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长安城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冷。

    而在这寒冷天气里,很多的生意都变的不是很好,但有一个行业例外。

    那就是青楼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冷冷天气里面,青楼的生意很好。

    有什么比在温香暖玉里渡过一个冬天更让男人觉得美好的呢?

    而青楼里面,最多的除了那些富商权贵子弟外,再有就是读书人了。

    准备着明年参加春试的读书人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这些参加考试的读书人会提前半年赶到长安城来,一来结交朋友,闯出名堂,二来也是距离太远,不提前来不行。

    而对于那些没有考上的,可能就不回去了,继续在长安城待着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中,只要有钱,基本上都会去青楼消费,甚至来的频繁的,在青楼里面都会有自己的相好。

    张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去年来的长安城,参加的今年春试,不过没有考上,然后他就一直滞留在了长安城。

    张生家境殷实,钱财不少,所以时常到青楼消费,不过,在长安城待了一年,就算再殷实的家境,也会慢慢的把银子给耗费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所以年底的时候,他来青楼的次数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来,也只找自己的相好,凤凤姑娘。

    凤凤姑娘是七仙楼里的姑娘,样貌姣好,知书达理,虽不是七仙楼的头牌,但也绝对是一个很红的姑娘。

    不过自从认识张生之后,她便很少接客了,就算接客,也只卖艺不卖身。

    两个人说好,等张生金榜题名之后,就来给她赎身的。

    最近几天,张生都没有来,他的钱没剩下多少了。

    虽然两个人私定了终生,但来到了青楼,没有钱,老鸨也是不愿意的,没有钱,什么事情都做不好。

    不过,这天下午的时候,张生却是再一次来到了七仙楼。

    他从朋友那里借了一些钱财,他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凤凤姑娘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来到七仙楼后,却并没有被人直接领到凤凤姑娘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我要找凤凤姑娘。”看着前面的龟奴,张生直接就说了起来,作为一个读书人,他很傲气。

    那龟奴知道张生是七仙楼的常客,也知道张生最近一年在长安城闯出了一些才名,明年春试考上进士的可能性很大,因此也不敢得罪,只能连忙赔笑道:“张公子,今天凤凤姑娘不舒服,要不我给你找小玉姑娘如何,那小玉姑娘可一点不比凤凤姑娘差呢,前凸后翘……”

    龟奴介绍着小玉姑娘,但张生却摇摇头:“我只要凤凤姑娘,那凤凤姑娘既然不舒服,我上去看看她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着,张生就要直奔凤凤姑娘的房间,对于这个,他早已经驾轻就熟,不过,他刚要过去,就被龟奴给拦着了。

    “张公子,今天……是真的不合适,要不改天怎么样?”

    龟奴的情况很奇怪,张生立马就生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凤凤姑娘怎么啦?”张生的语气有点冷,也有点愤怒。

    龟奴眼眸微动,知道瞒不住,道:“张公子,实话告诉你吧,凤凤姑娘今天有客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凤凤姑娘有客人,张生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起来,他有一种自己的女人被其他男人给上了的感觉,他感觉自己的头绿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知道凤凤个是个风尘女子,其他客人都是可以要他的,但他的心里就是突然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前面的龟奴还在盯着他看,不过态度却是有点不屑,这让张生越发的愤怒。

    他突然怒吼了一声,紧接着推开龟奴就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耻辱,他突然感觉到了耻辱,一个被其他男人所践踏的耻辱。

    张生像个疯子一样的冲了过去,他一脚踹开了凤凤的房门。

    房门被踹开的时候,凤凤惊慌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在她旁边,一个裸身男子却是眉头微微一凝。

    两个人这个样子,刚才在做什么事情,也就一清二楚了。

    张生的心突然有点痛,紧接着就是无法抑制的愤怒,他真的被带了绿帽子,在青楼里有这种想法很奇怪,可他真的就有了,也许,他是真的爱了。

    也许,只是男人的尊严受到了打击,他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贱人,贱人,说好的双宿双飞呢?”他张生可以为一个忠于自己的女人赎身,但对于一个出卖自己,同时又可以跟其他男人上床的女人,他是绝对不会赎身的。

    张生愤怒的吼叫着,紧接着他就冲了过去,直扑凤凤而去,对于这个女人,现如今的他恨不能杀了他。

    而床上的凤凤一开始是惊慌的,因为她没有料到张生会来,但听到张生的那句话后,她又突然愤怒。

    “你几天不来,我不做生意谁养我?”

    她不容易,可张生却不理解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很生气,而就在凤凤这句话说完的时候,张生一巴掌就抽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,张生的巴掌还没有抽来,就被床上的男子一脚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“打扰本公子的雅兴,可恶。”

    床上的男子骂了一句,这个时候,张生才认出来,这个人是最近长安城人气很高的书生罗养。

    罗养那样都比他张生强,那种羞辱越发来的炽烈了一些,张生爬了起来:“你奶奶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向罗养扑了过去,不过就在他扑过去的时候,罗养突然从床头抽出了一把匕首,直接就刺进了张生的胸膛。

    鲜血喷洒,洒到了凤凤的脸上。

    凤凤忍不住尖叫了一声,张生的眼睛却是瞪的很大,疼痛的感觉袭来,他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匕首,紧接着扑通一声就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杀人了,杀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凤凤害怕的大声叫着,青楼里的这种事情,其实是有点屡见不鲜的,但因为争抢女人杀人,却是少见。

    此时的凤凤已经失去了方寸,而床上的罗养在看到张生倒在血泊中后一动不动,也突然惊慌起来,他只是想吓唬一下张生,没想到真的刺了进去。

    张生若是死了,那自己可怎么办,他还前途无量啊?

    整个七仙楼乱了套,有人报案,有人讨论,有人幸灾乐祸看热闹……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