♂主编强推—>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
    “怎么就因为我们了?”

    这个世上,总会有那么一部分人笨的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不明白秦天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些人问出这句话的时候,秦天顿时就哼了一声:“怎么就因为那么了?若不是你们在长安城闹事,南方士子说北方士子不是,北方士子说南方士子不是,甚至还为此大打出手,扰乱我大唐稳定,朝廷会想要把科举考试退后吗?”

    这话出口,那些人顿时就明白过来了,不过,他们虽然明白过来了,却仍旧觉得这事跟他们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们看不惯对方,那是小事,何至于把科举的考试给变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做,是在危害大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读书人又嚷嚷了起来,秦天眼眉一沉,喝道:“危害大唐?我看你们才是危害大唐,不管南方士子还是北方士子,都是我大唐人,你们这样不合争吵,难不成是要分裂我大唐吗?”

    秦天话音落下,整个秦府门前顿时又安静了下来,安静的只能听到呼呼风声。

    那些士子相互张望,脸色都有点难看,因为他们的胡闹,导致他们读书人科举考试时间发生了改变,他们很不甘,同时也觉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个人因为一个小错,导致了很大的失误一样。

    许久,许久,有一个人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公爷,我们以后不闹就是了,这科举考试的时间也就别变了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说的有点失了骨气,但为了所有读书人的未来,他也只能低头,而他这么说完后,其他人也都陆陆续续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以后再也不闹了,时间就别改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时间别改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说着,秦天神色却是如常,道:“事情已经提出来了,实行与不实行,那已经是圣上的事情了,不是我秦天的,不过你们既然这般悔改,我会在朝堂上帮你们争取的,不过我警告你们,若是谁再这般胡闹惹事,一律取消今后的科举考试资格,你们想做官,就好生安分,莫要惹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,秦天挥手道:“听明白了就散吧。”

    一众士子相互张望,秦天给了他们一点希望,但又好像没有给,可是,他们知道他们不能再这样闹下去了,朝廷有的是办法整治他们。

    一个不让参加科举考试,就让他们这些人心中生出了一些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许久后,大家摇头晃脑的离开了,雪白的长安城只留下了他们的一道影子和脚印。

    秦天转身回府。

    事情并没有结束,对于这是士子来说,想让他们彻底的接受三年一考,可不容易啊,所以接下来怎么做,还必须好好商议一番才行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长安城现如今仍旧有人议论纷纷,但闹事的人却是没有了的。

    没有人闹事,李世民自然也就多少清楚了那些士子的态度,只要不是特别强烈,李世民基本上就可以拍板了。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大雪之后的第二个早朝。

    长安的天气更冷了一些,群臣站在大殿上说着事情,不过可能因为昨天的事情吧,朝堂上的气氛总给人一种有点怪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仿佛有心事。

    有人激动,有人忧愁,有人不时的向秦天这边张望,比如说高士廉和张士贵他们,因为跟秦天的关系不是很好,所以他们都希望秦天可以被那些读书人给围堵,给闹的。

    结果那些读书人围堵了半天之后就散了,今天就再没有听到动静,这让他们很不爽。

    而秦天,则神色平静的站在了大殿上。

    等事情讨论的差不多的时候,李世民自己把这件事情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诸位爱卿,科举时间的改革,你们可有什么意见?”

    李世民询问,朝中群臣就又站出来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圣上,臣觉得这科举时间的改革是可以的,特别有利于人才的选拔啊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没错,而且来京城的读书人少了,对于长安城的稳定也很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,臣不同意,只有每年都选拔,才能够把真正的人才给选出来,三年一选,间隔时间太长,臣如论如何都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,臣也不同意,这对读书人来说太痛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双方各执一词,谁也不肯推让,情况可能跟昨天一样,不会有什么结果,哪怕李世民站出来表示同意改革,只怕也还是会有人反对。

    除非李世民坚决一些。

    只是,李世民坚决一些没有问题,可民间的读书人亦或者是朝堂上的一些人不支持,那对大唐的发展来说,也不是很有利吧。

    李世民眼眉凝着,在这些人说的差不多后,他才望向秦天,道:“秦爱卿,此事你怎么看啊?”

    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秦天,虽说闹事的是士子,但科举改革的却是秦天啊,他不说出个所以然来,只怕不行。

    秦天这里,倒也平静,被问之后就站了出来,道:“圣上,朝堂之上,有人支持,有人反对,有人觉得一年一考好,有人觉得三年一考好,其实这事也好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嗯,怎么解决啊?”

    “圣上,明年春试照常考试,明年之后,就三年一考,不管那一种,我们都试一下,然后看看结果再决定用哪一种,如果三年一考不行,我们就还一年一考,如果三年一考行,那我们就三年一考,如果那年人才缺失,我们还可以再临时增加一场考试,这些都可以灵活着来嘛,不必太过介意。”

    秦天准备徐徐图之,只要三年一考试用了一次,那么以后想要废掉,可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而且现如今长安城的那些读书人,都是准备明年考试的,只要明年还让他们可以考试,他们就不会反应激烈,其他地方的读书人想反对三年一考,可奈何距离远,他们怕也没有其他办法吧?

    只要交给时间,一切都好办,而且,凡事不要逼的太紧,就有缓和的余地。

    秦天这样说完之后,朝堂之上的群臣神色顿时就松了下来,他们觉得这办法可以。

    (本章完)