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杜如晦的病真的很重。

    他直到咳出血之后,才终于好转了一些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个时候,他的脸色苍白无血,看起来让人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李世民紧紧的抓住了杜如晦的手,这个陪自己打天下多年的人,竟然就这样倒下了。

    那种心痛和不安,又再一次的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不必难过,生死有命,一切随缘就好。”

    相比较下,杜如晦反而看的更开一些。

    他的一生可以说是波澜壮阔的,而他的一生是其他很多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的,他觉得,自己的人生很精彩,只要精彩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又何必管他的长短呢?

    君臣两人这样说了一番,而就在这样说完之后,杜如晦突然说道:“圣上,臣自知时日无的,有件事情,臣已经考虑了许久,今日想跟圣上说一下,希望圣上可以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杜爱卿有什么想说的,只管与朕说便是,只要朕能做到的,一定帮你做到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觉得,杜如晦可能是想帮自己的后人要一些好处,毕竟人快要死了,不为自己的后人要点好处的话,那自己的后人万一一事无成怎么办?

    人都有这样的想法,都想在死之前,为自己的儿子把所有的事情都给安排好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不过,杜如晦却是笑了笑,道:“圣上,臣要说的是我大唐官员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大唐官员?”李世民愣了一下,有点始料未及,他没有想到杜如晦都这个样子了,可心心念念的,却还是朝堂的政务。

    “圣上,的确是我大唐的官员,这几年,我大唐的官员有点多啊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神色微微一动,他自然明白杜如晦说的有点多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自从大唐进行了科举改革之后,每年通过科举为朝廷选拔的人才就不是一个小的数目,虽然每年也才不过几十人而已,但大唐又需要多少官员?

    多出来的这些人要给他们安排职务,自然就不容易,也显得人有点多余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通过科举选拔出来的人,还不算多,真正多的,是那些通过举荐啊,亦或者是蒙荫选上来的官员,这些人每年至少有上百人。

    几年下来,就有几百人,而大唐开国十几年了,这样的人少说也有上千人吧?

    而很多地方本来就是有官员的,而这些官员的更迭相对来说并不是很快。

    官员三年考核一次,可是可入朝为官的人,每年都在增加,如此久而久之,肯定会有很多人站着位置,但是并没有事情做。

    可是他们的存在,朝廷还是需要每年给他们发放俸禄的,而且这些俸禄还不低。

    大唐刚开国,这种问题虽然出现了,但相对来说还不是特别的严重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每年都在增加的官员会让大唐的官员娱乐越多。

    最后,就会造成整个大唐的官员体系出现问题,变的十分臃肿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,肯定都是要安排的,那么很多官职就要增设,久而久之,肯定会成为一个大问题。

    杜如晦早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,本来他是想等以后有时间了,再慢慢提出来,然后徐徐渐进的给解决,毕竟这个问题牵扯到的官员太多了,不可大意。

    但他自觉时日无多,因此才在这个时候,把这件事情跟李世民提了一下。

    李世民很清楚杜如晦话里的意思,只是,在杜如晦说完之后,他却沉默了。

    他当皇帝五年了,这五年时间里,发生了很多事情,他曾经辉煌的成为天可汗,也曾经在小小的高句丽面前挫败,他不知道自己如今在大唐的威望有多大,是不是经得起一场巨大的变革。

    其实,杜如晦的意思很明白,那就是精简官吏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历朝历代都有发生,一个朝代一旦发展到了一定的阶段,都是不可避免的,但古往今来,这件事情能够做成功的,却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做的好了,这个朝代自然能够欣欣向荣一段时间,可若是做的不好,再辉煌的朝代,都有可能急转直下。

    他李世民算是个很有魄力的人,但如今的大唐,他还没有那个念头来做这件事情,或者说,不是没有那个念头,而是内心深处的一些不安,让他没有那个决心。

    杜如晦看到李世民这个样子后,神色微微一动,紧接着就叹了一口气,他也没有再说。

    君臣两个人突然都没有什么话说了。

    外面不知何时又飘起了雪花。

    雪花纷纷扬扬的,很冷,风也开始呼呼作响起来。

    屋内却很安静,许久之后,李世民才终于起身,道:“杜爱卿说的事情,朕记住了,你大可放心,只要时机成熟,朕会去做这件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杜如晦点点头,他相信李世民会去做,他也知道这件事情不容易,他也从来没有想过,让李世民立马就做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两个人这样就算是说好了,而后李世民冒着风雪回到了皇宫。

    此后几天,整个长安城传的,都是李世民对杜如晦如何的厚爱,甘愿冒雪也要去看杜如晦等等。

    杜家一时门庭若市,只不过,这些想来看望杜如晦的人,都没能得到杜如晦的认可,或者说,他们来了,都没有见到杜如晦,都是杜如晦的儿子杜荷给帮忙接待的。

    款茶稍坐,然后就把这些客人给送走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杜如晦的病情实在是太重了,他不可能把每个来的客人都见一遍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些客人来了见不到杜如晦就走的时候,秦天也带着一些礼物来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,秦天与杜如晦这个文官的交集不是很多,关系也不是很亲密,双方也只能算是认识,共过一些事情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杜如晦,秦天还是十分欣赏和尊敬的,而且作为一个晚辈,杜如晦生病,他不来看一下有点不行。

    因此,他才在很多人都来了之后,也拿着一些礼物来了。

    不求能见到杜如晦,但至少这个礼节不能少。

    华夏人讲究的,不就是这个东西吗?

    秦天来了,杜荷像往常一样把他领到了客厅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