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离新年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一众官员更加的忙碌起来,他们要在过年之前,把这一年遗留的大部分问题都给解决了。

    秦天作为尚书令更忙。

    他仿佛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情,渐渐的,对于科举时间的改革,也就慢慢被他给淡化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并非是他想要淡化,而是他实在没有找到好的时机来做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得罪天下读书人的事情,可不是好做的。

    这天,秦天在尚书省做事,几个同僚坐在一旁闲聊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,昨天七仙楼那里,两个读书人为了争抢一个风尘女子大打出手,其中一个读书人把另外一个读书人给捅死了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咋没有听说,这事昨天我就知道了,那风尘女子好像叫什么凤凤,现如今都有点被吓傻了,那个杀人的现如今已经被关押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们说他们这是何必呢,不就是一个女人嘛,而且还是风尘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同僚在那里闲聊,秦天听到之后,神色却是一动。

    这事他并没有听说,一来他太忙了,没时间关注这样的小事,二来,青楼里面这种事情几乎每天都在发生,虽然死人的很少,但这也真的不算一件稀奇的事情,就算能传开,也肯定传的不是很广。

    而且,那些青楼为了自己的生意,都会想办法抑制消息的扩散,如此得知消息的人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秦天跟青楼这样的地方不熟,而且跟那里的人也不在一个档次上,消息闭塞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不过,听到这个消息后,秦天倒是觉得这事可以利用一下。

    两个读书人啊,在青楼闹事,他们肯定都是要参加明年春试的,可是他们在这里待了这么久却闹出了这样的事情,那对他来说,不就是一个可以用的借口吗?

    秦天很快把整件事情给了解了一下,他这么了解完后,觉得这件事情虽然可以利用,但还差了点火候。

    这事虽然传开了,但影响却不是很大,影响不大的话,那要利用效果就不大。

    秦天思虑了片刻,紧接着,就把罗凰给叫了来。

    “你找人,把这件事情给我闹大,最好让长安城很多赶考的书生都加入进来。”

    听到秦天的吩咐,罗凰眉头微凝,他看了一下张生和罗养两个人的一些详细情况,这样看过之后,就又把眉毛给舒展开了,道:“小公爷放心,此事交给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秦天并没有多问,他是相信罗凰本事的,既然罗凰说有办法,那肯定是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这样说好后,秦天继续忙尚书省的事情,罗凰这里,则在长安城谋划起来。

    他发现,张生是南方人,而那罗养则是北方人。

    罗养身份不简单,因此虽然杀了人,但还没有被判刑,而且就算是被判刑,也不会是死刑,因为罗养坚持是过失杀人。

    这些情况,都给了罗凰可以发挥的空间。

    很快,长安城就有消息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水乡小楼是一个南方商人在长安城开的酒楼,这里的很多规格都是按照南方的一些东西来做的,因此很容易让一些漂泊在长安城的南方人产生思乡之情。

    文人最爱思乡,因此那些来考取科举的南方士子来到长安城后,都特别喜欢来这里喝酒。

    以前,这里的氛围很好,大家说说笑笑,切磋诗词,都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但今天,水乡小楼的气氛却有点凝重,有点压抑。

    大家相互坐着,有人一言不发,有人喝着闷酒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才终于有一个人忍不住站了起来:“他奶奶的,北方士子也太欺负人了,把我们南方的士子杀了,却不判刑,这算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人站出来骂了一句之后,整个水乡小楼顿时就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这些北方士子也太欺负我们了,凭什么杀了人就不能判死刑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对他们来说不公平,必须判死刑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那罗养就是故意杀人,他就看不起我们南方士子,所以才肆无忌惮的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我们南方士子的生命安全就得不到保障了吗,我们不能这样束手待毙,什么都不做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不能什么都不做,我们要去闹,去刑部闹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南方的士子一呼百应,很快,他们这些人就离开了水乡小楼,直奔刑部而去。

    刑部门前聚集了一群士子,他们高声嚷嚷着。

    “还我们公道,我们要罗养死。”

    “还我们公道,我们要罗养死。”

    “大唐律法,形同虚设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读书人这么一嚷嚷之后,紧接着其他很多的南方人为了自己的利益,也都加入了进来,毕竟南方人在长安城,有时候还真的就会被人轻视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也想借着这个机会,来提高他们的地位和身份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闹了起来,整件事情一下子在长安城爆炸开来。

    本来在青楼争风吃醋只是小事,但如今却闹的这么大,那就绝不是什么小事了。

    秦天很快得到了事情的发展,比如说士子闹事的越来越多,南北双方的士子为此还大打出手,刑部尚书最近愁的不敢出门等等。

    而秦天得知了这些消息之后,便露出了一丝浅笑:“看来,时机终于成熟了啊。”

    现在事情已经闹的这么大了,很快就会闹到朝廷上面的,只要事情闹到了朝廷上面,这事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长安城的天气越来越冷,但长安城却比以前更加热闹了一些。

    长安城内风云变幻,仿佛有事情要发生。

    可是,很多人都只是觉得这些事情只是南北双方士子的事情,只有少数人察觉到了不对。

    杜如晦躺在家里,现如今的他连坐起来都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而他听到外面的这些消息后,嘴角就露出了一丝浅笑。

    “看来,老夫还真是小看了秦天啊,在老夫去世之前,他应该能把这件事情办成。”

    聪明如杜如晦,自然看的出来,本来很普通的一件事情突然就闹的这么大,若说背后没有人推波助澜,打死他他都不信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