点难看。

    “老爷,听说那秦天弄出了一个什么缝纫机,缝衣服快的很,就那些人要的睡衣,对他们来说完全没有什么压力啊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张大嘴巴,下人说的那些话有点超出他的认知,缝纫机是什么东西,衣服不都是人用针一针一针来缝的吗?

    这些事情让高士廉很震惊。

    而直到震惊过后,他才终于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可恶,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现如今,他们不仅没能难住秦天,让秦天赔钱,反而把他们自己人的生意都给了秦天,让秦天赚了钱,现在功亏一篑,高士廉想起来就恼怒的很。

    可是,他就算在这里破口大骂,对秦天也不会产生任何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可恶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家的睡衣生意仍旧好的不行,而且不管多少订单,都是照接不误,当然,接的时候,福伯就谨慎了许多,把日期什么的都说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再有人想要浑水摸鱼坑一下他们,是不太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长安的天气越来越冷,转眼就进入到了腊月。

    这天早朝,李世民与群臣商议事情。

    这样商议的差不多的时候,李世民突然发现朝堂之上有点异样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见杜如晦杜爱卿啊?”

    李世民这么问了一句,朝中的很多人也才猛然察觉,杜如晦竟然没有来上早朝。

    不过,很快就有人站了出来,道:“圣上,杜大人病了,所以没来上朝。”

    听到杜如晦病了,李世民倒是没怎么在意,因为杜如晦才不过四十几岁,这个年龄正是壮年,就算生病,也并无什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,杜如晦为了大唐,这几年可以说是尽心尽力,颇有些鞠躬尽瘁的,所以李世民听到之后虽然不觉得有什么大事,但还是吩咐道:“派御医给杜爱卿看病,还有,把库房的一些补药给杜爱卿送去一些,让他好生养病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吩咐下去后,立马有宫人应了下来,群臣这样又说了一会后,就退朝了。

    李世民觉得杜如晦可能在家里养两天病就会来上朝的。

    可是,一连五六天过去了,杜如晦都没有来上朝,这个时候,李世民才隐隐有点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这天下朝之后,李世民问道:“杜如晦的病还没有好吗?”

    一名宫人上前,道:“圣上,杜大人的病好像挺严重的,御医已经在给调养了,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但并无什么好转,只怕不妙。”

    听到只怕不妙四个字的时候,李世民突然慌了。

    自贞观年开始,杜如晦就已经被他给任命为宰相,在朝中处理大大小小的事物,可以说,大唐能够保持现如今的稳定,杜如晦绝对是功不可没的。

    他以为这些跟着自己的老臣,是能够陪着他打一辈子江山,治理一辈子大唐的,可是,年纪并不算打的杜如晦突然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那种不安让他觉得很不真实。

    他并无片刻犹豫,立马吩咐道:“来人,摆驾杜府。”

    长安城天气阴沉,好像又要下雪。

    李世民的仪仗并不算大,但是出了皇宫之后,还是很快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,大家很奇怪,这么冷的天气,李世民这是要去那里?

    李世民刚出皇宫没多久,这个消息就像风一样的在长安城传开了。

    大家议论纷纷,大家知道,李世民去了谁的府上,只怕这个人就要受尽恩宠了吧。

    大家都有点期待,不管是百姓,还是那些朝中官员。

    不过,很多人都是失望的,李世民出了皇宫之后,便直接去了杜府。

    杜府就在朱雀街上,府邸还算是可以的,这是李世民登基之后,赏赐给杜如晦的。

    李世民的到来,让杜府的人都有点受宠如今,连忙行礼,李世民只是摆了摆手,问道:“杜爱卿何在?”

    “圣上,我们家老爷在自己的卧室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点头,然后便径直去了杜如晦的卧室,而在此之前,已经有人急匆匆跑进去把李世民来的消息告诉了杜如晦。

    而杜如晦听到之后,连忙就要挣扎着起来。

    他刚要起来,李世民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杜爱卿,这里没有外人,你就不必多礼了,还在床上躺着吧。”

    对杜如晦,李世民还是很优待的,不过杜如晦却并没有躺下,那样显得太不尊重李世民了,他只要还能坐着,就绝不躺下。

    杜如晦在床头坐了起来,李世民坐在了旁边,而李世民坐下之后,看了一眼杜如晦,四十来岁的杜如晦,看起来比以前憔悴了很多,整个人也显得十分消瘦,眼神更是暗淡无光。

    刹那间,李世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杜爱卿,这几年,真是辛苦你了,朕见你如此,真是心如刀绞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世民这话,杜如晦立马老泪纵横,道:“圣上言重,臣身为大唐的官员,理应为大唐的各种事情鞠躬尽瘁死而后已,倒也谈不上辛苦,反倒是臣,身体不好,辜负了圣上的重托,不能为大唐继续忙碌。”

    说着,杜如晦突然又剧烈的咳嗽了一番,李世民连忙去拍他的后背,让他稍微舒服了一些,这个动作,其他人是绝对享受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杜爱卿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