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书催更?请给我们留言!
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李世民叫秦天来御书房的目的很简单。

    一来让秦天知道,这事不好办,要他有个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二来嘛,就是让秦天明白他的意思,他是支持的,这样的话,秦天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会更有信心一点。

    有了信心,这事自然也就好办许多了。

    君臣两个人说完之后,秦天这才终于离开皇宫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长安的雪已经弥漫,整个长安城都成了银白一片。

    街上少有行人,秦天急匆匆的赶回了府上。

    而就在秦天回府之后,朝廷要改革科举的事情很快在长安城传开了。

    本来,南北士子还在为张生的事情闹着,可这件事情出现之后,双方顿时就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那件事情,虽然严重,但跟科举改革比,却是轻的多了,这件事情,才是影响他们最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在风雪弥漫的时候,南北士子突然停止了争吵,他们相互张望。

    许久之后,一名南方士子站出来道:“这事我们以后再说,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,朝廷要改革科举制度,把一年改成三年,这简直是要耗费我们的生命啊,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这名士子说完,其他人立马就跟着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我们不能再这样闹下去了,必须团结一致,只有这样,才能够保住我们的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一年一考改成三年一考,那我们岂不是要等很多年,这种事情绝对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绝对不行,我们必须想个办法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抗议,要抗议……”

    南北士子难得意见一致了一次,他们吵吵闹闹,很快就把矛头指向了秦天,因为整件事情,是秦天惹出来的,如果不是秦天在朝堂上提出那种事情,朝廷怎么可能会有改革的想法?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去找秦天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大雪下了一夜,次日一早的时候才停,秦天今天不用去上朝,不过他正睡着的时候,突然有人急匆匆的在外面敲门。

    “公子,出事了,出事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秦天从房间里出来,揉了揉眼睛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公子,一群读书人把我们的门给围住了,现在谁都出不去啊,他们要您出去给他们一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后,秦天倒没有怎么紧张,这种情况,他是早就料到了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是摆了摆手,道:“没事,待会我出去看看,先让他们继续围住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秦天就又躺回去睡了个回笼觉,睡完之后,快中午的时候才终于起来吃饭,这样吃完饭后,他仍旧不急着出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外面的那些人已经愤怒的要撞门了,您再不出去,只怕不好善了啊。”

    福伯见秦天一直不着急,让外面的那些人待了半天,心里隐隐就有点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秦天却是很悠闲的笑了笑:“福伯,这天是不是有点冷?”

    福伯愣了一下,不明白秦天说这话是什么意思,但他还是点了点头:“雪停之后,就冷的让人有点受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秦天又道:“这已经过了中午,那些人是不是有点饿?”

    “他们好像没有去买饭,应该是饿的。”

    这样说着,福伯顿时恍悟过来,那些读书人又饿又冷,那么等秦天出去的时候,要打发他们,应该就容易多了吧?

    要是一开始就出去,那些人只怕会闹个不休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还是公子考虑的周到,那就再让他们等一会。”

    秦天笑了笑:“喝完这杯茶就出去吧,让胡十八他们都跟着,到时候谁敢闹,就给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读书人有骨气不假,但真正有的却不多,有时候,拳头比道理管用,秦天平时不喜欢跟人讲道理,如果拳头能够解决的问题,他一般都不会讲道理,讲道理太麻烦。

    一杯茶喝完之后,秦天带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府门外,雪还没有扫,但此时已经被那些读书人和士子给踩的差不多了,而门外的这些读书人,一边高声嚷嚷着让秦天出来给他们一个说法,一边又被冻的瑟瑟发抖,然后不停的揉着肚子。

    他能又饿又冷,而冷和饿让他们变的有些暴躁。

    人在饥饿的时候,就是会有一种心绪不宁,想要发狂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砸门,秦天再不出来,我们就砸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砸门,砸门……”

    这些读书人越来越愤怒,越来越想要发狂了,而就在这个时候,秦府的门吱呀一声开了,紧接着,秦天在胡十八等人的护卫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要砸门啊?”秦天出来之后就冷冷的问了一句,他这么开口之后,秦府门前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也只是安静了片刻,很快,就有人站了出来:“秦天,你为何要把科举考试的时间给换了,一年一考多好,为何要改成三年一考?”

    有人很不客气的直呼秦天名字,不过他这么说完之后,胡十八突然上前一步,将那个人给举了起来,紧接着随手就又给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家公子是开国县公,是尚书令,岂是你们这些普通百姓可以直呼名讳的,这次只是小小惩戒,谁若敢不敬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胡十八杀过人,而且杀的还不少,他整个人都有一股子戾气,特别是在发怒的时候,此时他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杀气,让那些书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比寒风还冷的杀气。

    他们很不服气,但却没有人敢再直呼秦天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还请秦大人给我们一个说法,您这样做,我们这些读书人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,你虽然不是科举出身,但也是读书人,读书人应该体谅我们读书人吧?”

    秦天是大唐第一才子,说他是读书人好像一点都不为过,如果秦天都不是读书人的话,那整个大唐就没有读书人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望着秦天,秦天嘴角露出一丝浅笑,道:“我这么做,还不是因为你们。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一些读书人脸颊微微抽搐了一下,但有一些人就有点生气了,他们没明白秦天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因为我们了?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